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五十一章会被当做活体实验解剖的

    凉小意张开嘴唇:“我生了病病”

    许辰一皱了皱眉,这是第二次了。他的催眠术从没有失手过,今天却在同一个人身上接连失手两次。刚毅的脸庞更加严峻,从脖子上取下一条十字架的项链,许辰一的神情前所未有的专注,气氛一时之间变得十分压抑。

    苏凉默看着许辰一的动作,眉间渐拢。

    “凉小意,我是来帮你的,是你可以信赖的伙伴。所以你可以全身心的相信我,与我分享你的秘密。”醇厚如同大提琴的声音带着特有的韵律,带着一股蛊惑,不知不觉让人信赖,将他的话奉为圣旨。他手中的十字架以一种特殊的节奏,在凉小意空洞的眼前摆动着。

    凉小意的空洞的眼神越发无神,眸子里茫茫的一片,看起来像是一个被抽离了灵魂的布偶娃娃。

    “是,你是我可以信赖的伙伴。我可以全身心信任你。”凉小意无意识地重复着许辰一的话。

    “对,你可以相信我,与我分享你的秘密。现在,告诉我,你生了什么病”

    “我生病了,不能说。”

    苏凉默眉心微蹙,许辰一眼皮一跳,神情严峻,加上这一次,今天他的催眠术在同一个人身上失败三次。

    “为什么不能说”

    “赛维说,不能说。”

    一旁的苏凉默倏然死死握住拳头。全身冷气大开,越过许辰一,冰冷的视线直射被催眠的凉小意,冷冷问:“赛维为什么说不能说”

    “会被当做活体实验解剖的,不能说。”

    这个答案大大出乎在场两个大男人的预料,苏凉默和许辰一目露震惊活体实验解剖

    许辰一指着眼神空洞的凉小意:“她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活体实验解剖凉默,你让陆沉去查她,就没有查出这些事情来吗”

    此时的苏凉默脸色沉的难看,关于凉小意这方面的事情,陆沉是一丁点都没有查出来要做到这一点,除非有人故意帮她隐藏了这方面的信息。

    他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冰凉的冷气,稍稍靠近,就能冻死人。

    该死的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少事情瞒着他

    冷冷地冲着许辰一下了一道命令,“继续问。问她注射用的物质是什么。”

    许辰一一点头,精神力更加集中,额头上沁出豆大的汗珠,问凉小意:“好。不能说就不说。那么,凉小意,告诉我,你给自己注射的药是什么”

    凉小意张了张唇,蠕动了两下,“药药”她神情略显挣扎,许辰一看着她在催眠的状态下显示出了十分强烈的反抗意识,不禁好看的眉头拧成麻神。只有拥有强烈的毅力以及对心地的秘密讳莫如深的人,在被催眠的情况下,被问及这种让她讳莫如深的事物,才会显露出这么强烈的反抗挣脱意识。

    许辰一停了下来。

    一道冰冷的声音在静谧的空间里响起,“我让你,继续问。”许辰一身子微微一怔,一抬头,就看到身边这个男人眼底慑人的寒芒。他不满蹙眉:“被催眠者已经显露强烈的反抗意识,她在试图挣脱我的桎梏。如果这个时候继续强行逼问,后果可能会强行导致她昏迷。这样子,你还要继续问吗”许辰一不赞同的看着苏凉默。

    “继续。”男人眼底冰凉一片,一想到这个女人隐瞒他这么重要的事情,苏凉默就恨不得把她摇醒问个清楚。

    许辰一撇了撇嘴,薄唇继续开启:“凉小意,治病的药是什么”

    “治病的药药”在剧烈的挣脱意识和外界强行催眠逼问的意识相互对冲之后,凉小意两眼翻白,两种意识的对冲,凉小意头一歪,陷入了沉沉的昏迷之中。

    许辰一眼底闪过一丝复杂难明的光芒,抽出一旁办公桌上的纸巾,白皙的手掌仿佛具备自我意识一般,擦向凉小意额头上汗水。

    催眠的状态下,她的反抗意识太强烈,来自外界的逼问和来自她自己内心的反抗挣扎,两种意识的对冲,她的灵魂是在受着煎熬的,这种痛苦别人不懂,作为催眠师的许辰一却十分明白。也难怪她累的满头大汗,汗水打湿了头发,身上的衣服都浸湿了。

    突然斜刺里伸出一只手,霸道地隔开许辰一给凉小意擦汗的手,苏凉默眯着眼说:“阿辰,我来擦。她只是陷入昏迷,什么时候会醒”苏凉默像对着一个瓷娃娃一般小心,轻轻的擦去凉小意额上的汗水。

    许辰一看着苏凉默的动作眼底晦暗不明。

    “嗯。你带她回去,睡一觉,明天早上醒过来了,她什么都不会记得。”

    “好,你也累了,今天就到这里,我先带她回家去。”苏凉默脱下西装外套,一把将凉小意打横抱起。

    就在他跨出门的那一刻,许辰一突然叫住了他,“等一下。”许辰一拿出一个不锈钢盒子走到苏凉默身边,“你抱着她,我留她一点血样。催眠术问不出结果,也许血液可以揭露真相。”

    在苏凉默的默认下,许辰一在凉小意的手臂上取了血样。动作出奇的轻柔。

    苏凉默敛眉深思,临走之时,意味深长地对许辰一发出警告:“阿辰,凉小意是我的老婆。”

    许辰一微怔,随即慵懒一笑:“凉默,你多心了。我只是觉得你这个老婆身上秘密太多,而且接连打破我的催眠术。我对她有所好奇并不奇怪。”

    “但愿是我多心了。”

    许辰一神色复杂地目送两人离开许园。不可否认,凉默的洞察力超乎常人的敏锐。他的确对这个凉小意产生了好奇心。

    从没失手过的催眠术,在她的身上接连出现问题只这一项,就勾起了许辰一的好胜心。还有她的身上出现的一系列的秘密,正常人谁会因为生病就要担心被抓取进行活体实验解剖他很好奇,凉小意的身上曾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