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五十二章再遇沈明远

    凉小意睡了一个好觉。一觉睡到太阳晒屁股。

    一看时间,十点半

    连忙连滚带爬地下了床,这一周张嫂都不在,凉小意烤了一片土司,叼在嘴巴里,一边站在镜子前梳理她的头发。

    放在客厅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凉小意也没看,手忙脚乱梳好头发,快步跑到了客厅,顺手就接了起来。

    “老婆,起床了吗”

    电话里是苏凉默特有的磁沉声音,凉小意一听这个声音,顿时有些发火,“苏先生,你怎么不喊我起床。今天的工作量非常的大,这个病患得提前做全面的检查,没有问题的话,我后天就要给他动手术了。这个时候我怎么能够睡懒觉。你该提前把我叫醒的。”

    电话那头的苏凉默闻言微微挑眉,警告地瞥了一眼正一屁股坐在他的办公桌上幸灾乐祸的陆沉后,才对电话那头的凉小意说:“小意,放轻松一点。手术什么时候都可以做。这几天夜里你一直睡得都不好,为了这个病患,有时候忙到三更半夜,我看你这几天这么辛苦,难得可以睡个好觉。怎么舍得把你叫起床”

    苏凉默完全没有做错事情的亏心,凉小意之所以会睡得太沉,百分之八十是因为昨天晚上,他让许辰一对她实施催眠后的副作用。

    “还有,小意,以后叫我凉默就好。夫妻之间苏先生苏先生的叫着,听着也觉得奇怪。”

    凉小意正准备拿起来的背包啪嗒一声掉在了大理石地面上眼中露出挣扎之色,“我我觉得还好啦,苏先生,我已经叫习惯了,就,就别改了。啊啊,对了,我赶着去医院,就不多聊了。”

    苏凉默呆呆地盯着发出“嘟嘟嘟”的忙音的手机看了一会儿,这女人是故意挂他电话吧,匆匆忙忙说完,也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立刻就掐断了电话。

    他又想起了昨天晚上在许园发生的事情。

    被催眠的凉小意,坚持叫他“苏先生”。

    “该死”苏凉默猛地站起来,手中的手机用力地甩向墙面

    手机与墙面撞击,发生一声巨大的“嘭”声,陆沉还在不知死活地问苏凉默:“我们高冷的总裁大人,是在老婆面前吃瘪了吧。哈哈哈”

    “闭嘴”苏凉默眼中怒火熊熊,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不知死活犹自笑的张狂的陆沉,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回了。

    “你要是实在闲得慌,就陪我去医院。”苏凉默一边说,一边起身朝外走。

    陆沉连忙跟了过去,好奇地问道:“去医院做什么”

    “给那只笨蛋送午饭。”

    “哈”陆沉掏掏耳朵,有点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瞧他听到了什么。陆沉张了张嘴,犹豫着想要说点什么。

    苏凉默冷冷扫了他一眼,语气淡淡,“怎么你不愿意”一个眼刀子射了过去,陆沉脖子后头一冷,缩了缩脖子,连忙说道:“愿意愿意,怎么不愿意。能陪我老大给嫂子送爱心午餐,这是我陆沉莫大的荣幸。”

    他还是不要招惹这只变身暴龙的冰河时期动物的好,陆沉缩着脖子跟在全身冒冷气的苏凉默身后,长眼睛的都看得出来,高冷总裁此时心情非、常、不、好

    苏凉默眼底的怒气波涛汹涌

    该死的女人,敢故意挂他电话她是刻意逃避他

    不就是换个称呼吗她敢给他犹犹豫豫

    苏凉默此刻完全不记得,造成今天这样的结果的人,完全就是他自己本人

    英伦医院

    凉小意起晚了,虽然她马不停蹄赶往医院,依旧错过了查房的时间,作为一名医生,她不能原谅自己的疏忽。须知道,医生的一个小小的疏忽,可能就会造成病人莫大的麻烦。

    她匆忙赶到了英伦医院,因为跑的急,衣服都湿透了。

    不过此刻她没心思管这些,到了医院,第一件事就是立即到办公室,换上大白掛儿,穿好衣服出了门,凉小意脚步匆忙地乘坐电梯直达十一楼的病房。

    十一楼是脑科住院处病房所在,有些清冷空旷,电梯发出一声“叮”声,凉小意正准备下电梯,就被一个人拦住了道路。

    凉小意皱起眉头看着眼前这张斯文的脸,语气不善地说道:“是你”她对这个人没有好感,撇开沈明远做假证不说,就说他住院期间,沈明远在她的病房里对她做的事情,她对这个人的态度就热络不起来。

    “凉小意,听说你又开始执手术刀给人做手术了”沈明远的脸隐在巨大的阴影下,忽明忽暗,凉小意看得不清楚。眼底却多了一层防备,这个阴冷的男人,尽管拥有斯文的面孔,实际上内心冷漠歪曲。

    “关你什么事。”凉小意警惕地向左挪了一步,她还要去查看刘国文的病情。

    “呵呵凉小意,像你这种在手术中恶意伤害病患的人,也配再重新拿起手术刀”沈明远跟着她,向左挡了一步,正好挡住了凉小意的去路。

    凉小意眼中的厌恶越发不加掩饰。严词厉语指正沈明远:“沈明远,我可以告你诽谤。作为一个脑科的医生,在看过录像之后,你心里最清楚,我并没有在手术之中动任何手脚。而你,却依然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诬陷我。沈明远,我不禁要怀疑你的意图。难道真的只是因为温晴暖是你曾经爱慕的女人吗”

    凉小意的话触痛了沈明远,他斯文的脸孔顿时遍布狰狞,人也变得有些狂躁。

    “哼这都是你的狡辩之词。假如你真的没有动手脚,那么为什么不去法院告我诽谤呵呵,你回答不出来了吧,”沈明远狰狞地笑:“让我来告诉你。因为你不敢告。你怕将我告上法院之后,法院会派遣专业的人员对你的这场手术进行全面的检查,包括你、晴暖、苏凉默三人之间的恩怨,都会被这些人一丝一毫地翻出来,放在公众的面前。”

    凉小意想笑专业的人员难道她和沈明远还不够专业吗也得亏沈明远想得出来。

    “够了你有臆想症,我没空在这里陪你发疯。”凉小意伸出手,冷冷冲着沈明远一推:“滚开别挡道”

    一个人的容忍是有限的。之前是因为她以为沈明远会做假证,是因为他恋慕温晴暖,温晴暖突然之间变成了植物人,他心理承受不了,才会做下违背医生道德的事情。

    如今,她觉得,这个人根本就是个有臆想症的疯子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