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五十七章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嘛

    凉小意被苏凉默送进了vip病房,陆沉看了一眼懒洋洋靠在病床边的苏凉默,又看了昏迷的凉小意,撇撇嘴,看着苏凉默嘴巴朝着凉小意努努嘴:“你老婆也真是绝了。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哪个人为了给另一个不相干的人做手术,最后把自己累晕了过去的。”

    苏凉默不语。他看似懒洋洋地靠在病床边上,看着凉小意的目光,却透着别人看不懂的恶情绪。

    陆沉毕竟是苏凉默的发小兼跟屁虫,他似乎看出苏凉默的情绪来,走过去,用手撞了撞苏凉默的肩膀。这种男人之间表达关心的方式,只有男人能够懂。

    苏凉默笑着伸出拳拳头,回敬了陆沉肩膀上拳头轻轻的一砸。

    “话又说回来。凉胖胖到底要做什么”陆沉问:“替这些不相干的人动手术,连医药费都是她出是作秀”

    苏凉默的薄唇缓缓撇除一道轻讽的弧度:“你看过谁作秀连身价性命都不要了的”

    “这倒也是,”陆沉说:“可是如果不是作秀的话,她又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

    苏凉默不语,忽然一改之前懒洋洋靠在病床上的站姿,站直了身体,狭长的凤眼中一闪即逝的危险:“我让你去查,小意脸上的伤是怎么造成,有结果了吗”

    “是沈明远。”陆沉把打听到的事情给病房中这个全身散发着冷芒的男人说道:“事情就是这个样子。”

    “沈明远,是他”苏凉默眯起眼,不知道在想什么。忽而看向陆沉:“你说他是因为凉小意在之前晴暖的手术中动了手脚,气急生恨动手打了凉小意”

    陆沉点点头,一改之前的嬉皮笑脸,肃然地问苏凉默:“要出手教训教训他吗”

    苏凉默冷哼一声:“他还有用处,暂时先不动他性命,但是打了我老婆,这件事休想就这么不了了之。你去找些人把他收拾一顿。但是记住,留他性命,医院签他,他还没为医院赚回签他的钱。就算死,他也得先还清卖身费。”

    陆沉心中微这个沈明远泛起同情的泪,惹上冷清冷血的大魔王,怕是沈明远要被折腾惨了。

    果然,苏大魔王冷冷地说道:“你去通知院长,今后每天给沈明远安排至少两场手术。同意将沈明远外借其他医院。”

    卧槽陆沉忍不住吐槽,脑科手术,每天两场,还可以外借这不是赤裸裸的压榨沈明远吗

    “怎么你觉得我下的命令有问题”一记冰冷的眼刀子直直射向一脸便秘状态的陆沉。陆沉深吸一口气,连忙说:“没有没有。不过这样子那个沈明远会不会忙得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男人的薄唇无情地开启:“不这个样子,我怎么快速收回当初签他的费用”

    “”陆沉彻底无语,小心肝儿抖啊抖苏凉默果然是最冷血的商人难怪商界人士都说苏氏财团的苏凉默冷血无情,手段雷厉风行。陆沉再三提醒自己,坚决不能得罪苏凉默这个无情冷傲的男人

    苏凉默眯起了眼睛,冷然道:“他怎么伤害的小意,就十倍加在他自己的身上。警告他以后罩子放亮一点,别招惹不该招惹的人了。”

    “好,我去办。”陆沉说道,“还有一件事,你是不是动用了云门暗卫的情报系统查探凉小意的过往”

    “云瞳和你说的”

    看他默认,陆沉挑眉,“那也就是说这件事是真的咯也就是说凉胖胖的过往有很多秘密,这些秘密已经不是一般的秘密了。不然我不会查不到。我们陆家也有自己的情报系统。如果连我都查不到的秘密,那绝对不简单。”陆沉朝着床上的凉小意努努嘴,问向苏凉默:“难道你不准备告诉我吗”

    “还不是时候。等云瞳查到了之后再告诉你。”

    陆沉的桃花眼一挑,眼底有着一丝情绪的波动。点点头,道:“好,既然你决定现在不告诉我,我就不问,但是我既然已经知道凉胖胖有秘密,就一定会追查到底。你知道的,这是我的兴趣爱好。你可以不告诉我,但是我会一查到底。”

    这是宣战还是提前告知

    现在轮到苏凉默诧异地挑眉看向自己这位发小了。

    “你什么时候对凉小意这么关注了”苏凉默问。

    “从我知道凉胖胖有我陆家都查不到,需要动用你们苏家云门暗卫的情报网的时候。你知道,对于查探别人的秘密这种事,是我陆沉最擅长又最有兴趣去做的事情。”陆沉潇洒地一挥手:“好了,我去办你交代我办的那件事了。凉胖胖交给你了。”

    苏凉默看着门口陆沉消失的背影,眉心拧成了麻花怎么他这些好友,一个一个都陆续表现除了对他老婆“很有兴趣”

    许辰一那天古怪地举动苏凉默和许辰一多年的发小,还没见过许辰一那家伙给哪个女人温柔地擦过头上的汗

    陆沉今天表现出的对于凉小意的强烈的好奇心苏凉默心里涌现出一句时下流行的用于:防火防盗防发小

    陆沉独自走在医院的走廊里,他只是好奇那些秘密。今天换做其他任何一个人,拥有需要动用苏家云门暗卫的力量,才能够查出的秘密,那么他陆沉一样会对此产生强烈的好奇心。这是一种怪癖,陆沉自己知道自己从小就有窥视难度系数高的秘密的怪癖。

    vip病房里

    凉小意醒过来,已经是夜深时候。她的手最先摸到床边的人。

    苏凉默靠坐在凉小意床边的沙发上。一只手自然地越过沙发的扶手,覆在病床上凉小意的手背上。

    感觉到大掌下的小手动了动,苏凉默扭头看向病床上的凉小意。

    “醒了”

    “嗯。”凉小意有些意外:“苏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说了喊我凉默。”

    凉小意看着难人拧眉不满地抱怨,眨了眨眼睛,掩住了眼底的黯然之色。

    “老婆,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嘛”男人傲娇地问道,凉小意张嘴愕然:“额说什么”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