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六十二章她是小三儿

    时间又过去半个月,凉小意的生活非常的充实。值得庆幸的是,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她又接连救回五个脑瘤患者。凉小意并不是每一次都选择开路手术,有一些瘤本身位置长得正,并且比较小,没有压迫神经的,她会考虑伽马刀射线治疗。

    这半个月救治的五个脑瘤患者,其中的两个人,就是通过伽马刀激光切除肉瘤的,但无论怎么说,她创下了不到一个月,救助脑瘤患者最多的一个医生,而且无一失败。

    这就是奇迹。同为脑外科医生的方川,对她更是赞誉有加。

    当然,成功的同时,凉小意的荷包也在大大的缩水。尽管苏凉默并不需要她付出医药费。但是凉小意坚持,她说:“这是我自己儿时的梦想。我坚持代付医药费。”

    因为凉小意的成功,社会上关注这件事的人也开始变多。今天在医院里,凉小意又碰到这个已经跟了她三天,坚持要采访她的记者。

    看到这个来自某杂志社的金记者,凉小意一个头两个大。她到现在都不知道,明明做这些都只是她个人的愿望,为什么现在社会上会开始关注起她。凉小意并没有向外宣传,她甚至没有作秀地在微博上发任何一张图片和文字。可是就不知道,为什么会引起外界的关注。

    “金记者,你能不能够不要再来找我了我说了,不想接受采访。”凉小意抚额头疼道:“真的,你这样已经造成了我的困扰。我做这一些仅仅源于我自己儿时的梦想,并不想为此出名,这样让我很累。”

    凉小意说完进了办公室,将这位金记者关在了办公室门外,她疲惫地揉了揉眉心,换下了身上的白大褂。

    今天那个男人出差了,凉小意不想打司机老刘的电话,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自己上下班了。凉小意挎着包乘坐电梯下了楼,但是却发现今天医院的人有些奇怪。

    那些平时上下班会和她打招呼的人,一见到她就跑得远远的,还有人交头接耳,对着她指指点点。

    凉小意觉得奇怪,难道是脸上有什么她掏出随身的镜子照了照没有啊,脸上没有怪东西,那么那些人在看什么

    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护士迎面走来,凉小意伸手就要拦一下那个护士:“小美,你知不知道她们在看什么啊”话还没说完,小美迎头看到是她,脸上一变,慌慌张张地朝着另一边跑去,丢下一句:“我不知道。”

    凉小意又不是真傻,小美那个样子,分明就是知道原因。她又陆续看到几个熟人,每一个人见到她的反应都一样慌张地跑开。好像她是一堆臭狗屎,人见人躲。

    一路走到医院附近的公交站,一上车,刚才在医院里的那股怪异感觉又出现了。她发现,过道两旁的座椅上的人,看着她的目光里都充满的鄙夷和轻视。

    凉小意走到公交车后座,想要坐下来,突然旁边的大妈面色不善地朝着她骂道:“走开,这里不给插足别人感情的第三者坐。”

    凉小意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错了,怔怔地看着那位大妈,“你,你说什么”

    大妈彪悍地站起来就指着凉小意的鼻子大骂:“说你是不要脸的小三儿,插足好朋友的感情真是不要脸,难怪现在网络上都说防火防盗防闺蜜,连好朋友的未婚夫都要抢,这里不欢迎你赶紧滚下车”

    有一个人带头,后面的人也不再顾忌。

    “就是,像你这样的人应该被抓取坐牢为了得到好朋友的未婚夫,就在好朋友的手术上故意失误,谋害人命像你这种人怎么配当医生”

    凉小意惊慌地四处看,她现在脑子很乱在温晴暖的手术上故意失误,为了得到好朋友的未婚夫这些莫须有的事情,是沈明远和那个男人之前一直扣在她头上的帽子,可是为什么这些恩恩怨怨,这些陌生的人都知道

    不知道谁上前踹了凉小意一脚。凉小意不查,整个人一个趔趄,向前一扑,额头磕在了扶手上,嘶~好疼。凉小意咬着嘴唇,拼命忍住内心的惶恐。

    “看她,这种小三儿就是爱装可怜,她还好意思装可怜。”一个三四十岁的大妈抱着手臂冷嘲热讽,“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强,只要做了坏事,迟早有一天被人揭发,你的那个视频,网络上都传疯了。微博上到处都是。”

    凉小意抬起头,颤抖着嘴唇:“视频什么视频”

    “装什么傻”

    凉小意迅速掏出手机,连上4g,上了微博她看到了那个视频

    那是她在“菊园”的视频,苏凉默的朋友,邵言质问她害了晴暖的事情,当时她心灰意冷当着邵言和苏凉默的面承认了。

    凉小意抬起头:“不是,事情不是这个样子的,你们听我解释”

    “你自己都亲口承认了,有什么好解释的像你这种小三儿,迟早会遭报应”

    凉小意正要说话,猛地被一只鸡蛋砸在头上,一个老太太骂她狐狸精,周围越来越多的嘲讽和鄙夷声。

    忽然有一个人说:“我想起来了,这个小三儿就是那个现在被报道的免费给没钱的脑瘤患者动手术的那个凉医生对对对,就是她,没错儿我上次在杂志上看过她的照片,,上面概括了她的生平。”

    “你不说我还没想起来。现在一看,果然是她。听说她是美国回来的脑科专家,当时我看到杂志介绍她的时候,就觉得奇怪。哪有人在美国呆的好好的,年轻又有为,却选择回国,又是掏钱又是出力地给那些陌生的人免费看病。当时还觉得很感动,觉得终于有个学成归国不忘本的好人了。

    现在想一想,这种为了抢的好朋友的未婚夫不择手段的小三儿,怎么会真心给那些八竿子打不着的陌生人看病,这一切根本就是她的自我炒作”

    “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一个中年妇女走上前,一把拽住凉小意的头发,喉咙里发出一声:“啊呸,”浓厚的唾沫毫不留情地吐在凉小意的身上,凉小意想躲,那个中年妇女死死勒住她的头发,“你还想躲”尖锐的声音吆喝着,“你们谁来,给这个沽名钓誉的凉教授拍个照片,我们也上传到微信圈里,让大家伙儿看看,这种不要脸的狐狸精要遭报应的”

    “啊不要拍不要拍”任凭凉小意无助地请求,那些人就是不肯放过她。公交的司机是个四十好几的大妈,公交车上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居然没有及时站出来喝止。

    最后,凉小意已经不去挣扎,不去请求,她已经不想解释,要误会就误会吧她默然地站在那里,任由这些人各种难听的辱骂。

    四周都是嘴,她只长了一张嘴,没人肯听她的解释,每一个都把她看做恶人,看做不要脸抢别人未婚夫的第三者。没关系,没关系,只要苏凉默愿意相信她就可以了。她这么想着。然而眼泪还是缓缓地溢出眼眶。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