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37章Chapter37她这脾气

    “不用了。”苏景拿起自己的东西就要走。

    他毫不留情面的瞟了她一眼说:“穷的快底掉了,你跟我这逞什么能”

    苏景站住,心里不知道到底在跟谁生气恼怒,把手里的双肩包用力砸在了他的办公室门上,东西掉了满地。

    顾怀安皱眉,似是不喜欢她这脾气。

    ……

    顾怀安送苏景回学校宿舍的路上,两人一句交谈都没有。

    下车时苏景没有半个谢字,直接进去。

    车上手机不断响着,顾怀安接了,是母亲的生日那边在催促他过去。

    顾怀安回到家,蛋糕已经吃完了,顾璐璐拿着一块蛋糕说:“哥,我特地给你留的。”

    “爸妈呢”他问。

    顾矜東出来说:“爸陪着寿星出去玩麻将了,家里留给我们玩儿。”说着,还指了指在这里做客的林端妮和林宇。

    林端妮朝顾怀安淡笑。

    一旁的林宇拿起车钥匙,说:“我就先走了,你们玩,明天开庭,跟你们习惯熬夜的人比不了。”

    “我送你。”顾矜東自告奋勇。

    两人一前一后出去。

    顾璐璐抱着孩子上楼,说是要哄孩子睡觉去。

    林端妮望着顾怀安,尴尬的道:“伯父真的很浪漫,每年都送伯母不一样的生日礼物,一对让人羡慕的老夫老妻。”

    顾怀安敷衍着点头,放下蛋糕,并未认真的对林端妮说一些这对老夫老妻间的矛盾,以此来证明父母亲的婚姻不值得羡慕。

    他去一片狼藉的唱歌房间,林端妮跟着:“你变得话少了。”

    林端妮很少有机会单独跟顾怀安走在一起交流,谈正事的时候,两人身旁从来都有人,要么就是气氛严肃,无法像叙旧一样跟他表达。

    顾怀安手里拿着遥控器,发现不能用:“年轻的时候口无遮拦有资本,像東子那样活着的确快乐,如今三十好几,需谨言慎行,妻儿老小,肩上责任不知不觉重了。”

    林端妮闭着眼睛,一时琢磨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最怕的便是他的嘲讽。

    去洗手间的昆远出来,瞧见两人单独在顾矜東个人的吃喝玩乐房间,不好意思地摆了下手,就要撤退,一转身,撞上送人回来的顾矜東。

    “远哥,怎么了”顾矜東不给林端妮面子,更不管他哥什么意思,把昆远往房间里推。

    顾矜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把一盘麻辣鸭舌递给昆远:“从我同学那剥削来的,外面买不到,保证干净。林姐,远哥,你们客气什么”

    “我不能吃辣的。”林端妮笑道。

    几人又聊了两句,顾矜東点了首歌唱。

    “唱的不好听别嫌弃,正在练!我简直就是为毁经典而生的……”

    顾矜東拿起麦克,清了清嗓子,弯着腰唱着一首20世纪80年代末的歌:

    开始林端妮并没有觉得什么,但当顾矜東唱到:

    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

    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我要给你我的追求/还有我的自由

    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这些歌词的时候,林端妮的脸色变得愈发难看。

    昆远十分不安,瞟了眼顾怀安,发现顾怀安的脸上并没有什么特殊表情。

    顾矜東唱的虽说调不成调,但却唱出了人心的阵阵痛感,不知道实情的人听了不会有什么感触,知道实情的人听了,会触动心。

    顾矜東瞧不起林端妮,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都瞧不起。

    一个男人愿不愿意自己变得一无所有愿不愿意努力的一切最后全都付之东流他不愿意。这世界上天才不多,商界奇才不多,梦想与现实总有差距,有追求的女孩爱上了有为青年,似乎并不是爱上一个,而是爱上了视线内所有的有为青年。

    林端妮走了,强撑着笑容跟顾家的人说再见。

    昆远和顾怀安一块走的,顾怀安本就从不习惯在顾家别墅居住。

    顾璐璐下楼之后就骂顾矜東:“你有病啊!我大哥和林端妮之间的事情你瞎搀和什么”

    “教养呢你他妈说谁有病”顾矜東指着顾璐璐的鼻子叫嚷:“顾璐璐,你撮合你大哥跟那个女律师在一起你才有病!脑子没被你小男友轻踢啊!踢傻了吧我又不争顾家财产,大哥的手腕还需要林端妮手里攥着的那点黑臭黑臭的卖身钱还有,人家林端妮的丈夫还没死呢,无期进去慢慢肯定变有期,有期之后出来就快了!那钱林端妮敢动一分试试,丈夫出来她这个贱人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还有你这个拉皮条的,也躲不了!”

