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32章Chapter32玩不动了

    顾怀安的嘴唇又薄又凉,接吻的时候,他喷薄在苏景鼻翼上的气息却意外地很淡很淡。

    苏景说不好那究竟是什么感觉,大抵就跟干渴的嘴唇突然舔到了凉的白开水一般,喜欢的不得了,不舍得移开,但他口腔里的温度偏又是那么烈烫炙热,轻易就让苏景的大脑变得开始空白眩晕。

    苏景没有允许自己再迷失,很快的让自己走出那感觉。

    偏一下头,看着眼前的地面微喘着说:“进去吧。”

    顾怀安的眼眸此刻稍显锐利,察觉出苏景的抗拒,他仔细地盯着苏景的白皙脸颊,仿佛试图要由她之眼,观她之心。

    苏景的眼睫毛一直不安地眨动,抿着嘴唇,他修长的手指在她下巴上摩挲了下,点头。

    他一手搂着她的细腰,带她进去。

    苏景走在顾怀安的身边会有一些莫名的底气,他在顾家的地位高,是他父亲栽培器重了大半辈子的优秀儿子,是他母亲惯大宠大的宝贝儿子,是家中弟弟妹妹一直很尊敬的大哥,所以,跟着他的女人即使再如何不招人待见,结果想必都不会太难堪。

    苏景想起上次,饭桌上,他救济般的递过来一副碗筷“帮”她的事。

    苏景平静以后一直把那看成是一次他的帮忙,而不是看成他应尽的义务,但的确就是他应尽的义务。

    生疏,十分生疏。

    苏景正视自己的内心,认定自己暂时无法把他看成是自己的亲人,一个丈夫那样的亲人。

    顾怀安是苏景的合法丈夫,法律都承认。

    但是,苏景个人的确无法做到跟他相处自然,以及交流融洽,这段关系是尴尬且纠结的,是处在断与不断之间的。

    苏景跟他接吻,会有一种初恋般的甜蜜感觉,但是在得知一些无法跨越过去的事情之后,在发现仰慕的他也许是一个魔鬼之后,苏景就完全可以自己选择要不要跟他继续走下去。

    现实面前,不变的是两个人存在婚姻关系,分手不是分手,那是离婚,要经过法律的这一关。

    并且还要考虑肚子里的孩子,无辜的小生命又该何去何从

    ……

    顾家的一家人不全在,不见顾矜東和顾璐。

    保姆基本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饭,还差一个汤,只等顾怀安带着苏景到家就齐了。

    苏景跟长辈打招呼:“爸,妈……”

    “坐下。”顾怀安要坐未坐之下,伸手温柔地拉了一下苏景左手的手指尖。

    苏景顺势坐在他的身边。

    顾振厚抱着才三岁的小外孙,问苏景:“在公司里上班还适应吗”

    顾怀安的视线一直在盯着苏景,这导致苏景说话的语气略不自然,像是汇报,又像是抱怨:“总的来说还可以,比特别糟糕强一些,比美好又差一截。”

    顾怀安不觉莞尔一笑,同时瞧见他母亲彭媛看着儿媳苏景时那不喜欢的刻薄眼神。

    顾振厚因为调皮捣蛋的小外孙而露出笑容,但却严肃说道:“小苏,你爸以前亲口说过,自己的女儿不比别人的儿子差,假以时日,定能挑起大梁。咱们顾家呢,爸一直看中的也是晚辈的实力,外面哪家公司都不喜欢养吃闲饭的人,爸的这两个儿子,怀安是吃过苦中苦的一个,矜東他年纪稍小,还不承事,所以爸想,你如果是个干事业的料子,爸定是支持你到底。对于怀安来说,34岁这个年纪,无论是婚姻中多一个体贴的妻子,还是事业上多一个得利的助手,都是好事一件对吧。”

    苏景是怎么都没分析明白公公这话。

    表面意思是听明白了,但公公的真实用意肯定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吧。

    彭媛说:“一个女孩子能挑什么大梁你指望儿媳挑什么大梁”

    顾怀安的表情倒一派如常,没什么特别反应,不发声支持,也不发声反对。

    “苏景才22,”彭媛的声音忽然地拔高:“她年纪小,还缺少历练,做事业的人最怕没有这方面的头脑,赶鸭子上架这事你以后少干!公司的情况这几年稳定了,你万万不能再让人拖了公司的后腿,我儿子的精力和身体不是铁打的,不能总是给人收拾烂摊子了!”

