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四十七章凉小意在使用禁药

    “很适合你。老婆,以后就这么穿着给我做饭吧。”苏凉默笑眯了眼,俨然老狐狸一只。

    他的无耻,再次刷新了凉小意的认知。气得一把推开措不及防的苏凉默,凉小意飞快朝着楼上跑去。殊不知,身后那个欣长的身影静静立在厨房门口,一手抚摸着下巴,一手插在裤兜里,正欣赏她穿围裙裸奔的曼妙身影。

    凉小意跑回了三楼的卧室,反手就把门从里面锁了。她现在不想见到那个三观不正,无耻以及的男人

    想到刚才厨房里发生的事情,凉小意就忍不住双眼冒火花。

    凉小意一直防备警惕着卧室的大门,奇怪的是那男人在后来并没有追到卧室来。忙了一天她也很累了,不知不觉上下眼皮打架,终究架不住浓浓的困意。凉小意睡了一个好觉。

    一觉醒来,才发现天黑了。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看,九点半。昏沉的头脑一下子清醒过来,她猛地从床上跳起,匆忙走到卧室门口,一开门,就看到一道欣长的身影蜷缩着,靠在门边睡着了。

    但他睡的不安稳,几乎是凉小意打开屋门的时候,就被惊醒了。

    “你怎么不叫醒我”凉小意问。

    苏凉默撑着墙站起来,身子一歪,整个人压在了凉小意的身上,凉小意要推,耳边却听到他说:“老婆,忙了一天了吧,知道你累,没叫你。”

    这一刻,凉小意心跳的厉害,嗓子眼儿堵的慌,涩涩问道:“那,你怎么睡在地上怎么不去二楼卧室”

    “我想对你好老婆,我知道你不愿意相信我想疼你宠你的决心,”苏凉默缓缓伸出手,指尖划过凉小意锁骨下的伤,风马牛不相及突兀地问了一句:“这个伤,你还记得是怎么来的吗”

    时间仿佛静止,凉小意的身子像是被人点了穴道,僵住了不动。苏凉默是什么意思他是暗示什么难道他知道了他怎么知道的

    一瞬间,一大堆的问题塞满了凉小意的脑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最终她选择不说,正如她所说的,爱着苏凉默的凉小意可以卑微,可是凉小意这个人并不卑微,她有她的骄傲,因为恩情换回来的爱情,并不是她想要的。

    没有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女人却选择不承认。她明知道他在说什么,只要她对他说,当年救他的人是她,就可以顺理成章得到他对她的“好”。

    可是为什么她还会不承认分明承认比不承认得到的好处要多的多。

    伏在凉小意肩膀上的头颅微不可查地顿了一下,随即又恢复自然,“不知道就算了。只是老婆,你对你的宠,你是躲不掉的。”他霸道地宣誓。

    其实凉小意的行动全都在苏凉默的监视之下。她去了哪里,和什么人一起,见了谁,做了什么,这一切的一切,不用凉小意说出口,苏凉默心中一清二楚。

    陆沉在他的办公室里调侃他,说他太夸张了,有什么人需要鼎鼎大名的苏大总裁出动了云门的暗卫高手,全程跟踪,最后,陆沉押了一口咖啡,瞥了办公桌后面老神在在的男人边说道:“苏凉默,你简直就是个跟踪狂。”

    苏凉默面无表情地睇了这位不速之客一眼,停下了手中的钢笔,把一大堆文件往前一推,指了指,看着陆沉道:“你那么闲,那这些文件就交给你来处理了。”

    陆沉张口结舌看着潇洒起身,拎着靠背椅上挂着的西装外套,迈着优雅步伐消失在办公室大门的男人,半晌狠狠捶向办公桌,气急败坏地大吼一声:“shit又把工作推给我这老板当的也太轻松了吧。”

    苏凉默踩着优雅的步法,一路轻松穿过总裁办的办公区,乘坐总裁专属电梯直达地下车库。总裁办的各位同僚们一个个目带好奇地看着他们气质高冷的总裁消失在电梯口,白薇不敢置信地说道:“咱们总裁最近是不是翘班翘得太勤快了”

    林晓耸了耸肩,对于高冷总裁近期的一系列变化,她已经麻木到见怪不怪了。

    苏凉默最近心情十分愉悦,凉小意那个笨女人总算开始愿意对他放开心防了。玛莎拉蒂驶出地下车库,手机座驾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苏凉默拿起看了一眼上面的来电,就把车停靠在路边临停点,点开接听键。

    他的神经也变得严峻起来,蹙着好看的眉头,低沉的声音透过话筒:“有结果了”

    那一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大提琴的声线非常富有磁性,“不大妙。”听这人说话,就知道他是一个言简意赅的男人。

    “老三,你查出什么了”苏凉默的神情略显得沉重,老三的实力他非常清楚,全世界医学界都在恭维赛维卫恩克鲁茨是个医学怪才的时候,殊不知,在阳光照不到的黑暗世界里,同样存在着一个鲜少人知道的医学怪咖。

    电话那头的老三缓缓说道:“凉默,说实话,我这里还没有什么头绪。”

    苏凉默的眉心拧的更紧,能让老三说还没有什么头绪“事情看来挺麻烦的。”

    “我只能告诉你,你让陆沉拿来给我的不明液体,我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检验,结果都不大理想,现在我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这种不明液体是在世界市场上都没有发行过。”

    “黑市呢如果是禁药,黑市里总能摸出头绪来的。”苏凉默理智地分析,他让陆沉那天偷偷从凉小意的卧室里偷拿出来的不明液体,经过老三的检测之后,却还是没有任何头绪,可以肯定的是,凉小意给她自己注射的不明液体,绝对是一种禁药。

    如果是禁药,开放的市场里找不到,黑市里多少能够获得一些信息吧。

    然而电话那头的老三给了他一个相当不好的答案,“没有。我已经把人全部派出去,打探黑市上所有的禁药来源和用途,去处。”低沉如大提琴的声音透着严峻:“陆沉拿来的不明液体,你是从哪里拿来的”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