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35章Chapter35我去找你

    苏景失望地回了宿舍。

    郝米趴在床上看书,手托着下巴偏过头去问苏景:“你老公到底什么意思,他表态了”

    “表态了,他不离婚。”苏景的声音很轻很轻,彻底有了一股子心火。

    这股火成功的把她烧蔫巴了。

    事实上,顾怀安的意思不仅是不离婚,还要过夫妻生活,而苏景的意思是婚必然得离,只差时间、程序,若是协商不成,最后就只能撕破脸离了。

    至于夫妻生活……去他妈的!

    苏景搁心里头狠狠地爆着粗口,脱了大衣,去洗澡,沾着水珠的手指摸在肤色雪白的颈项上,另一只手抹了一下水汽覆盖的镜子,镜子里面,一个他用嘴嘬出来的吻痕愈发明显,在潮热的水蒸气下,那吻痕仿佛能代表他的气息和影子,挥之不去。

    第二天早晨苏景要去医院看苏忱,吻痕在身上的任何部位苏景都能接受,但颈项不行。

    找了很久,找到一件白色的高领毛衣,换好衣服,苏景拿皮筋扎起头发,干净利落,拎了大衣和包就出宿舍。

    苏忱的状态还是老样子,气虚贫血,脸色不好,苏忱人比较乐观,但医生却单独的找苏景说,苏忱的情况并不乐观。

    “苏忱以前只是月经过少,加上轻微的腹胀,现在我们基本可以确定苏忱已经闭经,而且,苏忱的下肢开始有水肿的症状。”医生望着苏景,不忍再详细的说太多。

    苏景有点发懵,被吓到了,微微皱眉:“闭经我姐怎么会闭经”

    这样年轻的一个人,怎么会闭经了

    苏忱前一次住院并不是因为妇科问题,上次的病经过治疗,基本痊愈,出院以后的个人生活也不错,后来父母去世的打击又让苏忱住进了医院,断断续续一直不好,身体各方面被拖的很差,苏忱的丈夫温明伟看着面容憔悴的妻子,耐心逐渐消失,岳父不在了,他便行为更加放肆,总以出差为名撂下妻子不管,不往医院交钱。

    外面天气变冷了,苏景在医院待到下午两点多,陪苏忱聊天,但总是掩饰不住的心不在焉,忧心忡忡。

    两点二十,苏景在医院外的大街上站着。

    没有往公交车站走去,没有招手拦经过的出租车,满脑子都是医生的话:卵巢癌早期发现通过化疗和手术治疗,存活率还是蛮高的。

    有车鸣笛的声音,苏景没抬头,往后退了几步,以为自己站的位置碍事了。

    那辆车停了,下来一人。

    林宇的黑色宝马x5距离苏景只有五六米的距离,他下来,打招呼道:“苏小姐”

    苏景抬头,双手都在大衣口袋里搁着,强扯出一丝笑容跟他打招呼:“林先生,你好!”

    “去哪,我送你一趟。”林宇不好意思的指了指自己的车,望着苏景落寞失神的样子邀请。

    苏景看见车里坐着一个小女孩,**岁的样子,林宇又说:“带我大姐的孩子来看眼科,这里眼科不错,你呢”

    “我姐住院。”

    苏景没多说,林宇便没多问。

    林宇的这番好心,苏景只当他是出于礼貌过来随便打个招呼,开口拒绝了他送。林宇坚持道:“这里不好打车,就当我是跟你讨杯茶喝,你跟我咨询完法律方面的问题,总得感谢我一下吧。”

    “改天好吗”苏景现在没那个心情。

    “不行。”

    林宇玩笑似的说完,见有车开过来,是苏景挡了车路,就自作主张伸手拽着苏景往他车前走去。

    苏景上车,说道:“送我到地铁站就好。”

    看得出他并不是真想喝茶,苏景无力周旋其他。

    小姑娘跟苏景打招呼,叫阿姨,苏景笑笑。

    林宇启动了车,问苏景:“你往哪al大厦,还是住的地方”

    “住的地方。”

    心里有怨气,苏景下意识跟顾怀安的一切保持着距离。

    苏景的手机响了,是郝米打来问苏忱身体情况的。

    苏景:“等我回宿舍了再告诉你,现在不方便说。”

    林宇打着方向盘,往左拐了:“你住宿舍听说你是京海南校的学生。”

    苏景点头:“是的。”

    苏景的视线往外看了一眼,发现不对:“这好像不是地铁站的方向,你把我放在公交车站也行,就前面不远。”

    “我有个案子去你们学校,你信吗是真的。”林宇从后视镜里瞧了眼苏景。

    苏景当然不相信。

    林宇打给律所的人:“我把洋洋送到大厦下面,你下来接洋洋一趟,顺便把我桌上的档案袋拿下来,就一个档案袋在桌上放着……你进去就找得到……好,十分钟吧。”

    林宇收了线说:“你们大学有个叫丁臣的主任,正处级干部,我最近在忙他的官司,”