    末了,彭媛瞪了苏景一眼。

    苏景低着头在想事情,没看到,耳边是公公和婆婆的对话。

    ……

    饭前,苏景跟顾怀安去洗手。

    “在想什么”他按了一下洗手液,问道。

    苏景站在一旁:“想起了我爸,一个让我又爱又恨的人,他野心很大,但是没有儿子。我不知道他在外面是否因此被人取笑过,我更不懂有儿子的人到底哪里来的优越感。我知道我爸在外面一直都不吝啬的夸我,你爸是亲耳听过我爸夸我的人,但其实我爸那都是吹着说的。你爸比我爸命要好,你爸很快会享受着有儿孙的天伦之乐,我爸却是五十岁的生日还没有过,人就突然的走了。”苏景说完看着他,目光不善。

    顾怀安拿过手巾:“话里的意思是,你要给我生个孩子”

    苏景头皮一麻,看他:“没有,”

    他继续盯着她看。

    苏景一时忐忑无比。

    顾怀安的眼神仿佛能够穿透人的外表直达内心一般,苏景不免又解释说:“我说的那个‘很快’到底是多久取决于你。趁早同意跟我离婚,你也能更早的去寻找下一个妻子,这样你的孩子很快也就来了。”

    顾怀安挑眉:“你替我操心的事还真多。”

    他擦完手,让位置给她洗手。

    苏景洗手,却见顾怀安并没有出去。

    “我爸有意提拔你,你自己什么意思”

    “你什么意思”

    “随你,我怎么都行。”他说。

    苏景无语了一会儿,洗完手,边擦手边小声说:“你是不是害死了我爸妈不能逃避、沉默,说是,或说不是,你放心,我身上没有录音设备。”

    顾怀安看着低头的苏景,说道:“你爸因酒驾车祸而去世,他开车的时候接了一个我打过去的电话,事情就是这样,悲剧我们无法控制,未能先知,始料不及的事情何其多,所以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阴谋与故意杀害,不要生活在电影里。”

    苏景抬头看他……

    “你跟我爸说了什么”

    “吵过。”

    他很直接,知道她要什么答案!

    苏景吸了一口气,不觉得他这番话里存在谎言的成分,老爸酒驾是错误的,但最后造成死亡的这个悲剧结果,他的电话有没有间接责任呢

    “我不饿了。”

    苏景说完就头疼的往外走。

    顾怀安追了出去。

    保姆看到,闭着嘴没敢说什么。

    顾振厚跟彭媛也瞧见了,蓦地站定,不懂俩人洗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去哪儿我送你去。”顾怀安拽住了快步出门的苏景。

    苏景回头看他,抬起被他攥住的手腕说:“顾怀安,我没力气跟你争执,你也别纠缠了好吗”

    “有话摊开来说,互相猜忌我也感到心累,苏景,年纪小并不是你任性的理由。”顾怀安不凑近也不放开,语气温怒:“你当结婚是什么,玩游戏我34岁了,玩不动了。我说过,那点破事容易有瘾,警告过你没有如果你还没有做好接受我的心理准备,于我们来说,跟玩火是没区别。现在你怕我纠缠,是你玩的火烧了你自己的身!”

    苏景楚楚可怜的样子是动人的,愤怒道:“这都什么时代了,别装保守,说的好像你就睡过我这么一个异性似的!”

    “一个多月前,我们见面你怎么不说我爸出事之前接了你的电话跟你争吵过不说是因为你心里有愧一边有愧一边跟我在一起,真是划算。”苏景的视线瞟了一眼顾怀安的爸妈,又压低声音说:“我跟你们家的气场不和,跟你也一样。你知道的,我压根就不是你理想中的大女人类型,未来也不会变成你的类型,我不成熟,我任性,十年后我也不是林端妮!离婚既是饶了我,又是放过你自己,不然这一辈子有你受的。”

    苏景这些话说完,顾振厚和彭媛也走了出来。

    半山别墅的路上行驶着一辆银色保时捷跑车,顾矜東停车,看见门口站着的几人。

    苏景看向他爸,依旧拗口的叫了一声:“爸,”认真道:“天多高地多厚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自己的这半斤八两,能挑什么大梁,没了自家公司和我爸,以后出来工作能混出个人样就不错了。对不起,我先走了。”

    顾矜東过来:“怎么回事”

    彭媛满意地笑了,转身心情好的走进别墅里。

    顾振厚看他儿子顾怀安:“你和小苏闹什么”

    “没事吧”顾矜東问他哥,心里猜测八成是离婚的事。

    …… 百度嫂索#>笔>阁 —强势索爱:娇艳狂妻休想逃

    顾怀安表情烦躁的打发他弟去送苏景一趟,把人安全送回宿舍再回来。

    顾矜東听话的去送了。

    两人是同学关系,他路上不避讳的打听:“怎么,你们真要分我大哥他除了脾气差点,其他哪点达不到你要求”

    苏景的心里堵着什么一样,看着沿途的风景,随口道:“你大哥好极的人品我无法企及,配不上。”

    顾矜東边开车边皱眉:“苏景,瞧你这话说的,太讽刺了,我大哥这人虽说实际不坏,但人品起码也是公认的好不到哪里去。”

    这是夸他大哥还是损他大哥

    苏景真怕他的语言组织方式有一天会气死语文老师!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