谁家MM 作品

第40章Chapter40不给面子

    第40章chapter40不给面子

    苏景一时难掩尴尬,身体不自觉地稍微动了动。

    不料,身体的这一动,直接导致遮住了消防栓镜子的一大半,原本视线就专注搁在苏景脸上的林宇,彻底没有看到盯着两人这边的某人。

    nina说:“老板,我去叫苏小姐。”

    顾怀安若是不点头,nina就不敢擅自过去。

    两边还有一点距离,苏景在跟林宇讨论什么,这边听不到,这边在说什么,那边自是也听不到。

    林宇当苏景在看餐厅里陆续出来的人,两人陌生,一开始聊天苏景就是视线始终看着别处,这会苏景盯两眼员工餐厅门口,在林宇看来,实不奇怪。

    “你们的关系,怎么样了?”林宇犹豫地问出这个问题。

    苏景一怔,不懂林宇问这个是做什么。

    林宇解释:“这是你最忌讳的话题,既然你总认为我是我姐派来的间谍,那我们就应该把这件事情说清楚,这样一来,以后你就不会觉得我接近你有目的,事实上,我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这跟你老公,我姐,全都不发生关系。”

    顾怀安转身走了。

    nina朝着苏景这边皱了一下眉头并狠狠地挤了一下眼睛,那表情真是要多纠结就有多纠结。跟着老板身后,担惊受怕。

    苏景无视掉了顾怀安,就如同顾怀安往常无视苏景一样。

    苏景在想怎么回答林宇的问题,总不能跟林宇交底,1,怀孕了;2,不打掉孩子;3,还想着离婚这事。

    除了郝米,这些事情暂时根本就不适合被别人知道。

    “还是老样子,相敬如宾,”苏景隐晦地说。

    林宇不知为何就忍不住问了一句:“宾客的宾,还是冰冷的冰?”

    “宾,宾客的宾。”苏景勉强地扯出一丝笑意,心里却清楚的知道,那应该是冰冷的冰才对。

    林宇安慰:“慢慢都会过去,和好起来。”

    ……

    顾怀安回到顶层的办公室。

    这间宽敞的办公室设在顶层,采光极好,氛围是他所喜好的,书房內找不到家人的照片,一张没有,家庭成员当中他不清楚自己跟谁的感情较好,好到需要放上一张单人照片或是合照,来提高他的工作效率。

    别人有,例如昆远,办公桌上先是放着跟母亲的合照,每天看着,工作完以后立刻回家吃母亲做的饭,现在变成女友照片,算是加入到“有媳妇忘妈”的大队伍当中。

    顾怀安此时背靠在大班椅里,双手支成塔状,眉心发沉着陷入思考。

    下午一点半,苏景回到客户服务部。

    临近下班的时候,陆菲在微信里说:“我下班以后要见一个人,回去晚点。”

    苏景回复:“好的,我去医院看我姐。”

    天气一天比一天要冷,苏景下班时穿了厚大衣出去,站点等车。

    苏景低着头,一边耳廓里塞着耳机,考虑到孩子,所以只听一些比较轻快的音乐。

    nina过来,穿着高跟鞋小跑的样子,手上握着一个透明袋子,里面一杯热饮,递给苏景:“天气冷,老板吩咐我去给你买的热咖啡。”

    “他呢?”苏景没见到人。

    “先回公司了。”

    “谢谢你。”苏景并不是不领顾怀安的情,可跑腿的人是秘书,应该感谢。

    nina笑了笑,转身离开。

    苏景望着秘书离开的背影,再低头看着这杯热咖啡,闻了闻,味道很好,但是苏景并不想喝咖啡,不清楚喝咖啡对胎儿是否会有影响,想也知道是不好的,苏景对咖啡这东西从来没有依赖,公交车这时来了,苏景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处理这杯咖啡,掉在拥挤的公交车上就糟了,刚好瞧见一旁的垃圾桶,便扔了。

    顾怀安一向不喜人群密集的地方。

    他下车走到马路这一侧,避开等车人群。

    苏景身后几米远,顾怀安单手插在裤袋里,嘴上弦着一根戒烟用巧克力味棒棒糖,他瞧见苏景闻了闻那杯热咖啡,也瞧见苏景扔了那杯热咖啡。

    十分不给面子,扔了。

    ……

    医院里,苏景陪苏忱聊了一会。

    月底就要手术,苏景在努力宽苏忱的心。

    “你姐夫呢,还是联系不上他?”苏忱眼睛里含着泪水。

    苏忱这几天又消瘦了许多,有些身体问题一旦发生,似乎就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迅速的扩散,被病痛折磨出来的痕迹布满全身,将整个人都彻底的变个样子。

    邹哥来往频繁,但几乎都是盯着病人默默无语,一句话说不出来。

    苏景总是无法回答苏忱关于姐夫这个人的问题,不露面是因为真的不爱妻子,露面之后又怕负责任,不想搭钱,如果知道苏忱要进行这种手术,今后肯定不能再生孩子,姐夫还会要这个妻子吗?

    苏景太清楚,姐夫不是一个好男人,甚至有时候压根就不配做一个男人!

    邹哥带来了晚饭,术前饮食护理方面都非常的注意。

    苏景不断地朝邹哥说着“谢谢”,邹哥人好,只觉这姐俩命苦,一切都不计较,办起事来特别的爽快,顾怀安早先交代请了一个看护,照顾的还不错,苏景亲眼看着苏忱吃完了晚饭,才离开。

    出医院的时候,苏景又反复拨打姐夫以及那一家人的号码,都打不通。

    上车以后,苏景开始觉得胃疼,想到饮食还算规律,那就多半是被姐夫这一家子人玩消失给气的了!

    苏景上门造访过,家里没人。

    回到家里,苏景见陆霏还没有回来,去厨房烧热水喝。

    宿友q给苏景打了个电话,提醒苏景,明天有一节苏景觉得很重要的课,所以必须得来一趟学校。

    苏景说一定抽时间去。

    陆霏回来的时候,不到九点,陆霏洗了澡之后搬出笔记本,桌子这头坐着一个,那头坐着一个,面对面的看着自己的笔记本上网,又看不到对方的**,初认识,彼此都有防范。

    苏景的qq闪烁。

    郝米发过来一些截图,苏景从第一张图开始看。

    郝米关注了林端妮的微博,林端妮的id是 首发

    客服部主管一样认为苏景没什么背景,虽说是上面安排下来的,但是这个上面一定不待见苏景,受待见的,哪有安排到客服部接电话的?不合情理。

    客服部主管再三衡量,如果帮领导处理掉这个多余的苏景,想必会立功一件。

    苏景遭到严重投诉,这简直就是给上面找了可以炒苏景鱿鱼的完美理由。

    苏景被nina叫去楼上,底下没人知道苏景具体去哪个部门挨训了。

    顾怀安穿着一身黑色剪裁得体的西装,白衬衫,系着领带,双腿交叠地斜靠在大班椅里,十指交叉,喉结突出,整个人严肃正式的像是一件精致打磨过的艺术品。

    一肚子委屈的苏景杵在办公室地中间被他盯了会,忍不住抬头看他。

    他这才皱眉道:“上岗就干了件给我长脸的事,怎么解释?”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