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39章Chapter39幸与不幸

    “你怎么了?”苏景问他。

    他那边没有声音,迟迟没有声音传过来。

    苏景心里不免一慌,坐了起来,手机贴在耳边问他:“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跟他对骂,或是动手,发脾气摔东西,那都是在苏景气极的时刻。

    顾怀安说话十分不好听,苏景不知道他是不是对待每一个人都如此,但是他黑脸毒舌对待苏景的时候,苏景全都记住了,怀揣着小家子气的瑕疵必报之心,总惦记着想找个合适的机会连本带利的全都还给他顾怀安。

    今天这通电话,无疑是个最好的机会,他说话突然对她稍微好声好气了,许是他心情真好给她来了这个电话,许是他一时松懈脑子里没防范,反正苏景连本带利的还给他了,戳了他心底最痛之处。

    气话过后,苏景后悔了。

    “喂,你听见了吗?”苏景吓得开始有了哭腔。

    房门虽然关着,苏景却还是不敢大声说话,哪怕心里再急,担心陆霏会心生反感。

    顾怀安如今人在外地并不在京海市,邹哥没跟着,一趟趟的总去跑医院,尽心尽力,是谁跟着顾怀安一块儿出去办事了,苏景不清楚。

    ……

    另一座城市。

    顾怀安听着耳边手机那端焦急询问他的女声,放下手机,默默地下了车。

    车门紧闭,手机搁在座位上保持通话中。

    围观的一人悄悄对女朋友说:“看,你们女司机不愧马路杀手,好好的车,说撞就给撞了。”

    女朋友锤了那人一下:“人家起码有车开,你倒是给我买车啊……”

    顾怀安从车前过去,片刻后交警来了,处理事故。

    车主自是顾怀安,他跟交警解释说自己喝了点酒,朋友给安排了个女代驾,并说他们那儿一个男代驾没有,一时间他无奈的只好接受,谁知道半路上究竟怎么回事,代驾开着开着,就把前面的车撞了。

    交警问完,那对情侣吵了起来。

    女的骂那男的:“买不起车就直说买不起!你别总是拿我开车技术不好当借口!你穷你要敢承认啊,装x你小心遭雷劈!”

    顾怀安被吵的头疼,坐回车里。

    他取过另一部手机打了个电话,叫人过来处理。

    交警再次找顾怀安,他又下车,说完一番话交警离开的时候女代驾走了过来,甜笑着说:“我把你的车撞了,今晚怎么陪你”

    顾怀安笑:“你说怎么陪?”

    女代驾十分漂亮,身材好,脸蛋美,很有自信的害羞说:“希望你能喜欢我给你的赔偿。”

    顾怀安靠近一步,点一根烟后眯起眼询问美人:“喜欢麻绳,铁链,军装,皮革,皮鞭,这些东西吗我从不强人所难。”

    女代驾顿时花容失色。

    有特殊癖好的重口味男人,没特殊癖好的女人沾染不了,没福消受!

    “再见。”女代驾转身就走了。

    现实中遇上一个喜欢sm的男人,太可怕了。

    顾怀安坐进车里,觉得周围终于都安静了,拿起手机搁在嘴边说:“没事了。”

    “你那边怎么了?”

    苏景的声音传入耳中,顾怀安不觉转头,一个人安静的坐在车里,望着灯红酒绿的陌生城市陷入沉思,苏景没再发出声音,知道他在,有匀称的男性呼吸声在。

    他说:“车撞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开车。”苏景立刻道歉。

    生气归生气,闹出人命的话都是不想的。

    顾怀安把烟捻灭,他说:“人没事,是幸,还是不幸”

    苏景半天回答不上来一个字。

    顾怀安又说:“苏景,我脑子里刚才一直在想,如果真是我一个电话导致你的父母车祸去世,那么,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今天你一个跟我吵架的电话,能不能同样要了我的命?”

    苏景的心里此刻疼得很,每当难过无助的时候就会想起自己的父母,那是最关爱孩子的伟大的人,老爸出轨,却仍是爱着自己的孩子,一人能够撑起半边天,不让孩子受一分苦遭一分罪。这样的人失去了,就不会再来,他永远的去了另一个世界。

    苏景乐观的相信,这世上会有一个或多个爱自己的人将来出现,但那意义终究是不相等,苏景没把父母死的责任全部归给顾怀安,计较的更不是顾怀安曾经打过的那一通电话。

    苏景只说:“你良心上能过得去就好,我无所谓。”

    “你还是气话。”顾怀安似乎不想再与她继续说这事,便转移了话题:“我们没有在一起认真的聊过,你不了解我,我也不了解你,我头疼,你说点高兴的事。”

    苏景借着手机的光亮看向床上的b超图,孩子的事情值得高兴吗?

