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36章Chapter36向他低头

    苏景走出校门的时候,看到了他。

    顾怀安颀长挺拔的身体正靠在他车的白色引擎盖前,手上夹着一根烟。

    苏景走近,他随即捻灭了烟,但是那根烟是才被他点上。

    “长辈的生日,365天里只过这一天,我就不去给你妈添堵了。”苏景望着别处,直接问他:“你有什么条件,说就行。”

    苏忱手术前后的费用需要多少,苏景的心里十分清楚,不同的医院化疗一次的钱数也不相同,医生说,有的医院只要几百,有的医院一次却要上万元,差距甚大,病人们可以自由选择,但是身体情况后期转好还是变坏,可是半点由不得人。

    “不等你姐夫出面”他吃了一片口香糖,抬头问。

    苏景说:“我姐的身体等不起了,没指望他良心发现出来扛事。”

    顾怀安开车带苏景去他公司。

    去的路上,苏景的微信消息里前后来了两段语音。

    不想让他听见,所以苏景搁在耳边听。

    郝米的语音第一段说:“苏景,你和你老公在一起吗大傻瓜你千万别逞能了,你要学会接受,不管他是施舍的姿态还是什么更过分的姿态。你不向他低头,你姐就得向病魔低头,我家里的条件一般,顾矜東算是我们当中最有钱的了,但是你想,他毫无能力的少爷一个,可能不经过他爸和他哥的同意动用太多的钱帮朋友吗”

    第二段说:“你现在怀孕了,又不舍得打掉,到底是因为留恋孩子爸爸,还是因为你自己不舍得孩子怀孕和养孩子的过程很漫长,大半辈子你都要为孩子而活,你这样条件的一个单亲妈妈照顾得了孩子吗既然想生,干嘛不让孩子爸爸尽一份应尽的责任他的钱你用了怎么了别管他对你爸和你爸公司做过什么,现在他是你的合法老公,妻子用老公的钱需要犹豫”

    苏景听完了两段微信语音,心情变得更为沉重,一路上就这样沉默不语。

    他的办公室苏景不是第一回来,但是,晚上跟他过来,有说不出的一股浑身不自在感觉。

    他拿起一个档案袋,手指探进,抽出里头装着的东西,转身时随手扔在了茶几上:“仔细看一遍。”

    苏景坐下,一共两份协议。

    一份是特拟的劳动合同,内容是,借债人需要在他的公司里工作满五年,用来还钱。

    另一份,借债人可以是苏景的姐姐苏忱。

    无论是谁,都要事先出具借条。

    他的保证是,将会对苏忱今后的治疗费用负责到底。

    苏景对协议方面的东西特别不了解,读起来也费力,晦涩难懂,一时怕自己可能会吃他亏,上他当,等等不好的预感纠缠着。

    紧急关头,苏景想要求助懂这些的人。

    这个人肯定不是顾怀安,因为相互是如此的不信任。

    “我能考虑一下吗”苏景拿着合同问他。

    顾怀安站在距离苏景有三米四远的地方,他的正前面是大片的落地玻璃窗,外面高处的世界是一望无际的黑,偶尔霓虹闪过,又消失,他的脸色因这黑夜而变得愈发地沉:“容你考虑一个月再打款”

    苏景低下头,不说话了。

    过了会,苏景说道:“我给同学回个短信。”

    顾怀安没意见,苏景拿出手机的时候十分忐忑。

    苏景原本打算把合同的大概内容编辑好,发给林宇,但是还没编辑完,苏景就想起白天跟林宇吵了一架的事,其实跟林宇就连朋友都算不得,况且林宇还是林端妮的亲弟弟,这事怎么能去问他。

    拿着手机,苏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顾怀安他在这期间接了两个电话,讲的都是公司的事,苏景以为有很多时间,把消息发给了郝米,让郝米问问懂的人,过了会,顾怀安挂了电话,他手上捏着手机随手扔在办公桌上,响动吓了苏景一跳,他走向苏景,附身弯腰用双手撑在茶几上,笑着看她:“还没签字”

    苏景抬头,望着这个近在咫尺却特别陌生的男人。

    手机响了一下,是一条来自郝米的消息。

    苏景拿起来看,身体悄悄往后仰了一下。

    顾怀安没有去看苏景的手机消息,毫不在意,他伸手拿起合同看了眼,抬头说道:“我记起一件类似的事,某地方的年轻女教师与该校新招录的男教师相爱,次年登记结婚,条件好的是男方,条件差的是女方,女方家人的生活诸多方面要倚赖富裕的男方,女方家人用钱,需向男方写借条,多年后,两人在处理家庭问题上产生矛盾,感情破裂,双方便解除了婚姻关系。男方以借款至今未归还为由提起诉讼,要求女方归还借款,并提交了借条。诉讼中,女方承认借条确实是自己所写,但辩称借款发生在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应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自己认为这笔借款是不用归还的。”

