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五十三章我要告他

    “你别走”沈明远突然拽住凉小意的手臂,用力一扯,凉小意控制不稳,顿时栽倒地上。

    “沈明远你到底要干什么”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凉小意的眼底绽放出浓浓怒火,一字一句,咬牙切齿说道:“你是我见过最恶心、最没职业道德、最无耻的医生你根本就不配作为医生,你性格扭曲、人格歪曲,脾气偏执,只一味认定自己心里认为的事情,根本不愿意去看清楚事情的真相你根本就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敢出来看清楚世界的可怜虫”

    “砰”

    “闭嘴你给我闭嘴”伴随沈明远嘶裂的吠吼,他的拳头用尽全身力气地砸在凉小意的脸上。

    “啊”凉小意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叫,整个人如同脱线的风筝,狠狠撞上了一旁的垃圾桶。垃圾桶被巨大的力道冲击,飞出去数米才哐啷哐啷地停下来。

    “如果你真的问心无愧你早就该将我告上法庭了,你告啊你告我啊你怎么不告我不敢告吧你根本就是做贼心虚”

    凉小意只觉得眼前发黑,耳朵里嗡嗡作响。沈明远的声音透过这些嗡嗡的响声,传递进她的耳朵里。这一刻,她决定,不再姑息这个品性恶劣的男人沈明远根本就不配做医生

    凉小意摸了摸自己被拳头挥中的半边侧脸,除了一片麻木,再没有任何感觉。她知道,沈明远刚才那一拳,出的有多狠了。

    这么大的动静已经不可能不引来这个楼层值班的医生,还有值岗的护士了。

    匆忙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凉小意扶着墙壁,挣扎地站起来,勉强才站稳了脚。当值班医生和值岗护士赶过来的时候,凉小意正冷冷地盯着偏执的沈明远,一字一句冷冰冰,像是宣誓一般说道:“你放心,沈明远。这一次我一定会把你告上法庭。你就等着接受法律的制裁吧。”

    她被值岗的护士搀扶起来,一个护士惊呼出声:“天呐,凉医生,你的脸”所有人看到凉小意的那张脸,已经不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了。

    红肿成馒头的半张侧脸,细小的血管因为受到强大的外力冲击,全部在了皮肤下,一眼看去,像是蜘蛛网一样,恐怖骇人。

    凉小意努了努嘴,擦了一把嘴角溢出的血水。

    值班的医生吓得连忙让人把凉小意扶到她的值班办公室里。沈明远站在原地,脸色难看的紧。

    到了值班医生的办公室,在值班医生还有护士的救助下,凉小意的脸上敷上了药膏,值班的医生让护士都去工作岗位,说这里她会处理。

    在治疗的期间,凉小意听到护士们称呼这个值班医生为李医生。

    等到整个办公室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这位李医生突然朝着凉小意跪了下来。

    “你李医生,你这是做什么”凉小意慌忙站起来,突然有人朝着自己跪下来,任谁都会吓到吧。

    “求求你了,求你不要告明远,我求求你了,行不行”

    凉小意的脸冷了下来,她被人诬陷,被人打成这样,现在这个姓李的女医生却要她不要计较凉小意冷冷地问地上跪着的李医生:“你是沈明远什么人凭什么让我放过诬陷我把我打成这样的凶手”

    “我是”李医生十分犹豫。

    凉小意收回视线,站起身就要走:“不说吗不说就算了。”

    “等等你别走”李医生一把抱住凉小意的小腿,苦苦哀求道:“求求你了,你放过明远吧。他,他不是故意要打你的。这其中肯定有误会,我求求你,放过他吧”

    凉小意顿时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明明她才是受害者,怎么到了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替沈明远求情的李医生的嘴里,就成了她刻薄不饶人句句都在替沈明远开脱,句句直指是她凉小意不肯放过沈明远,她才是恶人。

    呵呵

    强烈的愤怒在心里澎湃汹涌的激荡,凉小意气得全身都在发抖,她强制地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怒火以及内心深处的委屈,深吸一口气,才让自己气的发热的头脑恢复了一丝冷静。

    “李医生,首先,你不是沈明远什么人。其次,沈明远诬陷我在先。作为医生,他没有该有的职业道德,这种人,我认为他并不配当医生。我之前放过他,并不想把他告进法庭,是因为我不想因为这件事,害了他的前程。可显然,我的仁心仁义,在沈明远看来,就是心虚胆怯。他认定我在病患温晴暖的手术之中动了手脚。

    他有权坚持他的认知,作为当事人,我当然也有权将他告上法庭,要求法院明审。还我清白名声。

    而今天,他得寸进尺,不光诬陷我,还动手对我使用暴力。甚至用言语威逼我,问我假如我凉小意是清白的,为什么不去告法庭有本事就把他告上法庭诸如此类的话。”

    凉小意心里的疼,又有谁能够安抚疼惜

    “李医生,你告诉我,都被欺到这个地步了到底是谁对谁错到底受害者是谁我凉小意真是何德何能,能够让李医生跪地请求放过沈明远,仿佛我凉小意才是最大的恶徒一样。”

    凉小意很少说话这么不给人留情面,今天也是遇上这样的人,连情面都不想给她留了。

    李医生被说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气势弱了下来,嘴巴蠕动:“不是凉医生,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求求你,你不要把明远告上法庭这样子,他就完了。”

    “善恶有报,做过了就要承担后果。他恶意破坏我的清白,凭什么我不能把他告上法庭”

    “孩子,孩子不能有一个坐过牢的爸爸。求求你,你不要把他告上法庭。我求你了。”

    “孩子”凉小意狐疑。

    李医生仿佛大受打击,整个人瘫软在地上,将她和沈明远之间的事情一一叙来:“是的,孩子。我和沈明远的孩子。七年前,我和明远就在秘密交往,后来我怀孕了,生了婷婷,婷婷今年五岁,两岁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婷婷从此失明了。眼科的医生说过,要移植角膜。但是要遇上合适的角膜捐赠,这个机遇非常难得。而且费用也高昂。

    尽管我是医生,但是职别不够,加上生活所需,以及婷婷平时的眼部护理,一个月也存不下多少。如果明远被告上法庭的话,他的前程就完了。婷婷移植角膜的费用怎么凑得出来。”

    凉小意激怒的心平静了下来。

    沈明远这个人渣心里住着温晴暖,却让另一个女人替他生孩子

    凉小意神色变幻莫测,她看着地上可怜哀求的女人,再次动了恻隐之心唉,也罢,她这快死的人,临死做件好事吧。

    “我知道了,你起来吧。”

    李医生仿佛看到希望,眼睛发亮地看着凉小意:“那明远他”

    “我不会告他的。”凉小意僵硬地说完,转身就走。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