    苏景知道这个丁主任,人品不怎么样,原来吃上官司不是谣传,是真的。

    过了七八分钟的时间,车到律所楼下,苏景要下车,林宇挡住不准苏景下来:“有顺风车却不坐,你对我有意见”

    “没有,”苏景看他:“只是很不好意思麻烦你。”

    林宇强调:“顺路。”

    大厦门口出来一女人,洋洋叫“二姨”。

    车窗玻璃上贴着太阳膜,苏景坐在车里,林端妮并没有看到苏景,以为车里没人,林宇领着外甥女上前几步,早已叮嘱孩子不准乱说,林端妮领过孩子,把手上的档案袋递给林宇。

    苏景在车里面望着林端妮。

    这么冷的天,林端妮身上穿着一件白色女衫,樱花色蕾丝半身裙,高跟鞋,外面披着一件长袖女款西服。

    苏景自卑,完全是两个世界和气场的人。

    林宇上车把档案袋扔在了车后排的座位上,开车,问依旧心不在焉的苏景:“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苏景被问得一怔。

    “世界人权日,还是世界防治哮喘日……我记不清了。”

    林宇伸手松了一下领带,唇红齿白的笑起来,声音很轻的转头看她一眼:“你好乖。”

    苏景没有被人这样说过,难免脸红,但苏景的脑子里很乱,全是姐姐苏忱的事情。

    林宇过了一会又说:“今天是你婆婆的生日,你不知道么”

    苏景摇头。

    顾怀安的生日都不知道,哪里会知道婆婆的生日。

    “我姐记得很清楚,顾家人的生日她始终全都记得,要说爱没爱过,我认为我姐爱过。我姐适合跟顾怀安过好日子,苦日子一个月都捱不成,倒不是怕身体吃苦,是怕面子吃苦,确切地说,我姐一直是在死要面子的活给外人看,而不是为自己活。”林宇边开车边看苏景,斟酌地道:“我了解你跟顾怀安的关系,你们,确定能够走得下去”

    苏景看着街道上的车流,半眯着眼:“我不相信人会无缘无故的对谁施舍好心,看来没错,交情这东西建立的也没有那么快,你送我一程,我感谢你,但你不必替你姐说话,我跟顾怀安走不走得下去我心里明白。你不是我,所以请别站在我的角度替我发言。”

    林宇皱眉,听着苏景话里带的刺。

    “停车。”苏景说。

    “你误会了,你认为我是有目的才接近你,可我说的哪一句话又真的有错”

    “你不停车就是错。”

    林宇在前面把车停下,苏景下车。

    附近有交警的执勤车,林宇算是违规停车,他没有立刻发动离开,目光盯着裹紧大衣往街道对面走去的苏景,人影很快没入人头攒动的地方。

    苏景抵达南校门口,看到林宇的车在停着。

    回到宿舍,q和y都不在。

    郝米抱着手臂看苏景,倚着床说:“医生的意思是资金要准备充足,手术之后还要化疗。用钱的地方太多了,我们都能帮你凑,有钱的多拿一点,没钱的少拿一点,但是就怕凑的还不够十分之一。你怎么想的”

    “我借一借。”苏景坐在椅子上,低头翻找通讯录。

    郝米太了解苏景的情况,能去哪里借父母去世以后人都疏远了,那些人对苏家姐妹俩都是唯恐避之不及。

    通讯录翻烂也借不到。

    苏景联系姐夫温明伟,联系不上,家人也玩失踪。

    郝米跟顾矜東在聊微信,悄悄的打字说了这件事。

    “你大哥会拿钱帮忙吗”

    “为什么不帮”

    “生病的是苏景的姐,还有姐夫在,人又没死,偏不露面,妹夫再有钱也未必愿意……”

    “我哥他处女座,你说会不会帮”

    “……”

    郝米无语,跟星座怎么又扯上关系了。抬头问上铺的苏景:“你老公处女座的,你知道吗”

    “不知道,我又不信星座。”

    “我姐的事你先别跟顾矜東说,等我想想。”苏景叮嘱郝米一句。

    郝米聊着聊着就睡着了。

    苏景在上铺发呆。

    四点多,苏景的手机响了。

    医院方面说,增强扫描结果还没有出来,但是基本可以确定卵巢癌,关键问题,现在有一位顾先生派人存了五十万治疗费用,怎么处理 百度嫂索#>笔>阁 —强势索爱:娇艳狂妻休想逃

    苏景下床,问下铺的郝米:“你跟顾矜東说过了”

    “怎么了”郝米醒了害怕地问,怕帮倒忙。

    苏景心事重重地离开宿舍,没被叫住。

    一出宿舍,苏景就拨通了顾怀安的手机号码:“你给我姐交了钱对吗”

    “你婆婆生日,赏脸一块过去吃个饭,”他又说:“我们顺便谈谈这第一笔治疗费用的条件,我跟你不是两家人,你姐你姐夫跟我却是两家人,我不能无私奉献,你又不是个听话的姑娘。”

    “我在学校。”

    顾怀安:“行,我去找你。”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