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34章Chapter34嘬了一口

    第34章chapter34嘬了一口

    苏景坚持不去医院打针,态度恶劣,很快顾怀安也失去耐心。

    车开的很稳,顾怀安嘴上弦着一根烟还没抽完。

    路上堵车。

    车上一时安静无比,没有广播更没有什么音乐。

    “请你批准我辞职。”苏景看他,这时态度有些放软。

    顾怀安目视前方,并没有看副驾驶上的苏景,吐着一个烟圈,夕阳下他微蹙起眉:“你想要工资”

    苏景一头雾水:“你不想给”

    一共上班没多少天,工资于他来说真的没几个钱,他的一顿饭钱拿出来就已经绰绰有余,于现今的苏景来说,这钱却能有许多的用处,能要,当然是要。

    “那倒没有。”他说。

    车继续开,苏景说:“明天我不去上班,请了病假,结算工资的时候我再顺便拿走我的东西。”

    顾怀安一路沉默,苏景负责说,他负责听。

    苏景被他送回京海南校宿舍,他接了一个电话,神色凝重,接完电话人就立刻走了,两人现在是一句“再见”都懒得跟对方说的不融洽关系。

    宿舍里,苏景洗了澡换好睡衣直接趴下。

    宿友q摸了摸苏景额头,吓一跳:“呀,这么烫,要不要去诊所吊水”

    苏景摇头。

    郝米才到宿舍没一会,知道苏景是怎么回事,过去问她:“吃过药了”

    “吃过了。”苏景没详细说,怕另外两个知道怀孕这事。

    郝米到苏景的床上去,瞅着苏景,一声声地叹气,半点办法都没有了。

    聊起辞职和拿工资不太顺利的事情,郝米没谴责顾怀安这人,担心苏景难受,就说:“你问一下别人,咨询完也好有底气。”

    “跟谁咨询”苏景拿出手机,找通讯录里能问的人。

    忽然,苏景想起了那天吃过饭给过名片的林宇,那个律师。

    找到名片,苏景发了个短信过去:“你好,我是苏景,跟你咨询一个事情,”

    苏景打了很多字,一次性的把事情原委讲了清楚,但苏景没有直接说是自己的问题,而是说帮人问的,不过,估计林宇应该会知道真正要问的人是谁。

    编辑好短信,发了过去。

    等了一会,林宇的短信回复过来:试用期间按国家规定需提前三天申请辞职,这个情况,我建议你的朋友可以先跟公司协商,如果协商不成,再持相关证据(劳动合同、考勤记录等)向劳动监察大队投诉,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

    苏景看完,紧接着又来一条短信:但最好不要仲裁,因为时间太长,耗不起。

    苏景编辑了“十分感谢你”五个字发了过去。

    林宇:不用客气。

    ……

    晚上九点多,苏景醒了。

    宿舍里除了苏景没一个人睡的,时间还早,郝米上网呢,见她醒了凑过去问她:“要吃个药再睡吗我给你拿。”

    “不吃了,我感觉好多了。”苏景下床,去倒了一大杯的水,准备喝掉。

    苏景倚着书桌慢吞吞喝水的时候,宿友q趴在另一边上铺,眼瞅着笔记本屏幕说:“凤姐微博这话说得极对,”

    宿友y问:“说了什么”

    “所谓女为悦己者容,但是时间长了就发现,美貌不过是敲门砖。只有心机婊才能赢得最后的胜利……”宿友q念完抬起头,一副真有道理的样子。

    郝米不屑道:“一个只懂得欣赏婊子的男人,不要也罢吧”

    “谁爸爸”宿友y。

    “你爸爸!”郝米说完就跟宿友y闹成一团。

    喝完了水,苏景爬上床继续闷头大睡,只希望身体躯壳能好起来陪着灵魂一起加油奋斗。

    京海早晨的空气很好。

    京海南校这边跟市区中心一比,空气更是好的不止两三成。

    宿友y第一个起床,打开窗子,宿友q一个毛绒玩具扔了过去:“冷啊,关上窗子!”

    “楼下那辆车,谁的奔驰居然开我们宿舍区来了,真牛逼!”宿友y唏嘘地说。

    宿友q披头散发的爬起来望了过去,车启动开走了,降下的车窗缓缓关上,开车的男人四十来岁。

    下一刻,有人敲门。

    认得苏景和郝米她们的同学说:“给,全是苏景的东西,楼下一个开奔驰的人麻烦我送上来的,他说是他老板吩咐的。”

    宿友y接在手里。

    苏景迷糊着醒了,奔驰,她脑子里想到的第一个人是顾怀安无疑。

    以为他是把她落在他公寓里的东西送来了,但拆开封好的箱子发现全是药,各种口服感冒药,消炎药,还有抗病毒针剂,吊瓶管,一张提供上门帮忙打针的女大夫名片,一应俱全。

    郝米趴在被窝里,瞧着地上的一堆药说:“他还挺关心你的啊。”

    “有钱烧的呗。”苏景淡淡地说,把箱子封了起来,打算试试去退,退的钱归自己,然后工资就不费力的跟他要了。

    宿友q和y还在羡慕嫉妒当中:“唉,有老公的就是不一样!尤其是让下属开奔驰过来送药的老公,苏景,你今天出名了!”

