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22章Chapter22无法接通

    第22章chapter22无法接通

    想到此,苏景不免失望和气愤。

    “动物其实很简单,你对它好它就对你好,猫也恋家,何来的薄情不薄情一说。”苏景笑着说。

    他不愿意留下猫,她就偏要留下。

    顾怀安却语气不轻不重的说了句:“那倒是我说错了,除人无物再薄情。”

    苏景不知道他怎么突然这样一句,除人无物再薄情,说的确实也对,人最薄情,任何生物的薄情大抵都跟人的薄情比不了。

    “我记得我爸妈去世之前公司有危机,你怎么没帮忙?你有那个实力。”苏景狠一狠心,全说出来:“你并没有尽到联姻之后该尽的责任。”

    顾怀安似乎被苏景这话说出了脾气,瞟了一眼苏景:“人都死了,提这个做什么?”

    苏景着实恼怒,望着他,心里有多苦涩无人知晓。

    苏景以前跟着苏爸学过不少,但毕竟年纪还小,干学无用,没有实际用武之地积累经验,老爸老妈去世,公司之事合伙人全权处理,只怪苏家再没人能了解公司具体事宜,旁的股东虎视眈眈,当时苏忱谨慎,让苏景去问问律师,后事还没处理完,整天眼睛肿着,哪有心情顾着公司?

    苏忱一下子病倒住院,插手不上,后来苏景去问了,律师却说资不抵债的公司你离远点,别末了摘不干净,交给别人处理,处理得好的话,这一身债的公司赔出去一了百了。

    苏景是真的什么也不懂,别人合起伙来倒不能把她卖了,但说什么是什么也是一定的,而当时公司面临的现状也的确就是公司律师说的那样。

    那个律师叔叔苏景认识。

    以前苏景不觉得自己有质问顾怀安的权利,老爸的公司危机严重,没有再往里投资的价值。

    用别人的嘲笑话说就是:暴发户一个,不知求稳,早晚有摔惨摔死的那天。

    这是苏景去公司亲耳听人说的,股东意见分歧大,但又敢怒不敢言,只得背后说,恰好苏景就听见了。

    如今,却应验了那些话。

    顾怀安是商人,在商言商,凡事都有他自己的斟酌角度,他不帮,自有他不帮的理由,苏景也理解过他,当时公司已经无药可救,顾怀安出手也不行,更何况只是一个联姻罢了,他又没爱自己的妻子爱到头脑昏庸程度,自知前面是火坑,怎么会跳。

    证明了那句:除人无物再薄情。

    这会苏景质问,是因为白天他打听了这事。

    听人说,以前老爸的公司被人揉碎捏扁,变了几个形状之后却落入了al手中,也就是顾怀安的手中。

    “我不知道你究竟为什么跟我结婚,以前我没问过,也跟你不熟,但我跟你结婚就是想霸占你,就像在商店里看到一件漂亮的衣服,在我各方面条件都允许的情况下我就要买。”苏景眼瞥着他,一股脑的:“我敢作敢当,什么都敢承认!你呢,你敢说我爸妈的死跟你没有关系?你敢说你没打过我们家公司的主意?”

    顾怀安身穿一件白色衬衫,本相优雅,但他立在炉灶前嘴角衔着半支烟,却是一脸戾气。

    苏景尽力地收住眼底往出涌的那点雾气,看他一眼,迈开步子就离开了厨房。 百度嫂索#>笔>阁 —强势索爱:娇艳狂妻休想逃

    接着,只听见一阵细细碎碎的声音,最后“砰”的一声摔门声!

    顾怀安要给苏景打一电话。

    夫妻间生气吵架大晚上往出跑这事发生在旁人家他没意见,但在他这,绝不允许,他满屋子的找手机。

    顾怀安不禁恼怒,养个老婆怎么就跟养个不省心的孩子似的?

    找了西装外套口袋里,没有手机,双手插进裤兜里,摸了摸,没有,他再去门口玄关处找,瞧见钥匙,没有瞧见手机。

    翻来翻去,他找了几个地方。

    用书房座机电话打给手机,却提示暂时无法接通,他最终拿了车钥匙下楼,到车库里,车上找了找,也没有。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