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31章Chapter31两条虚线

    第31章chapter31两条虚线

    苏景打电话给郝米的时候,差点就被郝米的话吓哭。

    郝米这个人表面上大大咧咧,但是十分心细,顾矜東以前玩笑似的说过,郝米可以称得上是朋友们随身携带的全能小保姆兼备忘录记事薄,宿友里谁的例假日期郝米都记得住,并说大学不到四年的时间里,苏景的例假都很规律,这回没来,多半是怀上了!

    郝米麻利的结束了跟宿友的牌局。

    出校门又打电话安慰苏景:“你别怕,刚才我说的也不一定准确,我又不是b超仪。嗯……我马上就过去,在拦车了,等下经过药店我给你带一支验孕棒。我琢磨,还有可能是你最近要工作又要照顾你姐,压力太大了导致的亲戚没来报道。”

    苏景住的楼下也有药店,害怕的等不到郝米过来了,她自己下去买。

    买完验孕棒上楼,苏景腿软,一头闷闷的样子扎进洗手间里。

    看着说明书,搞明白了这东西怎么测试。

    测试的结果却是两条线都很虚,很不明显,苏景真的开始害怕了,心跳明显的也变快,这个样子到底是怀了还是没怀,不知为何,苏景的心里有一种可能怀了的不好预感。

    郝米过来,又带了一个验孕棒。

    不同牌子的验孕棒,验出来的结果一样,两条虚线。

    苏景和郝米都沉默了。

    她把自己跟顾怀安的事情对郝米说了一遍,并说昨晚见到他,已经说了离婚。

    郝米能理解苏景,如果一只狗咬伤了自己或是自己的家人,流血甚至丧命,那么郝米肯定会生气愤怒的,哪怕咬人的那只狗再可爱。

    顾怀安若是在苏景是他老婆的情况下害死了苏景爸妈,就不仅是让人生气愤怒了,他连恶狗都不配做!

    眼下情况,是顾怀安跟苏景爸妈的死有关系。

    郝米说:“你怎么想,离婚以后你要告他?”

    “拿什么去告他,我手里没有任何证据,他不说,所以到底真相是什么,以及过程,我都不知道能问谁。”

    “后悔不后悔?”郝米试探的问。

    “什么?”苏景不明白。

    “跟他发生关系呀……”郝米小声说。

    苏景抱膝蜷缩在沙发里,吐露实话:“如果没怀孕的话,我不后悔,发生关系是在知道这事之前,那会我还挺喜欢他的,对他一方面是敬,另一方面是好奇心重的想霸占他了解他,甚至是调教他。但我想象的太简单了,他比我想象中的性格要硬许多倍。”

    “如果怀孕呢?”

    “如果怀孕,那我肯定后悔,”苏景用嘴贴着手背,缓慢地说:“我才22,离婚了给他生个孩子,只便宜了他,对我有什么好处?但是……”

    郝米替她说:“打掉又不舍得,不敢。”

    苏景沉默的点了点头,把脸埋在膝盖里,默着默着就哭了出来。

    郝米递给她至今,拍了怕她的背:“怎么办,这个情况是不是要去医院?”

    苏景不说话。

    苏景休息好了之后,百度了一下,验孕棒上两条线都虚的可能。

    没有勇气确认,日子也短,苏景在家里宅了一个周末,顾怀安的电话打来,她都没接。

    下午,顾矜東的消息进来,问苏景:“你喜欢我家人?”

    “不喜欢!”

    “包括我大哥他?”

    “是。”

    “刚才下楼我听见我大哥他妈跟他妹妹在合计了,晚上让大哥和你过来吃饭,建议你躲一躲,我也觉得我大哥的亲妈和亲妹妹都不是什么好人,当然,我妈也是。”

    苏景没再回复,顾矜東埋汰他哥和后妈的时候一向都很舍得捎带上他那据说还风韵犹存的亲妈。

    顾怀安一天打来的电话苏景都没接,下午四点,人直接开门推门进来了。

    他本想去卧室,却一转头发现苏景就在沙发上,面容恬静的睡着。

    他走过去,人还是没有醒。

    顾怀安把门钥匙和车钥匙搁在小茶几上,屋子里就近能坐下的地儿都没有,苏景睡的姿势也奇怪,沙发太小,整个人是蜷缩在单人沙发里头。

    他想抽支烟,又怕把她呛醒了引起争执。

    想抱起她,搁床上去。

    手伸了过去,又发现根本无从下手。

    一定会醒。

    苏景的皮肤很好,不说吹弹可破但也差不多,年轻的资本,顾怀安看了会儿就收回视线,走到厨房,轻轻地关上厨房的门,开了厨房的窗子,站在窗前抽了支烟。

    一支烟的功夫,他出来,发现苏景已经睡醒了。

    苏景不确定他此番来这里到底是要做什么,昨晚他突然出现,苏景就知道钥匙早被他不问自取的偷了,怪不得怎么都找不着。

    “你有事吗?”苏景问他,语气很是淡漠。

    顾怀安一直站着,没地儿坐:“离婚不离婚的我们回头再说,跟我回趟家,一起吃个饭。”

    “我为什么要过去吃,你妈和你妹妹只会给我气受,”苏景心情复杂,有怨气的道:“况且,还有一个没准又在你家做客的你前任,我不去。”

    顾怀安闻听此话,微扬起眉:“吃醋?”