    苏景没有跟顾怀安联系。

    一句谢谢认为都不必说,他配不上那两个字。

    那一箱子药苏景磨破了嘴皮子才给退了一半,拿着发票,针剂是说什么都不给退的。

    跟郝米回出租房,猫盆里猫粮还剩许多,水也有,但她知道猫爱喝流动的水。苏景觉得感冒好多了,带着猫下楼去宠物店掏了耳朵,剪了指甲,总共花掉了十块钱。

    中午两人去了医院,陪苏忱,午饭也是在医院吃的。

    下午,苏景窝在宿舍里往各公司投简历。

    在上铺待了一会,苏景要下床,下床的动作慢悠悠的,宿友q就去拽苏景,苏景吓得张着嘴巴,尴尬的说:“别拽,我自己下,”

    “怎么啦”宿友q一脸惊讶。

    “没事,”苏景吸了口气,瞎扯说:“小腿抽筋了……”

    装作一瘸一拐的去了洗手间。

    苏景理智的思考着孩子去留这个问题,既然要离,孩子就不应该留下,没有完整家庭的孩子如何能生活的好。

    计划着去打掉,但着实不忍心面对。

    打胎这种情景曾出现在苏景的幻想当中,以前会听说谁去打过胎了,那发生在冰冷医院里的画面能让苏景小腿发抖,惊悚程度极高,胜过用刀子割破了手指,两片肉翻了过来,流着血,见着了骨头似的,十分可怕。

    一个下午,脑子里想着杂七杂八的事情就到了晚饭时间。

    郝米依旧是跟苏景黏在一块儿。

    饭桌上郝米说:“你不是一直想把猫送人我表姐要,你现在还舍得往出送吗”

    “舍得。”

    苏景不得不舍得,那是老妈生前养的猫,自是有感情的,但苏景觉得自己养那猫是在让猫跟着自己遭罪,整日没人陪着玩,一盆猫粮,一盆水,加上没人的屋子。

    晚饭后俩人就去取猫了。

    苏景开门,却发现客厅里的两个猫盆都没有了。

    “我猫呢”苏景四处找。

    苏景发现猫房子和猫粮都没有了,不仅是装猫粮的盆和装水的盆没有了,猫砂盆也没有了,猫和关于猫的东西都没有了。

    郝米也跟着找:“怎么回事”

    “顾怀安拿的”苏景难以置信,他讨厌猫,所以拿猫做什么,想起上回他不请自入的事情,他是有钥匙的。

    苏景打给了顾怀安,确定是否是他。

    他很快接了:“苏景”

    “你偷走了我的猫”苏景故意用“偷”这个字来侮辱他。

    “注意措辞,”他说:“我去找你,你不在,那猫俩爪子扒着我裤腿不让我走,”

    “大街上的乞丐也想扒着你的裤腿不让你走!你都收了吧!”

    他声音放低:“有力气冲我喊,说明病好了。”

    苏景气的说不出话。

    两人都沉默了片刻,苏景先说:“真的,我和你谈谈。”

    郝米在这边,看得出苏景都是认真的。

    顾怀安过来接的苏景,郝米先溜了,他掌着方向盘问:“去哪”

    “别开车了,我晕车。”苏景抬头看他侧脸:“就去我们学校里走走吧。”

    大学里的气氛跟社会上到底不一样,虽然某方面的气氛很差,但到处充满的蓬勃朝气是他在公司里头瞧不见的。

    天黑了,也到处都有学生。

    顾怀安问她:“你想谈什么”

    他蓦地站定,苏景也跟他站住了。

    “你知道的。”苏景不想再重复那两个字。

    “离婚”

    “是。”

    顾怀安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烟,点上了,火星闪烁:“我听你爸说,你嫁给我纯属是相中了我的外表,现在呢,发现我徒有其表”

    苏景紧了下外套,两人之间的气氛跟其他约会的情侣大不相同。

    苏景直面面对问题:“你嘴上说你没有害过我爸,我不信你。这里不单单指的是你打的那个电话,还有别的,我就不一一打比方了,熟悉你的人都知道你怎么巩固的自己地位。这几天我也有跟人打听。”

    顾怀安的眼神一时间复杂起来,打量苏景,月光下,他的眸子显得黑亮黑亮的,又有些冷,像冰冻的墨。

    这时林荫小道上过来一辆自行车,控制不住的车速,由于黑天,看的并不是很清楚。

    “小心!”顾怀安一把将苏景扯到怀里,两人站在树下。

    苏景受了惊吓,平复心跳后脸上抑制不住的热,他的嘴唇擦过她的耳廓,一股子热气拂过。

    挨得太近,他的嘴唇顺着女人香气,就从她的脸颊吻到了她的口腔里,有点疯狂,苏景完全依偎在他怀里,却是被迫,完全挣脱不开一分一毫,她抬腿要踩他,用膝盖顶他裆部的时候,被他顺势搂着往后面的粗树干上一压。

    “等我什么时候吻你让你感到恶心了,当场吐了,我就同意离婚。”月光照在顾怀安的俊脸上,他的语气十分严肃。

    苏景还没挣开,就一阵吃痛。

    他附身在她的脖子上狠狠地嘬了一口,仿佛从皮肤上吸出了血一样。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