    “你不了解我,但我也许有一点了解你。”苏景说着,就自动脑补了他知道孩子后的表情,他大概会蹙起眉头,接受孩子,最后未来生下孩子的那个苏景,跟丈夫顾怀安过着随时都有可能瓦解的生活,做一对貌合神离的夫妻。

    第二种可能,他是会大发雷霆的姿态逼着她去医院打掉孩子。

    顾怀安没有声音,可能是被苏景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搞懵了。

    “时间太晚了,我睡了。”苏景按了挂断键。

    苏景闭眼,觉得自己脑子里装了太多东西,让脑子变迟钝了,反应不如顾怀安,是啊,干嘛为他担心,他就算撞车死了又怎么样,肯定是那句“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的下一句能解释通的报应,哪有会无缘无故惨死的人,一定是做了恶事。

    苏景胸口疼,闷疼,这样想着,就不会觉得自己在电话里跟他吵架有什么不对,但是仔细想又不对,自己爸妈究竟做了什么恶事?老天凭什么要人?

    这一夜睡得又特别糟糕。

    早上起来去厨房喝水,迷迷糊糊,喝了半杯却发现杯子里有一块类似蟑螂翅膀的东西,苏景恶心的不行,想叫,却顾虑到没睡醒的陆霏,烦躁的想摔杯子,又顾虑到没睡醒的陆霏,吧嗒吧嗒掉着眼泪的去收拾床,接郝米的电话。

    郝米问:“跟陌生人住一块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苏景靠在床上,说道:“十几分钟之前我发现,跟陌生人住还能有效的控制脾气,自我克制。”

    “房东不是一个姑娘吗?她很嚣张?管你了?”

    “不是,是她太有素质了,我正受熏陶中。”苏景说实话。

    早餐陆菲跟郝米一起下去吃的,一个不会做,一个会做却晚上喜欢熬夜早上起不来床。

    离开早餐店,两人去各自的公司上班。

    苏景依旧是在培训学习当中,一批人里各个如此。

    苏景意外接到顾振厚的电话,尴尬的叫一声:“爸。”

    “小苏,爸把你安排到客服部,你没情绪?”

    苏景撒谎道:“怎么会。”

    “没有就好。”顾振厚故作欣慰地说:“客服部很能磨练人,你先在那边做着,一是磨练磨练你的性格,二是在那边了解透彻我们al。”

    “好的,我明白。”苏景很官方的语气说。

    跟这人的儿子都不和气,跟这人就更是不会和气了,苏景凡事都对这个公公敷衍,几句之后,顾振厚就挂断了电话。

    中午饭的时候,苏景跟一起培训的同事去吃。

    遵医嘱,苏景要的都是清淡的东西。

    苏景在员工餐厅看到林宇,还有一个戴着跟林宇一个颜色工牌的女人,像下属助理之类的,两人一边吃饭一边研究着什么。

    林宇瞧见苏景,接着视线就没有移开,直到身旁的人叫他。

    苏景吃得自认比别人快,但还是没有林宇快。

    林宇穿着西装,站在苏景的桌子旁边:“吃完了吗?”

    “还没有。”苏景抬头。

    “我等你吃完。”他拉开一把椅子,坐下。

    苏景对视了一眼跟着自己来吃饭的女同事,就起身跟林宇走了。

    放眼望去,各个楼层都有人,且认识苏景和林宇的人很少,林端妮的律所新跟al合作,林宇最近才为al处理法律事务。

    林宇在苏景身后说:“那天是个误会。”

    苏景摇头道:“没事,那天是我状态不好,很冲动的说了那些话,你帮过我,我还没有感谢你。”

    林宇笑,倚着墙壁悠闲地望着苏景:“举手之劳,那只是一件不足挂齿的小事。”

    这话应该怎么接下去?

    苏景跟不熟的人很难有话题进行下去,不免尴尬:“冷场了……对不起,我的交际能力实在太差,我们客服部下到班长,上到部长,都在忍耐木头一样的我。”

    林宇却皱眉,笑着摇头:“不,我不觉得,太过八面玲珑的人给人一种不好交的感觉。”

    不意外的……又一次的冷场了!

    苏景背靠消防栓,其实希望对方能以问句结尾,那么自己就可以回答问题,而不是变成自己提起话题,他来回答。

    两人持续冷场,突然一道熟悉的挺拔身影进入苏景的视线。

    “老板,苏小姐在那儿。”准备进入员工餐厅的nina提醒道。

    顾怀安闻声转头,视线瞧见了做贼一样站在消防栓前面的苏景,从身后那镜子里,反射出对面站着正看苏景的脸笑的男人。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