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四十八章她只能看着他

    苏凉默眼神闪烁,紧抿着薄唇不语,电话那头的老三十分慎重地劝他:“听着,凉默,你必须告诉我。我虽然还没有全部弄清楚,但是我敢肯定,这种不明物质绝对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苏凉默沉重地说出一个人的名字:“凉小意。”沉默了又道:“小意她在用这种药。那天晚上我亲眼看到她用注射器给她自己注射这种不明液体。老三,你尽快查出这种不明液体吧。”

    “凉小意,你那个妻子凉默,你的妻子身上或许隐藏了很大的秘密。如果你能够把她带到我的工作室,将她全权交给我处置,那么我应该就能很快找出她身上的秘密。”

    苏凉默拿着手机的手一顿,眼神瞬间凌厉,“你要催眠她还是逼问”

    “你带她到我的工作室来,我试着催眠她。你清楚的,我的催眠术在世界上也无人可及。”看出苏凉默的犹豫,电话那头的老三说道:“你也希望知道你那位妻子的秘密吧。”

    一语中的,苏凉默的眼神瞬间变得深邃起来,不错,他渴望知道那个笨女人的秘密。再不犹豫,道:“好,我现在就接她去你的工作室。”说完,利索的挂断电话。

    凉小意最近有些忙,之前和赛维卫恩、莫子川一起拜访的脑瘤患者刘国文家里给了答复。刘国文的老伴儿,那位老太太,在和刘国文本人商量过后,最后决定接受手术治疗。

    病患和病患家属也并不需要换主治医生,在他们小女儿用搜索引擎查过凉小意的名字之后,电脑的屏幕上跳出来一大堆介绍凉小意事迹的链接。刘国文及其家属对凉小意十分信任。

    全美脑科最年轻的权威教授,曾经连续48小时破纪录手术治疗病患,她所主治的手术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七十五。仅此是这一项,刘国文的家属就绝对不会换其他的主刀医生。

    说实话,刘国文今年五十七,年纪有些大了,凉小意有些担心老人在术后的恢复期中,能不能扛住。

    为了增加这次的手术的成功率,将副作用降到最小,凉小意这一个星期都在为这个手术做准备,很多时候忙到连饭都忘记吃了。

    而在凉小意把自己从小的心愿告诉了苏凉默之后,他十分赞成她,并且很支持。他表示为了支持亲爱的老婆的工作,英伦医院的所有医疗人员都无条件协助她,所有的医疗设备都无条件供她使用。

    英伦医院虽然是私立医院,但是它有全球最先进的配备,医护人员的综合素养也远超国内大多数医院。

    所以凉小意也不矫情,在病患同意接受她的帮助之后,利索地把病患接到了英伦医院,并且帮他办了住院手续。

    英伦医院

    临近下班的时间,凉小意看了一眼办公桌上的爱心饭盒,严肃的脸上漾开了一抹暖意,这个男人真的越来越宠她了。她为了手术,时常忘记吃午饭,那男人发现之后,每天中午会让人来给她送午饭。

    只是凉小意摸了摸锁骨下的伤疤。也许他是因为曾经的救命之恩,因为觉得亏欠她,才会对她好的吧。

    清透的眸子闪过落寞,突然她被人从后面紧紧的搂住,吓得她惊呼出声,扭头看到是他,才拍着胸口嗔怪道:“不声不响,苏先生,这样子很吓人的。”

    苏凉默的下巴枕在凉小意的乌黑的发顶,低沉的声音极尽宠溺。

    “老婆,今晚陪我去一个地方吧。”苏凉默说。

    凉小意有些意外,“去哪里”

    “去见我一个老友。”

    凉小意的小心脏突然剧烈地跳动起来。苏凉默的老友,那就是说关系十分要好的友人了他愿意把她介绍给他的那些关系十分亲密的老友这是不是说,他愿意和她分享他的生活、朋友

    “好但是我穿这样合适吗他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喜好我就这样去不大好,他喜欢什么水果,我们买一些带过去”被苏凉默牵着朝停车场走去,凉小意心中十分忐忑,边走边问。

    男人垂下眼睛,看着身后的女人叽叽喳喳啰嗦个没完奇怪的是,他并不讨厌她的聒噪,相反有一种觉得这个笨女人十分笨拙可爱,想要一口将她喋喋不休的粉嫩唇瓣吃进肚子里去,然后拆吃入腹。

    一路被身材高挑的苏凉默牵着走,凉小意没有发觉,他们所经之处,有一道愤怒的视线死死地锁住了她身上。

    沈明远隐在一道石柱后面,手掌紧紧地握成拳头。

    凉小意,你这个女人,凭什么能好好的活着,过得这般滋润,而晴暖,只能孤零零的躺在病床上,终有一天,你会得到报应

    我不会让你这么快活的

    凉小意拉住苏凉默,急切地询问:“苏先生,你还没回答我呢,他喜欢什么多大年纪从事什么行业有什么避讳”凉小意有些紧张,这个男人要将她介绍给他的朋友,这样的一种认同,让她从心底高兴,同时也很紧张。

    被她拉住的男人干脆不走了,转过身抱胸笑眯眯地看着她说道:“再不住嘴,我就吻你。”他,非常不喜欢这个女人在他的面前还在关心别的男人的事情。这让他很不爽,她的眼里,只能有他一个人,别的人一个眼神都许给

    “”凉小意粉嫩的唇瓣怔怔地张大,半晌才清了清嗓子,无比认真地看着苏凉默的脸,“苏先生,容我提醒,这里是医院,是公共场合。身为一个合法公民,我认为苏先生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妨碍市容罪。”

    “凉小意,我刚才说过的吧,再不住嘴,我就吻你。”男人的眼里闪过一丝诡谲,下一秒在女人云里雾里搞不清楚状况的时候,埋下头狠狠吻住她的唇。

    “什么啊”凉小意还没来得及发出质疑,最后的质疑被一张微凉的唇狠狠地吞了进去。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