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六十一章讨论婚事

    这一个周末,凉小意和苏凉默睡了懒觉。张嫂回来了,所以两人可以肆无忌惮的睡懒觉。苏凉默这个男人,其实生物钟十分的准时,他并没有睡懒觉的习惯。

    他睡懒觉只是因为可以光明正大的暖玉温香抱满怀。

    吃中饭的时候,苏凉默仿佛有心事。

    “小意我们的婚礼说好是这个月在雅礼岛举行。”苏凉默放下筷子,看向凉小意:“我想你是不是先把你小时候的梦想放一放,我们该准备婚礼了。婚纱照其实早就应该拍了,但是你一直忙。婚礼宴请的名单,我这边早拟定好了,你那边的话,估计你也没有时间。”

    凉小意心里漏跳了两拍婚礼

    原来他说的是真的。之前这个男人是有提过他们两人的婚礼,但是是一语带过。她以为他当时是针对折磨这件事,玩弄的新把戏,也没有真的相信。后来她发觉他是真心对她开始好,对她宠爱有加

    尽管原因是因为,很可能他已经发现当年她救了他的真相。但是凉小意太想要他的温柔了,她想自私一点,如果自己欺骗自己,遗忘这个苏凉默之所以开始对她改观改变态度的原因,而能够让她拥有这短暂的幸福的话,她愿意暂时失忆,做一个傻瓜,活在他的宠爱之中。

    凉小意绝对没有想到,苏凉默会是来真的

    苏凉默旧事重提而且言辞中大有埋怨她的意思,凉小意尽管别埋怨,心里却甜滋滋的。至少这个男人是真心要给她一个婚礼的。

    想了想,凉小意说道:“这个月太匆忙了能不能延迟两个月”

    苏凉默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复杂难明的光芒。幽幽地注视着凉小意,最后淡漠地一点头,“好。”

    凉小意察觉出他的口气,顿时心里像是被一桶冰水浇过,她像是犯了错的小学生,不断地扭动着手指:“那个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其实,当我知道你是真心想要给我一个婚礼的时候,我就非常满足了。”我在意的从来不是婚礼本身啊。

    苏凉默点点头:“我知道了。”抬起的脸上倏然绽放粲然一笑:“小笨蛋,你不要多想。婚礼我们有心,什么时候都可以举行。可是病情,等不了人。”

    “谢谢你。”谢谢你的支持,谢谢你的理解,谢谢你的包容和退让。一千句一万句谢谢,都不足以表达凉小意此刻的心情。

    这一天,两人哪里都没有去,就窝在苏凉默的书房里,苏凉默处理公事,凉小意准备下一个病患的材料。

    夕阳的余晖透过落地玻璃窗,洒在两人的肩头,一切显得那么的美好。

    凉小意还在不停地救助帮助没钱看病的脑瘤患者,本市的其他两个患者,在经过凉小意的再三游说之后,又在亲自来带英伦医院的脑外科病房,看到了刘国文夫妇之后,终于下定了决心。

    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在这一个星期里,凉小意陆续给本市的其他两个病患进行了手术。手术相当成功。

    接连三个高难度手术的成功,就连英伦医院的其他脑科医生都说是奇迹。

    当被人夸赞的时候。凉小意只是笑了笑只有她自己知道,为了提高手术的成功率,她在求学生涯的时候,有多么认真,别人晚上在宿舍睡觉,她很多时候正在医学院的实验室里,对着尸体进行一次又一次的练习。

    从当初害怕看到尸体,到能够独自一人夜深呆在解剖室,凉小意下的苦工,吃的苦头,也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一些,是在美国期间最为亲密的赛维都不知道的。

    每一次手术成功后,凉小意都会获得苏凉默一个大大的拥抱。她不知道其意,只是觉得这个时候,这个男人的怀抱温暖到足够融化掉她,宽大到足够包容她。

    赛维卫恩和莫子川的效率很高,在她给出的一系列名单之后,这两人已经说服了两个病患并且已经将他们送来了英伦医院。

    凉小意很累,但是她脸上的笑容却一天比一天多。

    “傻子,自讨苦吃还笑得出来。累死你得了。”莫子川在见到凉小意的时候,嘴毒地讽刺道。凉小意笑着回敬:“我要是傻子,还有人帮着傻子一起犯傻呢。你说那人是不是也傻了”

    “靠凉小意你找抽是吧”莫子川和凉小意相处的方式,向来是这么的大咧自然,没有丝毫做作。在美国如此,回到了s市也是如此。

    赛维在一旁笑,棕色的眸子注视在和莫子川打成一片的女人身上,眸子里漾着不易察觉的温柔。

    “别闹了,”凉小意和莫子川闹了一会儿就全身是汗了,闹不动了赶紧求饶,坐在了赛维的旁边,见状,赛维立即递上一瓶水,瓶盖是赛维已经拧开的,凉小意接过水,仰头喝了一口,忽然说道:“对了,我有件开心的事情想要告诉你们。”

    赛维卫恩温和笑问:“什么事情你笑的这么傻兮兮的”

    “谁傻兮兮了”喝着水的女人顿时不满了,一手举着瓶子,一手就叉着腰横着狠狠地瞪了一眼赛维卫恩后,才收回视线,脸上挂着神神秘秘的笑:“你们猜,苏凉默跟我说什么了”

    赛维的笑容顿了下,才温和地顺着凉小意的意思问道:“嗯,他说什么了”

    “他说再过两个月他要在雅礼岛上给我一个盛大的婚礼”凉小意说着苏凉默,眉眼都是飞扬的,瞳孔更晶亮有神,“其实如果不是我太忙,我们这个月就会举行婚礼了。还有啊,他说在雅礼岛上举办婚礼,赛维,你知不知道雅礼岛是什么岛在哪里啊我查过地图了,把地图翻遍了也没找到一个叫做雅礼岛的岛屿啊。”

    赛维维恩看着自己面前这个笑的神采飞扬的婴儿肥的脸蛋,看着她满怀期待的晶亮黑瞳,看着她兴高采烈地说着另一个男人要给她一个婚礼赛维垂下了眼睫,遮住了棕瞳里的落寞和伤痛。

    不过几秒的时间,这个棕发棕眼的外国男子再次抬起眼,柔和的目光看向兴高采烈中的女人,温和地说道:“小意,恭喜你,终于苦尽甘来。”

    莫子川看着赛维卫恩,皱着眉头,他没办法学赛维,但是却也有风度。莫子川动作夸张地故作伤心:“肿么办,我的小意意,要被另一个男人抢走了。我会伤心死的,呜呜呜肿么办啊。”

    凉小意真诚地向赛维维恩道谢:“婚礼我一定会请你来的,你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和战友。”她又看向活宝一样的莫子川,噗的一下子笑出声,“喂喂,子川,故作伤心这一招你别再用了,之前就演砸了过的。”想起以往的往事,凉小意咧开嘴角笑了起来,神情中充满了怀念。

    她没有看到赛维睫毛遮住的眼底,浓浓的伤感。她没有明白,故作伤心是为了遮掩真正的伤心。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