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六十三章视频事件

    凉小意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在公交汽车停靠下来的时候,就忍不住疯狂地奔出了这辆公交车。

    仓皇奔逃间,她的皮包丢在汽车上,她的手里紧紧握着一部手机。

    凉小意全身都在颤抖,她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微博上疯传的视频拍摄的地点就是“菊园”里,那个场景非常的眼熟,曾经她对那里的装饰一见钟情。

    也是曾经,在那里,那么冷酷的男人第一次在别人的面前维护了她。

    尽管在那里的记忆称不上非常美好,然而凉小意还是对“菊园”记忆深刻。

    可是她没有想到,她那天在“菊园”的视频会被人抛上网络,在微博微信圈间疯狂地传播。能有“菊园”内部视频的,除了“菊园”的老板,凉小意不做第二人选。

    她太害怕,害怕的全身发抖,拿起手机,拨通了苏凉默的电话。

    “你好,你所拨打的号码已经关机”

    凉小意满心的委屈全都被一桶冷水浇灭。她想要寻求依靠,她没有那么坚强。任谁发生这种事情,都不能冷静下来。

    凉小意不信邪地一遍一遍又一遍地拨打着相同的号码,然而电话那头传来的永远是冷冰冰的机械音。

    她的手指按红了多少通了记不起来了。

    路边的靠椅上,她颓废地坐了下去。

    无助、茫然、害怕、恐慌、委屈、无奈所有的情绪夹杂在一起,她觉得她快要崩溃了。

    她就这么坐在路边的靠椅上,双眼无神地看着前方,路边人来人往,对她指指点点,那些难听的话,已经超出了她所能承受的范围。

    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乞丐经过她的身边,站在她的面前,狠狠吐了一口浓痰,“啊呸就你这样的人,也好意思当医生。医生了不起啊,医生也没比我们乞丐强多少,看看你样子,就不是个好东西。”

    凉小意心中一片荒凉却又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怎么如今连乞丐都玩儿微博

    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走上前,她问旁边的乞丐借了一支粉笔,就蹲在凉小意的身前,写下“不要脸”三个字。写完之后粉笔狠狠地丢在凉小意的脸上,没有经过世事磋磨的青春的脸孔上染满了嫉恶如仇的狰狞:“去死”她愤恨丢下粉笔,诅咒凉小意去死。

    凉小意却已经不在乎这些了她呆呆地看着前方,任由这些来来往往的行人对她辱骂,对她做出各种过分的事情。

    苏凉默,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关机为什么

    手里的手机一阵震动,一瞬间,凉小意灰暗的眸子瞬间晶亮了起来,她甚至来不及看一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是谁,就匆忙地按下接听键:“苏先生,是你吗你在哪里我”

    电话那头的男人听闻之后,眸中闪过一丝暗淡,随即以温柔的嗓音打断了凉小意:“小意,是我。你现在在哪里”

    凉小意晶亮的眼眸瞬间变得暗淡原来,不是他呀。

    “赛维,我我在家里。”她说谎了,可是她不想他们担心她。发生这么大的事情,那个视频在网络上传播的沸沸扬扬,凉小意不认为赛维他们会不知道。

    电话那头的男人松了一口气:“那就好,在家就好在家就好。”赛维在心里第一次这么虔诚地感谢他从来不屑一顾的主,感谢坻让小意现在在家里,而不是在外面。

    “听着,小意,你现在呆在家里,哪里都不许去。在事情落幕之前,医院也不要去了。”赛维温和的声音中,透着严肃,凉小意听不出他话语里的凛冽,他说:“至于伤害你的人我来处理。”

    凉小意颓丧着说:“你果然已经看过视频了。赛维,事发之后,我打了他的电话,打不通一直关机。”赛维听着女人落寞的声音,在电话里断断续续地陈述着她的害怕,“赛维,我好害怕。明明就没有做过,为什么都要说是我的错。”

    女人呜咽的声音断断续续,压抑在喉咙里,听得电话那头的男人心中一阵酸涩的疼,他以他特有的温柔醇厚的嗓音安慰她:“小意,不要拍,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子川就在旁边,你要和他说说话吗”

    凉小意摇摇头:“不了,你转告子川,告诉他,我很好。我是谁,我是凉小意”尽管凉小意心中难受害怕,然而她却哭着鼻子咧开嘴笑着告诉她的朋友。

    赛维卫恩听出了四周的嘈杂:“小意,你不在家里对不对”即使是电话里,都能够听出那些陆续传到他耳朵里的辱骂声。赛维卫恩严肃地问凉小意:“你给我说实话”

    “我真的在家里,就这样了,我手机没电了,拜拜。”凉小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赛维卫恩和莫子川,她详装手机没电,匆忙挂了电话。

    果不其然,电话又想起,凉小意想也不想就掐断了电话。

    她打电话的时候,四周的人并没有散去。各种难听的话,凉小意已经麻木了。

    手机又是一阵震动声,凉小意下意识就要掐断电话,却不小心碰到了接听键。

    那一头立即传来一阵即使凉小意没有吧手机放在耳朵边,也能够听得清清楚楚的大吼:“老婆你在哪里”

    是他是苏凉默

    凉小意傻傻地看着手机屏幕一会儿才能够确定,真的是他

    电话里男人恼怒的大吼声:“老婆,我看到那个视频了,邵言那家伙,老公帮你摆平乖,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

    “我”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这男人暴龙的大吼,亲切和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她的心终于安定下来,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样。

    一阵没来由的委屈,凉小意的眼眶发红:“我没事,我在家里,你放心吧。”

    “你哭了”男人问。

    凉小意吸了一下鼻子,强作坚强:“没有,我是谁,我是凉小意,才不会哭苏先生你放心吧,我没有事,我现在呆在家里呢。”

    电话那头立即传来一声粗口,“屁的家里”男人狂躁的声音叫嚣着。

    凉小意瞬间瞠目结舌了那个高冷孤傲的男人居然爆粗口了

    “凉小意我再问你一遍,你敢说谎试试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