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四十九章空气里一股酸味儿

    一吻结束,高冷孤傲的男人一脸仿佛偷了腥的猫,慵懒地眯着眼,肆意地欣赏着怀中埋着脑袋,任由他搂着向车子走去的女人。

    凉小意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这里是医院啊,是她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工作的地方,苏凉默怎么可以这样

    凉小意被苏凉默带上副驾驶座,一路非常的沉默。

    “生气了”男人问。

    乌黑的小脑袋恨不得垂到了胸口,苏凉默看到凉小意的肩膀一颤一颤的,心里咯噔一下是不是玩儿过头了,明知道这个女人这么保守。“咳咳,小意,夫妻之间有些甜蜜恩爱的举动是正常的。”

    从上车之后一直沉默不语的女人倏然抬起小脑袋,婴儿肥的脸上已经挂上两行泪,她哽咽着指责身边男人的罪行:“你怎么可以这样那里是医院,是我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工作的地方,你在那里对我对我要是被人看到了,叫我今后怎么面对天天见面的同事苏先生,你太过分了。”

    “好,我错了。”看到她的眼泪,他的心忍不住跟着疼,苏凉默连辩解都没有,果断地承认错误,这反而叫凉小意有些无所适从。

    冷酷大魔王居然会道歉。着实是把凉小意的小心肝儿狠狠吓到了一回。

    他一道歉,凉小意反而不好意思再怪他了。红着脸,忐忑地说道:“也,也不是你的错。只要苏先生以后不要在医院对我做出那种事情了。”

    “好。”男人笑眯眯地点头应道。反正只是不在医院对她做那样的事,那在其他地方就可以了吧。苏凉默嘴上答应的非常爽快,心里却恶劣地这么想着。

    松了一口气的凉小意要是知道身边的男人心中恶劣的想法,估计会气得吐血。

    不知不觉,苏凉默把车子驶进了郊外的一处别院里。

    下了车,凉小意好奇地东张西望。这里已经快出五环了,“没想到这里远离市中心,却有这么好的景致。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可以葬在这样秀山秀水的风景宝地。”

    苏凉默一听这话,眉心一蹙,粗声粗气地呵斥:“你才多大,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不是啦。”凉小意看这个男人大有发火的前兆,赶紧解释:“我是说,我活着的时候为了生活和理想忙碌,也没有时间多去走走,看看各地的风景。等我死了,希望能够好好地长眠地下,夏看夏花,冬看飘雪。”

    不知道为什么,听她的解释,苏凉默非但没有释怀,反而那股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他狠狠伸出手,一把攥住凉小意的手,感受到他掌心中那只柔软的手掌她的手还真是小。一股保护欲油然而生。

    攥紧她的手,苏凉默淡淡说道:“以后我会多腾出时间,陪你到世界各地去看风景。”闻言,凉小意的心脏如遭擂鼓,这一刻她十分地肯定,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是因为她的救命之恩也罢,是因此对她感到亏欠也罢,这个正用着他宽大的手掌紧紧包裹住她手的男人,是真的言出必行地用他的方式在宠着她。

    因为她的一句话,他就承诺以后会多腾出时间来陪她到世界各地走走。

    意识到这一点,凉小意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她知道,这个男人承诺了就会兑现。她可不可以暂时忘掉所有的烦恼,包括为什么他会突然对她好包括他是不是因为感觉亏欠了她才对她好也包括她那不愿意接受施舍来的感情的骄傲的心。她可不可以再自私一点,就把这一切烦恼忘却,只单单享受他的温柔。

    可以的吧应该可以的吧,反正,她活不了多久了。

    凉小意的心里有两个声音,天使说:凉小意,你的骄傲呢不是出于“爱”的感情不是爱情,你愿意要吗

    恶魔说:要吧要吧,反正你都快死了。凉小意你又不是圣人,他是你这辈子难以触及的光,就这么放手,你甘心吗

    两个声音在她的耳边轮流地响起,最终小天使败给了小恶魔。

    是,她不甘心但是与不甘心比起来她更想要他的温柔啊

    许园,就是苏凉默带着凉小意来到的地方。

    苏凉默一路牵着凉小意的手,驾轻就熟地穿过鬼斧神工雕刻的游廊,路过别致的假山、遍布荷花的池塘,领着凉小意进了一间屋子。

    “小意,我给你介绍,这是我哥们儿,许辰一,阿辰,她就是我老婆凉小意。”苏凉默给两人做介绍。

    出于职业习惯,凉小意向许辰一伸出手,“你好,许先生。之前在路上苏先生向我提及过你,来的匆忙,并没有带见面礼,失礼之处还请见谅。”

    许辰一,也就是之前与苏凉默通电话的老三,伸手握住凉小意伸过来的手,言简意赅地回道:“哪里。嫂子不用这么客气。我与凉默从小就认识。”言下之意是说大家都是自己人,并不需要客套。许辰一一指沙发:“请坐。”

    凉小意注意到一个细节,许辰一在和她握手的时候探了一下她的脉,尽管他的动作堪称隐秘,不过还是被她察觉出来了。凉小意不动声色地坐到沙发上,“恕我直言,许先生是从事医生行业的”

    正在吧台上准备饮料的许辰一手指一颤,随后动作自然地端起托盘,转身向着沙发走来,边把托盘摆在茶几上,许辰一不吝啬夸赞凉小意:“嫂子洞察力敏锐。难怪能年纪轻轻就在竞争激烈的美国医学界闯出名声,却是了得。”

    许辰一毫不遮掩地坦荡,扫除了凉小意心中的那点微末的怀疑。人家并没有什么坏心思,也许刚才就是出于习惯给她把了脉。

    说到医,凉小意能够滔滔不绝地许辰一聊得兴起。

    “那么许先生是在哪家医院高就”

    许辰一缀了一口苦茶,道:“谈不上高就。只是出于爱好,我自己开了一家私人诊所。”许辰一看似漫不经心地问起凉小意美国的事情:“我听凉默说过,嫂子在美国生活过一段时间,一个女孩子孤身在国外,这些年过得很艰辛吧”

    “也还好,我在国外交了几个知心好友。他们也很乐意帮助我,所以也算不上艰难。”

    坐在凉小意身旁默然不语的苏凉默听到她这话,心里顿时不高兴了交了几个知心好朋友,说的不就是赛维卫恩克鲁茨还有莫子川嘛。有什么呀,不就是陪在笨女人身边一些年月吗,这个笨女人最后还不是成了他老婆。

    许辰一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全身散发着浓浓酸味的好友,坏心地调侃他:“嫂子不觉得空气里一股酸味儿吗”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