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六十五章 苏凉默警告邵言

    视频是在“菊园”拍摄的,但是视频里的其他人都被有心人剪切掉了,惟独留下凉小意那句独白。在微博和微信圈里传疯了了视频就是凉小意站在“菊园”里,嘴里默然地说道:“温晴暖的脑子里长了肿瘤,我在给她动手术的期间故意动手脚,让她变成了植物人。”

    那个发视频的人,在视频下标注了“凉小意暗恋苏凉默许多年,为了得到好朋友的未婚夫苏凉默,在给好朋友的手术中故意动了手脚,凉小意是不折不扣的小三。”这句话

    所以这些看到视频转发视频的人,是不知道那个温晴暖的未婚夫指的就是本市大佬,商业巨鳄苏凉默。

    “对,对不起,凉小姐。我,我不是故意的,求你原谅我这一次吧。”那个刚才还在凉小意面前耍威风,想要打凉小意的三十多岁的妇女,忍着手腕骨折的疼痛,卑微地请求凉小意的原谅。

    四周其他人连忙说:“是啊,我们不是故意的。凉小姐你就原谅我们吧。”

    “苏先生,你看他们都诚心道歉了”

    苏凉默脸色一黑,咬牙切齿瞪她:“你给我闭嘴”这叫诚心道歉这个笨蛋脑子怎么长的“你的账我还没和你算。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敢管别人的闲事”

    苏凉默冷冷环视四周一圈,给属下下了一道命令:“大龙,这些人交给你处置,一个都别放过。该怎么做你知道规矩。我有事先走。”说完,拉着发呆的凉小意走到车子边上,一把她塞进了车子里。自己跟着上了车,那辆黑色奥迪绝尘而去。

    黑色的奥迪里,驾驶座上坐着是司机老刘,苏凉默把凉小意塞进了奥迪车的后座,自己也跟着上去了。一上去,凉小意就看到他掏出手机拨打电话。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接通。凉小意从身边男人的嘴里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苏凉默的眉眼都染着寒霜:“邵言,视频的事情你怎么说”

    邵言苏凉默现在打电话给邵言做什么她狐疑地偷偷瞄了一眼身边的苏凉默。

    “你问我凭什么认定是你做的”苏凉默笑的讽刺,眼底都染上嘲弄:“邵言,你是当我是智障”

    凉小意听不见电话那头邵言说了什么。只见身旁的男人危险地眯起了眼睛,冷然警告对方:“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评头论足我要怎么对我的女人,那是我的事情。邵大少,看在曾经多年好友的份上,这一次,我就放过你。”

    凉小意静静地听着苏凉默讲电话,苏凉默瞥了她一眼,继续讲电话:“不管你什么想法,这件事到此为止。要是还要横生事端,那就不要怪我了。”

    苏凉默的声音透着寒冰,警告了对方之后,挂了电话。转头意有所指地问凉小意:“你就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说、说什么”某人尚且不知自己死到临头,还傻乎乎地反问。

    男人剑眉微挑,语气已然带着不善:“凉小意,你说呢”

    她怎么知道凉小意撇撇嘴,忽然想起一件事。

    “苏先生,刚才那些人,你准备怎么处置那个,就吓唬吓唬就够了放过他们吧”

    “闭嘴”男人扭头看向她,墨色的瞳孔里染上了怒意,“凉小意,你的事儿我还没跟你算你还有心思管别人”

    “我”凉小意发现,只有在这个男人生气的时候,才会连名带姓地叫她全名。她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小学生,缩着脖子往后躲,此举顿时彻底惹怒了火冒三丈的总裁大人,长臂一捞,重新将试图逃离他远远的女人捞进了怀中,霸道地禁锢在自己的臂弯里。

    凉小意扭着身体又要躲,苏凉默微凉的声音透过耳膜,落在凉小意的耳朵里。

    “再敢躲一下,我就在车里要了你”

    凉小意吓得抬头看他,一头撞进了一双怒意昂藏的眼睛。顿时再也不敢动一下了。这个疯子绝对说到做到

    她尴尬地瞄了司机老刘一眼把头狠狠埋进他的胸口,闷着声音,小声地咒骂:“根本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变态。”

    她说的小声,无奈咱们的总裁大人的耳朵好使啊,听得那是一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微微挑起眉,咱们的总裁大人已经在心里盘算着回去之后要怎么修理他的笨蛋老婆了。

    “开快点,磨蹭什么。”总裁大人冷冷看了一眼前方司机老刘,老刘被总裁大人突如其来的冷言冷语吓得小心肝儿一抖boss啊,你老婆让你心里不痛快了,也不能拿我这个开车的发泄不满啊。

    虽说心中抱怨,老刘脚下油门一踩,给油一点儿都不省,黑色的奥迪,豪华却不张扬,内敛的气质,流水的车身设计,在路上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

    一个刹车,车子在别墅前停了下来。

    凉小意被苏凉默强势地箍住腰肢下了车,张嫂已经等在了别墅的门口。凉小意的视频事件实在是闹得太大了,以至于张嫂这种很少刷微信圈的人都知道了。

    一看到凉小意,张嫂担心的暂时忘记了男主人的存在,看到凉小意,迎了上去,担忧地问道:“小意,你这是被欺负了”张嫂看着凉小意满身的狼狈,头上还有干涸的蛋清蛋黄,“小意,别难过,张嫂挺你张嫂信你。”

    凉小意心里一动长久不被人信任的无奈和无辜无助一下子化作了热泪,她嗓子沙哑:“张嫂,谢谢你。我,我没事。”

    苏凉默眯着眼,适时地对张嫂说道:“夫人累了一天,我带夫人去换洗,张嫂去做饭吧。”

    “好,好。”

    凉小意被苏凉默带进了三楼的卧室,一进门,就被推进了卧室附带的盥洗间,男人说:“脏死了,洗干净。”

    过了好一会儿,男人看着没有动静的凉小意,皱眉不满说道:“还不洗”

    “那苏先生,你不出去吗”凉小意扭着手指。让她洗澡,那他倒是出去啊。

    可是显然男人没用出去的意思,听到凉小意的话,男人抱着手臂靠在大理石的盥洗台上,挑眉鼻子中发出一声笑:“老婆,你在说笑吧还记不记得你之前说谎的事情我要你在我的面前洗澡给我看,这就是对你跟我说谎的惩罚。”

    凉小意目瞪口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