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五十八章沈明远被劫持了

    “比如,老婆你就不准备告诉我你脸上的伤是谁打的”

    凉小意张嘴反驳:“不是别人打的,是我自己摔的。”

    “嗤。”男人撇撇嘴:“老婆,我说做好人也要有个限度吧。沈明远那个混蛋打你的事情,当时那么多人都看到了,并不是你不说我就不会知道。”

    苏凉默一席话说的凉小意哑口无言。咬了咬唇:“你都知道了,干嘛还问我。”她撇嘴。

    “哟,生气了嘛。”苏凉默看凉小意的反应,忍不住言语轻地逗弄起她:“我说老婆,你被人欺负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告诉我了,老公帮你开除他。”

    “不要”

    她过激的反应让苏凉默挑了挑眉:“为什么沈明远都对你动粗了。”

    “我也没有受什么伤害。算了。”凉小意求苏凉默:“就放过他吧。”凉小意其实内心并不能原谅沈明远的恶劣行径,但是一想到如果沈明远出了事,那么那个失明的小女孩儿就完蛋了。

    凉小意就动了恻隐之心。

    “为什么”

    “我不能那么自私他,有个五岁的小孩儿,那个小孩儿是个盲童。苏先生,求求你了,你不要开除他。开除了他,他的前途就完蛋了。那个盲童需要合适的眼角膜,她妈妈没有能力负担这一切。”

    苏凉默看着眼睛里盛满恳切的凉小意,他深邃不见底的眼眸越发黝黑,眸底深处更是印着复杂难明的光芒。

    凉小意她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女人苏凉默心里闪过深深的疑惑。

    无条件帮助陌生的脑瘤患者,即便自己体力不支,也坚持到手术结束。还有沈明远对她动粗,把她打成这样,因为别人有难处,她就选择放过伤害她的人,明明她自己才是受害者,却替凶手跟他求情。凉小意这个女人,他越来越看不懂了。

    “先吃饭,饿了吧。”

    “嗯。”凉小意一只手撑着病床就要起身,苏凉默大手一伸:“你别动,你还在挂水,我来喂你就好。”

    哗

    不提喂食这件事还好,一提这个词儿,凉小意的脸顿时红得跟火烧云一样。想起他在空中花园里也要给她喂食的场面,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犹豫了好一会儿,凉小意才欲言又止地说道:“这里是病房”

    闻言,苏凉默的脸顿时黑了一圈:“我知道”三个字说的近乎咬牙切齿她还躺在病床上,体力不支,他有那么禽兽吗

    苏凉默打开饭盒,这是她昏迷的时候,他让人重新去买来的,苏凉默坐在床边的沙发上黑着脸,一勺一勺将美味的食物喂进病床上某个像是做错事的女人嘴巴里。

    “我”在苏凉默站起身准备把食盒扔到外面的垃圾桶的时候,凉小意犹豫地喊住他,“那个苏、苏先生,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苏凉默停在门边的身子微微一僵,随后转头深深看了一眼病床上一脸说错话做错事的女人,这个笨女人这时候倒是可爱的很。只是想起“苏先生”那三个字,苏凉默微微眯了眯眼,却也不再去纠正她,只是低沉的嗓音轻轻“嗯”了一声。

    沈明远被劫持了。

    走在大街上好好的,后方突然驶来一辆大型面包车。车子开得飞快,在沈明远身边一个急刹车,面包车的推门被人从里面推开,走出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

    沈明远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这几个壮汉挟持地塞进了面包车里。

    “哗啦”车门一关,“咔擦”一声,从里面落锁了。

    沈明远故作镇定,斯文的脸上其实早就透露出他的紧张。他指着那些将他围成一圈的壮汉:“你们是什么人劫持我要做什么”

    但是那些围着他的壮汉没有人搭理他,一个个抱着粗壮的手臂,围着他看笑话。

    开车的司机目无表情,负责将车子向着郊外开。

    面包车的车窗全部用黑色的玻璃纸粘死,唯一能够看到外面景色的就是司机面对的前挡风玻璃。

    沈明远看了一眼前挡风玻璃,发现车子越开越偏僻,心里越来越紧张。

    他紧张地大叫:“你们知不知道,劫持我是犯法的”

    这一次,那些大汉没有不理会他,反而围着他,发出哈哈大小声,其中一个为首的光头大汉嚣张地说道:“犯法在那些大人物眼里,在这个巨大的s市消失个把人,根本不算什么。”

    “我,我是英伦医院的医生就是全国最强企业苏氏名下那家医院的正式员工。如果我失踪了,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苏氏不会放过你们这群恶棍的。”

    那个为首的光头大汉像看二傻子一样看着沈明远:“傻逼,你连得罪了谁都不知道。”光头大汉撇嘴:“还有,你以为你是谁,失踪了还引起轩然大波你把自己也太当人物了吧。”

    光头大汉说完,指着沈明远,对着围在沈明远周围的大汉下命令:“给我打别打死打残了,给他留个好手好脚。让他痛就行。”言下之意是说,哪儿痛挑哪儿打,但绝不能打残打死。这也是上面对他们哥儿几个下的命令。

    话落地,五大三粗的壮汉照着沈明远就是一通揍。

    别看他们五大三粗,但是打人很有技术。

    下手的地方全都不是要害,但是绝对能够叫被打的人疼的撕心裂肺。

    光头大汉看差不多了,就叫停,“停。”这时候车子也驶出了郊外,至少是五环外了。车子在一处偏僻的林子前停了下来,沈明远被扔下了车子。

    光头大汉站在车子上,将正燃着的烟头一弹,扔在了车子外沈明远的身上,冷冷说道:“以后罩子方亮一点儿,不是什么人都能够随你欺负的。再有下次,就把你扔到江里喂鱼。”

    沈明远全身伤痕累累,嘴角溢出血丝,整个人蔫儿吧唧的,颓然地倒在地上,他抬头看了一眼陌生的荒郊野外,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眼底燃烧着愤恨的火焰

    是凉小意那个贱人一定是她

    如果不是她,又怎么能够解释最后那个光头大汉的话呢是那个贱女人被他打了记恨上他,才会出钱请人揍他一顿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