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六十章吻得神魂颠倒

    “好了,事情都过去了。”苏凉默垂下眼皮,修长的睫毛遮住了眼底的幽光。他整个人都爬上了床,长臂一捞,把靠着床沿坐在地上的凉小意拉上了床,和他一起并排坐在床上。

    狭窄的病床,两人并排坐着,势必会显得拥挤。

    凉小意不适地扭了扭身子,苏凉默结实的臂膀倏然箍住凉小意的腰肢,黯哑的声音低沉地说道:“不回去也可以。”

    凉小意初听闻,惊喜地眼睛都发亮,“真的吗”

    她见男人点点头,立即高兴地差点儿欢欣鼓舞,却忽略了男人眼里一闪即逝的诡谲光芒。

    苏凉默勾起的唇角显得十分的邪肆,漆黑的头颅缓缓靠近了凉小意的脸庞,一只手突如其来地捉住凉小意的两只手臂,操着黯哑的声音勾引意味极为浓郁地说道:“老婆,想要我同意你呆在医院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没有好处的事情,我苏凉默可不答应。”

    男人一看就打着坏主意,偏偏凉小意童鞋满心都是这个男人的好,还傻乎乎地问他:“什么好处”

    下一瞬,苏凉默内心都快笑抽了这个笨蛋老婆还是那样单纯好骗。

    不过白送的福利,不要他就傻了。

    “喏。”苏凉默指指自己的嘴唇:“老婆不在家,夜深难眠我睡不着啊。作为补偿,老婆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晚安吻”

    晚安吻是亲额头吧凉小意心里疯狂地吐槽。这时候要是还不知道面前这个男人又在打坏主意的话,她就真的该买根面条上吊了。

    算了亲嘴巴就亲嘴巴吧,只要能赶紧让这个男人点头同意让她呆在医院就可以了。

    苏凉默一脸恶趣味地欣赏着身旁女人婴儿肥的脸上变换不断的微表情,笑的肠子都快打结了。

    凉小意猛地闭上眼,抱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决心,粉嫩的唇瓣,狠狠朝着男人的薄唇压了过去,一点即开,蜻蜓点水。

    苏凉默怎么可能放过这主动送上门来到嘴的肥肉,大掌强势地压上凉小意的后脑勺,将她微微离开他唇瓣的嘴唇,再一次压向自己的薄唇。

    一旦沾上怀中女人香甜清泉一般的嫩唇,苏凉默就像是沾了花蜜的蜜蜂,停止不住地采撷她的甘甜。

    不满足单调的唇瓣相触,男人眉心微蹙,舌尖一挑,霸道地冲进怀中女人的蜜唇里,疯狂的扫荡、舔舐之后,在女人的快要窒息的情形下,才意犹未尽地放开了怀中的女人。

    每一次被他亲到,凉小意都觉得自己快要死了。每一次都想是溺水一般。

    她的呼吸有些急促,红彤彤的脸蛋,两眼失神地望着天花板。苏凉默的眼神越发幽深,想要把这个女人就地正法

    “很甜这个补偿不错。”苏凉默修长的食指恶劣地在凉小意被吻肿了的,散发着湿润过后的光泽的唇瓣上一抹,笑的像一只餍足的猎豹。

    “我,我走了”凉小意红着脸,仓皇地就往门外冲她没脸见人了在自己的病患还在24小时的危险期的时候,她却被这个男人蛊惑,被他吻得神魂颠倒。太丢人了

    凉小意慌慌张张冲出这间病房,然而那个男人愉悦的大笑声依然透过门板,传到正在走廊的她的耳朵里。这不啻于让凉小意更加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太丢人了

    刘国文的24小时危险期终于安然无事的过去了。刘国文是在第三天苏醒的。

    他刚醒来还有些不适应,当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穿着白大褂的凉小意,靠在他的床边睡着了。

    “我”刘国文刚想说话,一旁他的老婆赶紧提醒他:“嘘,老伴儿,你轻点儿声,小凉她一天一夜都没有阖过眼了,就怕你出事的时候,她不在你身边。小姑娘实在是累坏了,靠着你的床就睡着了。她可是咱们家的救命恩人。这年头真就找不出小凉这样的好人了。”

    在病患的24小时危险期的等待中,凉小意和老太太熟络起来了,老太太的称呼也由“凉医生”变成亲昵的“小凉”。

    刘国文看着靠在床边睡着的凉小意,露出感激之色。

    “我这条命是凉医生救的,以后都不知道怎么感激人家。”

    正好护士查房,一看见病患苏醒了,顿时开心了叫道:“24号床的病患醒了。”凉小意打了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了过来。

    “啊,你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凉小意简单地给刘国文检查了一下,然后说道:“术后会有一些积水问题,需要用一些激素药。不过这并不会造成多大的副作用,你和阿嬷就放心吧。”

    小护士忽然对凉小意说道:“啊对了,凉医生,刚才沈医生还在找你呢。”

    沈医生哪个沈医生“不会是沈明远吧”

    “对,就是沈明远沈医生。”

    凉小意本能对这个人排斥,十分的没有好感,一听到这个名字,心情非常不好:“他找我干嘛我和他没什么好说的。”一边说着,一边就往病房外走。

    凉小意走出了病房,准备去卫生间一趟。

    刚进卫生间,就被堵在了卫生间门口。

    凉小意看着来人,眼底闪过一丝厌烦,当下就拉下了脸:“沈明远,别挡路。”如今她连询问他找她做什么的欲望都没有了,彻底不想见到这个人。

    沈明远带着金丝眼镜,这是他新配的,想起之前的那一副眼睛挨揍的时候被打断了,沈明远斯文的脸上闪过一丝狠厉。

    凉小意看沈明远站着不走,顿时没好气了:“沈明远,我放过你一次,你别得寸进尺”要不是因为那个没名没分跟着他还替他生了一个孩子的女人为他求情,要不是还有一个可怜的失明女童,凉小意压根儿就不准备放过他

    “放过我一次”沈明远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尖锐怪异,让凉小意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古怪感觉,沈明远面目狰狞地看着面前的凉小意:“你这个贱女人把我害的这么惨,还好意思在这里说你放过了我一次再说了,我有什么需要你放过的你有什么资本说这句话你在晴暖的手术中动手脚,这是改不了的事实”

    凉小意蹙眉这个男人有幻想症把都说了不是她害的温晴暖,眼瞎心也瞎他又凭什么义正言辞地指责她是害人凶手即便查看当时的录像,她也挺直了胸膛,不怕人查看清者自清

    “总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让开不然我就叫人了”凉小意抱胸冷冷看着沈明远。

    沈明远一听凉小意要叫人,眼中凶光乍现,却一边开始往卫生间门口走,一边眼睛却狠毒地盯在凉小意的身上,嘴里更是威胁道:“你等着凉小意你这个贱女人你给我等着我迟早要叫你后悔”

    看着越走越走的沈明远的背影,凉小意狠狠蹙眉,骂了一句:“神经病。”她不知道,一个大阴谋正在展开。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