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六十七章凉医生无条件帮助病患是作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赛维,你不说清楚,我现在就出去。”

    “不行,小意,”赛维卫恩十分担心凉小意:“小意,我告诉你实情,你不能激动。”

    “好。”

    “之前不是有杂志报导过你给那些没钱治病的脑瘤患者免费治疗吗因为视频事件,现在外面都在传你无条件给病患治病是作秀。”

    凉小意一听,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还是被赛维卫恩的话怔住了。

    “胡说。”她下意识反驳:“媒体乱写,难道我的那些病患也会跟着胡说八道吗”说起那些病患,她又找到一些自信。她一直相信,人心换人心,她是不是真心为那些病患治病,难道那些人感受不到,也跟着外面的媒体大众胡说八道中伤她吗

    电话那头的赛维沉默不语,凉小意终于发现不对劲:“赛维,你说话啊。”

    “小意你就听我的,今天就别出去了。”赛维劝说:“你之前帮助的那些病患突然都反水了,媒体涌动到医院,采访了刚被接到英伦医院的那两个病患及其家属。他们在媒体直播采访时候异口同声指责你作秀,指责你当初是骗着他们来到医院,到了医院之后又把他们随意丢在一边,就不再管他们了。”

    她的脸色瞬间惨白,整个人如遭雷击。

    “不,不可能”对待病患她一直勤勤恳恳,从来没有过半点轻意。现在医院里的那两个病患,是刚被接进医院的,从安排他们住院,办理住院手续,也才两天。

    “那,那些已经康复出院的人他们不会也跟着诬陷我吧”

    “小意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已经康复出院的人几乎也都接受了采访,现在电视里都在报导这件事,那些康复出院的人,直指你没有用心治疗他们,在他们住院期间,对待他们十分冷漠,并且并没有得到该有的住院福利,一切都是给他们最差的。

    他们说,凉小意医生对外宣称替他们付了医疗费,事实上,凉小意医生只代付了住院费,其他的费用都是他们自己出的。小意,这件事肯定不简单,一夜之间找到这些人,给这些人做采访,并且要说服这些人反水诬陷你这件事绝对是有人在背后操作。”

    凉小意已经听不到电话那头赛维在说什么了她呆滞地看着前方,脑子里都是“凉小意医生对外宣传替他们代付医药费,实际上只是代付了住院费,其他都是他们自己出的”,“凉小意医生对待他们十分冷漠”,“凉小意医生把他们骗来了这里,其目的就是作秀,赢得好名声”这些质问控告的话语在她的耳边,冰冷的控诉声,无情地嘲笑着,她自以为的儿时梦想有多么可笑。

    “小意小意”赛维听不到凉小意的声音了,他十分担心,焦急地呼唤她的名字。

    “嗯嗯,我在,赛、赛维,我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这个傻瓜说没事,怎么可能赛维心疼地想着。

    凉小意失了魂一样走下楼,张嫂一看到她,立即关掉了电视机,紧张地看着她。

    凉小意自嘲一笑:“张嫂,不用特意关掉电视,我已经全部都知道了。”

    张嫂刚刚正在看电视,看到了电视里媒体堵在英伦医院的大门口,数十家的媒体机构,争相报道凉小意医生无条件治病救人是作秀这件事。张嫂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紧张地看着凉小意:“小意,那些报导都是在胡说八道,他们根本没有资格这么说你,你有多努力,张嫂知道。每天晚上都要查资料查到深更半夜,就为了那些不知道感恩,肆意诬陷你的人,小意,咱们不难过。就当是救了一只乱咬人的狗。”

    “噗嗤”凉小意原本难过伤心,看到张嫂一脸较真的表情,顿时破涕而笑,凉小意深吸一口气:“张嫂放心,我凉小意行得端做得正。随便别人怎么诬陷,我相信清者自清。”

    “先生在车里等你,张嫂我这就去和先生说一声,让他不用等你了。小意你今天不去医院了。”张嫂说着就往外走。

    “等一下,”凉小意叫住张嫂:“我要去医院。”

    “啊小意啊,你现在怎么能够去医院呐多危险”

    “我说,我要去医院。张嫂,这件事闹得这么大,肯定有人在背后指示一切,那个人就是希望我被舆论打败,就是希望我凉小意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我要是不去医院,就落了别人口实,就让那个幕后的人如愿以偿了。不管如何,他希望我过得不好,希望人人都厌恶我,我就更要去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我始终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有有良心的人的。”

    是的,就在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凉小意也绝望过,但是现在清醒过来了,凉小意坚信,这个世界上不全是没有良心冷漠的人。还是有人会帮她说句公道话的。

    她正说着,门外旋风一样冲进来一个欣长的身影。

    那个身影一冲进屋子,就把她抱个满怀。

    凉小意愕然:“苏先生”这是怎么了,这个男人

    “乖,今天在家陪我。我们哪儿都不去。”男人憋闷的声音从她的颈窝传来。

    凉小意明白了,这个男人一定也得知了这件事。他在用他的方式保护他不受伤。

    然而这个男人没有说出来,凉小意明白他的良苦用心,他是一位她还不知道这件事,干脆对着她只字不提,只要求她今天在家陪着他。

    “可是有一个病患,这两天就要动手术,我要是呆在家里,怎么能够及时知道他的情况。”凉小意装作不知那件事,反问紧紧抱着她的男人。

    她可以感受到,在她说出“病患”这两个字的时候,抱紧她的男人的身体微不可查地一僵,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那一刻,这个男人的身上散发着天寒地冻的冷气。

    “就今天一天,一天就够。明天,明天我肯定会送你去医院。”男人冷然地说道,语气里竟然有着些微的恳求凉小意已经能够猜到,这个男人要做什么了。

    他只留她在家一天。而这一天,以这个男人只手遮天的手段和能力,足够把外面的一切喧嚣摆平。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