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33章Chapter33使用暴力

    第33章chapter33使用暴力

    京海南校宿舍。

    除了郝米,另外两个也知道苏景结婚的事了,但是不知道苏景的结婚对象是谁,就连苏景家里具体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只知道是做生意的。

    苏景平时的吃穿用都不奢侈,宿友就没把苏景家庭想得过分好。

    宿友和同学面前,苏景没有瞒过家里接连发生的不好变故。

    事情已经过了七八个月,于是没人会再提起伤心事。

    难得四个人都在宿舍,宿友q边吃着肉松饼边好奇地问:“苏景,你说你们两人婚前不熟,那第一次接吻什么感觉啊你比较激动,还是他比较激动”

    宿友q问完,其余两人也都摆正八卦脸的望向苏景。

    苏景坐在上铺低头看书,听了这奇怪的问题,往下瞥了两眼,脸红说:“我描绘不出真实感受。”

    “甭想敷衍过去!”郝米跟苏景单独在一块儿时,完全不敢问这个赤果果的问题,现在宿友壮胆,就起哄道:“你老公那个钻石般年龄段的男人,是不是跟传说中的一样,接吻很有技巧会利用接吻来挑起激情还有,你碰他手的时候,会不会有触电般的感觉呢苏景,我跟你说,这是心理上的一种直接反应,而你不喜欢的男人,他亲你一下你得恶心半天!”

    苏景任由宿友叽叽喳喳的八卦个不停,有时敷衍几句,有时就陷入沉思。

    苏景从不说自己不喜欢顾怀安,喜欢就是喜欢,但这要除了在他本人面前说。

    嫁给他,完全就是被他的优质外表迷住,当时苏景也相信自己的眼光,认为自己不会看错人,面相上能看出这人的真实性情七七八八,在许多方面,他的确很符合苏景心理的各种想象,譬如用餐时、床上,还有他专心开车时的样子。

    没有自己爸妈跟他的这件事之前,苏景不排斥为他怀孕。

    他的小孩一定漂亮。

    ……

    第二天清晨。

    苏景跟着郝米一起出校门。

    “拿着在路上吃”郝米问她。

    苏景接过素菜包子,吃了一口,喝豆浆咽下去说:“地铁上吃东西招人烦,迟到没事,都没关系了。”

    苏景边吃包子边想辞职的事。

    郝米陪她在这吃完,接着苏景去了地铁站。

    抵达al大厦的时候苏景头晕,她从来不晕车,所以多半是心理作用,心情闷闷的,导致整个人的状态也闷闷的。

    苏景没换职业套装,穿着自己的衣服坐去位置上,打开电脑,打了一份辞职报告,填写好,敲门交了上去。

    郑凝诧异地抬头看了一眼苏景,笑着点头,“嗯”了一声。

    “那我先出去了。”苏景十分不喜欢这个过分欺压自己的上司郑凝。

    苏景回到座位,关上电脑,拔了电源,反正无任何事可用电脑做。在公司里晃晃荡荡的一转眼就到中午,这一个上午,苏景从早上来的闷闷状态变成了严重感冒,症状一会比一会明显起来,头痛,鼻塞,眼睛里很干很痛。

    去吃午饭的路上,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女孩子跑上前,按了电梯,问苏景:“你是去吃午饭吗”

    “是的。”苏景看了这人一眼,生怕是敌。

    女孩子点头:“一起吧。”

    见苏景有防备不说话,女孩子说:“我一样是新来的,来几天了。”

    苏景了然,大概跟自己一样,受其他同事排挤

    两人进电梯,边聊天边下楼去员工餐厅。

    “你感冒好严重,吃药了吗”

    苏景摇头:“多喝点水,一星期左右也好了。”

    “那不行的,严重了怎么办。”

    “希望不会……”苏景脑袋里琢磨着孩子的事,乱七八糟。

    苏景没什么胃口,吃的又少,又清淡。

    来公司之后第一次有人陪她吃饭,是值得开心的。

    “我叫陈士晶,我知道你叫苏景。”陈士晶吃了一口饭,又说:“以后你干什么一个人无聊就找我吧,新人在这公司里都不太好混,我们只要坚持坚持,就总有熬出头的一天。”

    苏景觉得她好乐观。

    “我早上递交了辞职报告。”