    “我没有……”

    被苏景白了一眼的顾怀安陈述道:“是吃醋。”

    “不是,我再说一遍不是!”苏景看他,急忙为自己辩解:“我们才认识多久,你太自信了,为你吃醋的女人在我跟你离婚之后才能出现。”

    “我要说不离呢?”他走过来,从容地把人从沙发上抱起来。

    苏景身子在他怀中来说,就是娇小,挣了一下苏景就停住了,忽然想起什么,不敢再挣脱。

    就在苏景的脑子里空白的时候,人被他搁在了床上,动作轻重尚可。

    他解开衬衫扣子,一手扣着苏景后脑勺,在她耳边吹着气诱惑地说:“过去吃饭的时间还早,我想你了。”

    苏景怕他胡来不成变强来,阻止道:“我身体不舒服,今天不行。”

    顾怀安昨晚没要成,今天又被拒绝,被引的难耐的欲火没法子发泄出来定是有了脾气,他捏着苏景的小脸:“苏景,别跟我说什么要离婚了不能碰,我说碰就碰,温柔还是粗鲁自己选一个。”

    苏景心里十分恼火,恨不得一巴掌拍的他失去性功能,但这会儿不是跟他比谁脾气大脾气火爆的时候,为了安全着想,不想被他碰,他要会温柔那就见鬼了!

    苏景更不想让他知道85可能已经怀孕了的事。

    “我是真不舒服,也不方便,”她拉开抽屉,给他看。

    顾怀安低头,抽屉里一层塞满了女性用品,各种的卫生棉。

    苏景说洗个澡,换身衣服,跟他去顾家吃晚饭。

    顾怀安等在门口,一直站在门口。

    苏景换完衣服开始吹头发,看不懂他,生活习惯上多少应该能品出一个人的其他方面德行,但他这人就是如此,似乎很少在非他自己的地盘坐着。

    两人出门,苏景穿了比往日厚的衣服。

    下意识的,保护着自己。

    现在的天气也比刚“正式亲密”认识他的11月份冷了,以前穿的那条薄裤子,的确一半的原因是为了臭美。

    顾怀安上下打量了一眼她穿的衣服,保暖,舒适,所以让他很是满意。

    车行驶了一半的路程,苏景突然有点儿恶心。

    吓得立刻用手捂住嘴巴,掩饰下去,怕被他瞧见,但她知道这不是孕吐反应,没怀过孕,因此不知道孕吐具体什么状态,但一天都没有恶心一下,现在却突然忍心,一定不是孕吐,只是一天没怎么好好吃东西闹得胃里难受,坐车才恶心。

    苏景很想吃些东西,但是偏偏心事重导致的没了胃口。

    “身体不舒服,有没有吃过药?”顾怀安还是发现了一些异样。

    苏景看他,紧张的说:“没事,”

    怕他想得太多,察觉更多,苏景就转移话题的说:“你是不是有洁癖,听说有钱人里大多数都有洁癖,你也是?”

    “为什么这样说。”

    “我看你每次来我这里都不坐下。”

    “那倒没有,床我是打算跟你在你那屋子里直接上了,还会嫌坐的地方么。”

    “没有洁癖就好。”

    苏景心想,他该是忘了刚才恶心那事了。

    顾怀安跟苏景各怀心思,一时半刻很难心和神都走在一条轨道上。

    苏景控制不住的挤兑了句:“也对,属钱最脏,你却赚得最多攥着最紧。”

    顾怀安听出苏景这话里的意思,打了一下方向盘,说道:“为你爸妈的事仇视我?来路不明的金钱叫脏钱,钱这东西,谁会用谁用,有脑子你就赚,把钱搁在地上,是头猪你拿也拿不起来,这话是你爸生前亲口说过的,相信你也没忘。”

    苏景明白,竞争激烈的社会大抵真就这样,但是对他的厌恶还是一分不能减,有证据,一定告他!

    来顾家,苏景一是想暂时顺他的意,不跟他发生激烈的肢体纠缠,二是最后看一眼顾家人的嚣张面孔,坚定一下决心,不管怀没怀上他的孩子都坚持离婚,毫无留恋,更不后悔。

    跟他下车,再一次准备进顾家的门。

    望着顾家别墅的大门,苏景失神地意识到一个问题,不禁问自己:你怕跟他发生争吵,肢体纠缠,最后导致流产?不舍得流掉这个可能怀了的孩子?

    顾怀安同时也下车,瞧着一旁发怔的苏景他也一阵失神,走了过去,站在无人的车后便伸手揽上她的腰,吻住她嘴,箍紧了她。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