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四十六章触感不错不过我更喜欢这里

    苏凉默看着厨房里的女人手脚利落地切洋葱,烫西兰花,脱掉了外套,她只穿着一件黑色的吊带衫,外面匆匆忙忙套上浅绿色的围裙。苏凉默的眸子深了深,无论是吊带还是围裙,都不能完全挡住她背上露出来的那些伤疤。

    每一条刀疤纵横交错,让苏凉默觉得这样居然产生浓浓的凌乱的美感。

    凉小意哪里知道,在她眼中丑陋难看的身体,在苏凉默的眼中,美得仿佛是断臂的维纳斯。

    她正准备将意大利面面条下锅,背上缠上一个人,下一秒她发觉她的腰间缠上了一只有力健硕的手臂,身后被一个温暖的胸膛拥住,“刷”的一下子,凉小意意识到发生什么了,婴儿肥的脸上顿时比番茄酱还要红。

    身后的胸膛热火滚烫,来自于他的温度,一点点透过衣服,传到她的皮肤,这个男人的胸膛很温暖,温暖到让凉小意有些眷恋。

    “苏先生不是饿了吗,我,我在下面条呢,所以你能先放开我吗”凉小意稍稍往前倾,想要离开他的怀抱,而身后的人却步步紧追,凉小意被堵在流水台边,没有办法再前进一步,身后的人意识到前面没有退路,更加大胆起来,手里的动作没有停。

    气息不稳的低沉的嗓音在凉小意耳边响起,充满魅惑“嗯,我没关系,你继续煮面。”说完,手又不安分的地往凉小意的腰上去。

    可是我有关系凉小意想要抓狂,这男人最近变得越来越古怪了。弄得她有时候措手不及,无言以对。

    “可是苏先生这样子的话,我不方便做事情啊。”说的够明白了吧,可以放开了吧。

    回应她的是脖子上一股湿热的吻,他边吻着她的脖子,手将她整个身子往他的胸膛带了带,细碎的吻落在她的脖子上,他边吻边含糊不清地说:“要我放开也不是不行。只要你愿意告诉我,今天你去了哪里”看似陶醉的吻着,男人眼底却闪过一道精光。

    凉小意没有开口,一时之间两个人都静了下来。

    时间仿佛静止,苏凉默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倔强的抿紧嘴巴,长久的僵持之后,他叹了一口气,松开了桎梏她的手臂,然而却板着她的身子面对他,苏凉默神情认真地说道:“小意,我们是夫妻。我的事情,只要你问,我非常愿意告诉你关于我的一切。你的事情我却什么都不知道。夫妻不该是坦诚以对的吗”看着她,苏凉默直勾勾的看着凉小意,直盯进她眼睛里。

    这句话驳斥得凉小意哑口无言。她从来没有想到,会有一天,和面前的这个男人成为夫妻。更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被这个男人要求“坦诚以对”。那她可不可以奢望地想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他愿意开始了解她了

    “我”凉小意很犹豫,贝齿咬着嘴唇,最后败在苏凉默坚定认真的视线下也许,或许,他是真的愿意试着了解“凉小意”这个人,“我去了本市一些患脑瘤的患者家中。”凉小意缓缓开口。

    “你去那里做什么”苏凉默不解。

    “我祖母在我小时候死于脑瘤。所以我从小就有一个心愿,将来要用自己的能力去帮助更多看不起病的脑瘤患者。而且,我这次回国,主要就是为了这些病患。”不知不觉,凉小意说了很多,她说起自己的梦想,说起自己回国的目的。

    对面那个男人的脸越来越黑。靠这女人回国原来真的不是为了他这个认知让苏凉默非常不爽。尤其还想起了之前赛维卫恩克鲁茨那家伙的话,那家伙当时说什么来着,说小意回国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是为了某个人。

    不过在看到面前的女人谈及梦想,谈及愿望的时候,眼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苏大总裁决定了,这一次就原谅她了。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苏大总裁眼底闪烁着诡谲的光芒,邪肆地勾起唇,连薄唇里吐出的声音都带着一股蛊惑的味道。

    “老婆,我很高兴你愿意把这些事情告诉我,这代表你信任我。老婆,我刚才说过吧,夫妻就要坦诚相待。”

    凉小意不解:“嗯,对啊。”她不都告诉她一天的行程了吗。还要怎么坦诚相对

    “好,老婆,既然你也认同,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大手突然伸进凉小意的围裙里,也不知道他怎么办到的,隔着围裙就把凉小意上身的黑色吊带衫扯碎了,大手又朝着凉小意身下的七分裤进攻。

    吓得凉小意花容失色,赶忙弓着身护住被扯到一半的七分裤,惊慌地叫道:“啊,你要做什么,苏先生”

    “咦不是说好坦诚相对的吗”

    听到男人故作不解的话,凉小意整个人顿时都不好了长这么大,第一次知道,坦诚相对还可以这么用。

    “你、你不要脸”她狠狠瞪他,包子脸气得鼓鼓的。苏凉默看到她眼中快冒火了,非常恶劣地伸出手捏了捏她气鼓鼓的脸蛋,轻佻地说道:“触感不错。不过我更喜欢这里。”大手毫无预警隔着围裙罩在一只丰满的蜜桃上。

    带着凉意的手碰到凉小意的身上,冰与火的碰撞,带来的是远超于一般的感觉。

    哄

    凉小意只觉得脸像火烧云,滚烫滚烫,千万别怀疑,绝对不是害羞,那就是被咱们的苏大总裁,臭不要脸的气的。

    她企图拍下那只作恶的大手,但是他的手像生在那儿一样,一动不动。

    “这里是厨房”她厉言劝阻道。

    可惜男人漫不经心“嗯”了一声,说道:“我知道啊。这里是厨房,你还穿着围裙。”

    不说围裙还好,一说围裙,凉小意快崩溃了。她咬牙切齿:“是只穿着围裙”特意强调那个“只”字。

    没错,说话间,她被他剥光了,光溜溜,身上就一件围裙。

    他的手,还在四处作乱。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