    苏景看着眼前的男人,默默地放下了手里攥着的手机。

    他继续:“如果爱过,是我就一定不会那么吝啬。”

    苏景心里发涩,所以呢,想要以后不被他起诉,就得努力让他爱上自己了能躲过一场追债官司

    顾怀安坐了过去:“那个案子的结果是,当地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依据婚姻法司法解释的规定,尽管形式上为夫妻一方向另一方借款,但实际上所借款仍为夫妻共同财产。两人之间的借款发生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应推定为借款来源于夫妻共同财产。法院综合考虑夫妻双方生活收入状况等因素,确定由女方归还男方百分之七十的借款。”

    郝米的消息里说的是:“可能算夫妻共同财产吧,具体还要去咨询律师,怎么了”

    苏景发消息告诉郝米,不用再咨询了。

    顾怀安是有备而来,把发生过的真实案例都摆在眼前了,苏景认命。

    苏景拿起笔,签字,特别不喜欢这种被他一眼看透心思的感觉,像是被剥光了衣服在他的面前转悠一样!

    “我签了。”苏景签好字,推过去给他。

    顾怀安看了眼苏景的字,收起他早已签过字的合同:“为了你姐,你认为值得”

    “值得!”

    姐姐没了就真的没了,上班而已,在哪里工作五年都是差不多的,五年过去才27岁,离开公司也是一个好找工作的年纪。

    苏景的大脑在思考问题,不知怎么,顾怀安的嘴唇就诱惑地蹭着吻了上来。

    待苏景察觉,已是被男人有力的手臂圈住身子,那只男人大手捧住了苏景的后脑勺,温热宽厚的掌心有着硬茧,捧住她发凉的脸颊温柔地摩挲,那吻忽浅忽重,濡湿热烈,特别熟悉又新鲜的颤栗感觉袭来,苏景是如何都没能阻挡酥麻的感觉从头发丝传递到了脚趾尖。

    苏景不停地张嘴换着气,手很无力,去推他两条手臂的时候触摸到他衬衫下坚硬的臂肌,便更无力了。

    他闭着眼,专注地吸吮着她颈项上还未消褪的那一块深色吻痕。

    苏景穿的高领毛衣出门,是为了遮住吻痕,此时毛衣领子被他用手指轻轻扯着,柔软丰滿的胸口剧烈地因喘而不断起伏着。

    顾怀安是苏景心底里诱惑般存在的男人。

    所保留的,认为珍贵的一切,以前都愿意交给这样的一个男人,他的舌头舔进来,苏景的心脏清晰而持久地悸动着。

    “在想什么,宝贝儿,嗯”他亲着她的嘴唇。

    苏景睁开眼睛看他:“我以为,我想什么你都会猜到。”苏景身上的毛衣被他推着,平坦的小腹露了出来。

    他的大手在苏景的细腰上来回徘徊,亲吻着苏景身上的敏感区,柔声说:“**熏心了,人往往会失去正确的思考能力。”

    苏景不会告诉他,自己究竟在想着什么。

    苏景的心底是有报复的心理存在的,不敢说孩子的事是在怕什么是怕他说打掉,不要这个孩子。他不爱的人,生他的孩子他能否接受生出来以后,所有人会不会认为孩子妈妈是故意的,为了一辈子有着孩子这个勒索孩子爸爸金钱的筹码。

    既然决定了不要这个孩子,不如就选择跟他**的时候失去这个孩子。

    这样既能让他心理有阴影,又能让自己心理有阴影,如果跟他**的过程里因动作剧烈而流产,苏景想,这辈子自己都不会再跟他做了,除了离婚,彼此都别无选择,且不说彼此不是真爱,就算是真爱了,恐怕也除不去那血淋淋的心理阴影。 [^*]

    苏景被自己暗黑的想象震惊到,回了神儿。

    “不行……”

    顾怀安眉头紧蹙,粗喘着说:“宝贝儿,别开玩笑,”他又亲上来,身体压住。

    苏景不敢用力地动,面红耳赤:“真的,亲戚还没走。”

    他懂什么意思,想起前几天在她房子抽屉里瞧见一包包的卫生棉,不免烦躁起身:“麻烦!多长时间了还没完事”

    苏景觉得男人一定比女人难受,整理好衣服,起来朝他说:“我衷心祝福你的下一任老婆是个例假时间短的。”

    他拎起大衣,车钥匙:“我送你回去。”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