    “为什么”陈士晶一脸的不敢置信。

    苏景的视线看向窗外,秋意已显,回头微微皱眉的说:“就觉得这里不适合我吧。”对刚认识的人,苏景不敢说太多的话,能说是因为顾怀安吗不能。

    想到此,苏景吃不下了。

    顾怀安的一人之词绝对不可信,这公司里还含着老爸半生的追求和心血,虽说成王败寇,但只要想一想,不甘之心还是有的。

    另外一想,不甘又能如何给他打工,打到何年何月才能出头心里装着那点不甘,跟他继续婚姻,生个孩子,相爱相杀的过完一生究竟谁赔了谁赚了赌一生的幸福合适吗

    相比这些,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处理是苏景最头疼的事。

    午饭时间里,陈士晶一直在劝说苏景留下来,灌输给苏景一种态度:有问题克服问题,别辞职嘛,要有进取精神。

    并说辞职以后再想进来这种公司就不容易了。

    饭后,苏景觉得身体实在太难受了,要去药店。

    “要我陪你去吗”陈士晶问。

    苏景摇头说“不用了”,一个人出了公司,穿了稍厚的外套直奔药店。

    “我感冒了,头疼,鼻塞,嗓子疼,”苏景还没有说完自己的症状,药店的服务员就拿出了一盒消炎药加上一盒感冒药。

    苏景拿过来看了一眼,抬头说:“我怀孕了,这些药我能吃吗”

    显然不能,全换。

    ……

    下午一点半,苏景回了销售部楼层。

    第一个消息就是很不好的消息,辞职报告郑凝以最快的速度层层批了,大概是十分不愿留下苏景,但是到了最上级那,卡住了,不批!

    苏景明白,最上级那,就是顾怀安那了。

    这事不只是苏景生气,郑凝也不开心了,但郑凝得忍着,没法子跟老板的大公子发脾气不是。

    苏景要求见顾怀安,nina说:顾总不在,不知道几点能回公司。

    苏景吃完药犯困,索性趴在位置上睡觉,睡不踏实,一个梦接着一个梦的做,起来到洗手间洗了把脸,回来就开始执着地拨打着顾怀安的电话,结果却怎么也打不通。

    销售部这边没人管苏景,其实郑凝如果不发话,别人也懒得找苏景麻烦,有保洁阿姨,那些脏活也着实用不上苏景。

    下午四点半,眼看就要下班了,苏景觉得顾怀安在骗自己,可能就在楼上办公,没离开公司呢

    想到这里,苏景支撑着难受的身体上楼。

    nina知道苏景这人身份特殊,就好言好语道:“苏小姐,我老板真的不在公司。”

    “他今天不回来了”苏景脸色不好,病的,嘴里呼出的热气似乎都能烫着自己。

    “倒不是,但老板回来怎么也得五六点左右。”nina看了一眼时间,说道。

    苏景点头:“那我在这等他。”

    nina叹气,去忙别的工作了,叫人给苏景倒一杯水。

    苏景喝水,忍住想哭的感觉,觉得自己的生活糟糕透了,走的这是什么霉运!

    nina在别处打给邹哥,说道:“邹哥,麻烦你帮我转达一下,苏小姐上到顶层来等老板了,但是我觉得苏小姐好像生病了,嗯……麻烦你了邹哥。”

    过了十几分钟,nina的手机响了。

    “老板”

    “苏小姐还在等,”

    “没有……苏小姐刚才去了财务那边一趟,说是报销上次打车到律所的路费……没给报销,财务说都是月底一起报销……”

    “不到五十块……”

    “好的,我明白了。”

    ……

    苏景等的又困了,加上很饿。

    手机响了,苏景拿出来看了一下,是公司内部的座机号码:“你好,我是苏景。”

    “怎么又给报销了”苏景疑惑着,但也抓起包说着就往电梯门口去,四十六块也是钱啊,能买好多个早餐包子。

    拿到了四十六块,顾怀安同时也回公司了,苏景差点就以为自己的霉运要过去了,但事实证明并没有!

    “谈辞职的事”他出了电梯直接就问。

    苏景点头。

    “等我十分钟。”他说完就往办公室走,看都不再看她一眼,他后头跟着两个人,在谈什么。

    苏景只好在外面等,果然,十分钟不到他又出来。

    跟着三人一起下楼,地库里面,苏景上了顾怀安的车,系上安全带,他的车第一个驶出地库,接着另外两个人的车才跟着开出来。

    苏景酝酿着该怎么跟他说,理智的说清楚,亦或胡闹的烦死他

    顾怀安却突然刹车。

    苏景抬头:“为什么停车了”

    “你需要去医院打个针。”他指了指旁边的医院门口。

    医院距离公司特别的近,一脚油门就到了,但是苏景的心里不由地一紧张,摇头拒绝:“不用,我吃过药了。” [^*]

    去医院的话,医生会给打什么药

    万一被他知道孩子的事呢。

    他威胁似的,抓着方向盘的手指一点一点的:“要我使用暴力”

    苏景不怕他这套,一肚子委屈加不舒服的指着大街:“我怕你什么我死得起!但是你得敢承认人是你杀的!”

    “我不敢。”他实话说,目光死盯着她。

    苏景愤愤地吐出两个字:“你是孬种!”

    顾怀安要笑不笑的只瞧着她,吃了颗糖,一副随你高兴我到底是什么种都没所谓的样子。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