    顾璐璐被吓得一激灵,不服气的朝着转身出去的顾矜東骂道:“你才拉皮条的!有娘生没娘养的!”

    顾矜東朝他同父异母的姐姐竖起中指:“照照镜子,长得一副老鸨样!”说完就黑着脸踢开大门,离开了家。

    家里两个保姆吓得不敢出声……

    ……

    第二天早晨,苏景起床立刻就去了医院。

    顾怀安本人没有出面,先是那个邹哥过来交的钱,昨天医院并没有收。

    第一笔五十万,医生说,这钱也用不了多久,手术以后每天基本都在烧钱。

    苏景明白,心里不免有了压力。

    这钱对于顾怀安来说,就是一句话的事情,他一吩咐,可能全权交给别人办了,卡上的数字动没动他都不理会,但是对于苏景来说这钱还起来难,工作归工作,他不同意离婚的情况下,不高兴万一拿还钱威胁呢,总不能跟他身上耗着,所以努力赚钱才是王道。

    22岁,苏景对未来感到迷茫极了。

    工作找到了,赚钱却仍旧是很难的一件事情,靠死工资怎么才能发财目前除了升职拿更高的薪水,就没有别的路了。

    苏爸以前说,钱不能存在银行里头,指望利息一共能有几个钱

    理财不是那么理的。

    苏景配合那个邹哥安排好了苏忱的手术,并告知了苏忱病情,苏忱哭了,没有哭出声音,嘴巴一直是张开的,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正常呼吸。

    苏景攥着苏忱的手,苏忱的手始终在发抖。

    到了晚上,苏景回到宿舍里。

    眼睛红肿了起来,开电脑上网,心情压抑的买了两本关于职场生存之道的书,买了两本理财的书。

    宿友q说:“这些书都没用,我看过,上面的内容说了基本等于没说。”

    “买吧买吧,”郝米帮苏景点了一键购买。

    压力大的情况下用什么分散注意力都是好的,这两本书算是给苏景的两根稻草,需要抓的时候拿起来瞧瞧,会觉得人生还是有希望的。

    准备睡觉之前,郝米在下铺给上铺的苏景发消息:“什么时候去医院检查一下拖了n天了。”

    苏景调成了静音,怕打扰宿友q和y。

    “上班以后吧,稍微稳定一点我再去。”

    郝米:“也好,你身体自己感觉怎么样有不舒服一定不能忽视。”

    苏景:“挺好的。”

    郝米:“那我就放心了,早点睡觉,你不是一个人了,晚安。”

    苏景:“晚安。”

    ……

    按照约定,苏景去al上班了。

    医院的事情有邹哥在安排照顾,苏景随时可以请假出去办理自己的事情,不用跟任何人打招呼,包括顾怀安在内。

    早上进公司,本想带着一种“我胡汉三又回来了”的气势,但毕竟不是那人物,适应着销售部这个气氛就坐下了。

    同事们议论纷纷,不知道为什么递交了辞职信的人又来上班。

    陈士晶有苏景的手机号码,发短信问:“你回来了不走了吗”

    苏景低头查看,记起了这个陈士晶是谁,听说她离职,再也没有联系过一次,回来了才联系。

    “嗯,不走了。”

    陈士晶详细的继续问,苏景以很忙稍后再说为借口没再回复。

    郑凝接到上面的通知,便不再过问苏景的事情。

    中午,苏景利用午休时间去了一趟医院,戴着口罩,如今就连感冒都感不起,医院距离公司较近,返回的时候没有迟到。

    苏景觉得除了回学校,其他时间不能继续在那边了,房子跟房东说了一下,开始往出租,能返回一点钱就返,不能返也没办法。

    下午的时间苏景基本都在找房子。

    不找不知道,一找吓一跳,这附近房子的房租贵的离谱,一室一厅的根本租不起,钱还要留着苏忱这边以防万一。

    问了几个合租,包水电的,不是工作时间对不上就是苏景不满意,不能接受跟夫妻一起住,最好是跟上班的单身女孩一起。

    一个租房信息进入视线,对方要求合租的人必须是单身女孩,否则勿扰,苏景拨了号码。

    “你好,”

    “对,你放心我符合条件的,我22了,”

    “我在al上班,”

    “还没毕业,现在算实习期……男朋友哦,我还没有……”苏景怕对方不跟自己合租,便撒了谎:“好的,你叫陆霏是吗,我存一下你的号码,好的,下班见……”

    苏景在茶水间按了挂断键,开心咬唇,终于找到了合适的,但是租不租得成还要下班见面再谈,听声音对方是个温柔女孩,比自己才大两岁。

    越是着急下班时间越是过得慢。

    等到下班时间,苏景独自一人离开销售部,一出大厦,迎面就看到了在吃白色片状药物的顾怀安,站在车前,秘书nina关心地递上一瓶矿泉水。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