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五十章凉小意被催眠了

    “酸味儿”凉小意狐疑地嗅了嗅鼻子,“没有啊。”

    “噗哈哈”许辰一忍不住笑抽这个凉小意也太好骗了吧他十分怀疑,这么天真的人,真的会有计谋地故意在手术中动手脚,残害自己的病人吗

    摇了摇头这种事情不是他许辰一该管的。事情的真相如何,就留给凉默自己发掘吧。

    “够了,”一直静默无声的苏凉默突然黑着脸大声喝道:“阿辰,你不是说你做了美食,要请我和你嫂子吃饭的吗”

    许辰一忍不住喷笑凉默这话题转的也太硬了吧,也多亏他老婆够天真,居然一点儿都没怀疑。

    “走吧,我们去饭厅。”许辰一站起身在前面带路,凉小意跟在后面,好奇地观看四周的景致。不得不说,许园的一切都透着江南的古色古香。站在许园里,仿佛就像穿越了时空,回到了那个江南烟雨,画廊游船,江南名伶,小楼笙歌的年代。

    虽然是五环外了,但是在这样秀山秀水的地方拥有一个这样的园子,想必许辰一也绝不是简单之辈。

    也是与苏凉默从小一起长大的人,又怎么回事芸芸众生之中平凡的角色呢

    “在想什么”握住她的手紧了紧,凉小意听得出来,苏凉默的声音中透着温柔和关心。她摇了摇头,道:“我在想,许先生真有钱。”

    苏凉默捏了捏凉小意柔软的小手,十分傲娇地哼道:“哼,他再有钱,能比我还有钱吗”这也要比,也是醉了。

    凉小意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就从没见过这么自大狂的男人。不过他也确实有自大的资本。z国的商业巨佬苏凉默,比金钱,这个世上能与之匹敌的恐怕是凤毛麟角。

    许园的饭厅都显得古色古香,她虽然不识货,但是多宝阁上摆放的器皿,叫人一看就觉得品位不俗。自然,价格也绝对“不俗”。

    许辰一亲自推着餐车,在凉小意的身旁停了下来,从餐车上拿起一杯色彩夺目的酒水,递给凉小意:“嫂子,这是我特意为嫂子调配的软饮。嫂子尝尝看,看好不好喝。”

    凉小意没有怀疑,接过许辰一手中的酒杯,当着他的面,啜了一口,眼睛顿时一亮:“好喝。”剩下的液体被她一口干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苏凉默一把抱住昏睡过去的凉小意,抬头逼视许辰一:“你给她喝了什么”

    “你会关心吗”许辰一慵懒地靠在桌沿边,瞄了一眼脸色顿时不大好看的好友,撇撇春:“安心,不是毒药。这药没有副作用。只是你老婆的洞察力很高,想要不动声色的催眠她,事后还不让她起怀疑,最好的办法就是药物辅助催眠。”

    许辰一率先走出饭厅,“你抱着她,跟我来。”

    苏凉默跟着许辰一来到了地下室的一间屋子里,这里的医院设备齐全。凉小意被安置在特制的躺椅上。

    只见许辰一打了一个响指,原本还陷入昏迷的人,突然一下子睁开的眼睛,只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凉小意虽然睁开的眼睛,眼睛里却是空洞的。

    仿佛破布娃娃一般,空洞的眼神,让苏凉默心里有片刻的不忍。然而,许辰一的催眠已经开始。

    在经过特殊的催眠手法之后,许辰一问向躺椅上的凉小意:“你是谁”

    “我是凉小意。”凉小意空洞地说道。

    “很好,那么现在告诉我,你最爱的人是谁”许辰一问。

    虽然心知答案,但是这个问题还是让一旁的苏凉默下意识地紧张起来,目露紧张地盯着陷入催眠中的凉小意看,直到她说:“我最爱苏凉苏先生。”

    许辰一眼皮一跳,这怪异的回答让他看了一眼旁边的苏凉默,无声唇语比划道:“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我之前就觉得奇怪,她一直都是称呼你为苏先生,我以为这是你俩之间的情趣看来不是。”

    苏凉默的脸色顿时变幻莫测,神情凝重地问许辰一:“有没有被催眠的人,在催眠的状态下,依旧记得自己曾经的誓言和约定”

    “一个人如果连被催眠了还记得与别人的约定,发过的誓言,那么只能说明,这个人早就把这个约定牢牢刻印在心湖深处,烙印在骨血里了。”许辰一看向苏凉默,直言不讳:“也就是说,比起苏凉默三个字,苏先生三个字让她的记忆更加深刻。”

    轰

    苏凉默仿佛如遭雷击,呆滞在原地。

    他的脑海里充斥着当初的画面,当初的那些无情的话:

    凉默是你可以叫的吗只有晴暖可以这么叫我

    以后再叫我凉默,我就弄哑你的嗓子

    苏先生,请您放心,有生之年,我凉小意都不会再叫错您的称呼了。

    苏凉默呼吸局促,她果然遵守约定,说到做到,即使被催眠的状态下,依旧没有叫错对他的称呼可是为什么他觉得那么难受,连呼吸都觉得压抑

    许辰一紧抿着嘴唇,苏凉默到底对凉小意做了什么能让一个人在催眠中也不忘誓言和约定

    审问继续

    “为什么回国”

    “为了完成心愿。”

    “什么心愿”许辰一续问,苏凉默打断他:“这个就不必问了。”她的心愿他已经知道了。

    许辰一点头,继续问催眠中的凉小意:“回国之后为什么选择呆在s市,不回老家n市”

    这个问题苏凉默也非常感兴趣。他想过无数的可能性,却没有想过

    凉小意双眼空洞,耳朵里只有许辰一的声音,听到问题,像个机器人一样地作答:“我生病了,不能让爸爸妈妈看到我发病时候的样子。不要他们担心。”

    旁边两个男人的眼神瞬间变得敏锐深邃。二人相互看了一眼,苏凉默对许辰一点点头快要接近真相了,这或许就和凉小意为什么注射不明禁药有关。

    许辰一一改先前的从容随意,神情也变得专注起来。

    “凉小意,你生了什么病”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