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四十五章老婆 我好饿

    “开颅手术的费用都很昂贵,我们家负担不起。姑娘,我相信你是出于真心实意想要帮助我们家,但是”

    “没有关系,费用我会替你们负担。”

    老太太惊讶地看向凉小意,手中的水杯都在颤抖,“你你你说什么”她肯定听岔了。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好人

    凉小意笑着,“阿麽,你没听错,你老伴的医药费我愿意全权担付。”

    “扑通”老太太朝着凉小意直接跪了下来,激动哽咽地说道,“老天爷啊,我这是遇到活菩萨了。凉医生,你是好人。”老太太泪睫于眶,感激地说道,“谢谢谢谢,你是好人啊。”

    凉小意不好意思地连忙拉起老人家,告知了阿嬷手术有风险,可以与家人考虑之后在打她的电话,告诉她决定。但是别拖太久,瘤会长大。

    凉小意告别了老太太,凉小意三人上车之后,莫子川就忍不住抱怨她:“真是服了你。这世上估计也只有你凉小意这个傻瓜,出钱出力被当做骗子也不发火了。小意,你自己的身体明明就非常不好,你还去管那些陌生人的死活做什么”

    莫子川捅了捅驾驶座上的赛维,“你说呢”

    赛维耸耸肩,语气十分无奈:“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是小意毕生的心愿。”在莫子川撇嘴看向车外之后,赛维语锋一转,看似漫不经心问凉小意:“小意,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状况或许有救”

    凉小意自嘲一笑,很是落寞,“你别逗我了。赛维,你被评为医学怪才,就更该知道,我身体里的新型ne病毒,在这个世界上,至今无解。”

    “后不后悔”赛维卫恩突然地问出口,这个问题,他一直想要问凉小意,他说:“当年你还小,为别人承担了这一切。小意,你有没有想过,假如当年你没有替那个男人成为人质,今天就不用承受ne病毒带给你的痛苦,更不用这么年轻就时时刻刻面临着死亡的降临”

    凉小意没有犹豫,“假如我当年没有替换苏凉默成为人质,我这一生,也许就会错过这个男人。”

    她不愿意错过那个男人。赛维卫恩和莫子川都听懂了凉小意的话外意。

    莫子川幽幽发出一声叹息,薄唇轻喃:“值得吗”

    然而答案即便不说,他和赛维卫恩心中都十分的清楚。小意很勇敢,这么多年来承受着旁人无法想象的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然而她依旧心善乐观,这样的女孩儿,即便没有花容月貌、魔鬼身材,又叫他们怎么能够不爱呢

    莫子川紧抿着薄唇,看着车外飞速后头的景致,沉默不语。赛维卫恩看似沉默,一踩油门,车子开的比来时快上许多。

    在把凉小意送到里恩别墅的大门口的时候,莫子川一改车上的沉默,幽幽地问向凉小意:“为什么,不把当年的事情告诉他如果你告诉了他,也许就没有温晴暖什么事情了。”

    他是谁,凉小意当然知道,自嘲一笑,反问莫子川:“如果有一个你深爱的女人,因为你曾经的救命之恩才和你在一起,而并非出于爱,你愿意吗你甘心吗你会要吗”

    凉小意之所以是凉小意,她有她的骄傲,既然他已经找到所爱之人,她又何必再去打扰然而爱意已经深浓,无法忘却,只能深埋在心底深处,独自品味。

    所谓爱,无非是他已有所爱,便不去打搅。

    可是凉小意她没想到,她没猜中开头,也猜不中结尾。

    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她和那个男人结婚了曾经梦寐以求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她却还如在云雾里,不明白到底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

    红色的法拉利已经绝尘而去,凉小意避开了别墅区的大道,踩着鹅卵石铺就的小路,穿过一片花海,朝着她和那个男人的家而去。

    远远的看见家中的灯火通明,心里涌出一股暖流。刚推开门,就看到吧台后面的沙发上,那道孤高冷傲的欣长身影。

    “你回来了。”欣长的身影从沙发上站起来,迈着优雅的步法,朝着她走来。凉小意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今天的他穿着一件清爽干净的白色衬衫,下身是一件休闲款式的浅蓝色牛仔裤,衬衫的扣子并没有全部扣上,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浓浓的禁欲系美男的味道。

    这是赤裸裸的勾引啊

    苏凉默走的越近,凉小意越不敢与他对视了,“咳咳,苏先生,你吃过了吗张嫂呢”今天别墅有些安静,她进门就没有看到张嫂的身影了。

    看她偷偷咽口水的小动作,苏凉默眼底闪过一丝愉悦,嘴上却十分委屈地跟凉小意抱怨:“老婆,我好饿。”

    “我叫张嫂来。”对于这个男人最近表现出的亲近,凉小意还是非常不习惯。

    “张嫂家里有点急事,我批了她一个星期的假。”言下之意是说,张嫂这一个星期都不在,你叫张嫂也没用。

    而事实上呢

    三个小时前

    苏凉默看着张嫂:“听说张嫂要抱孙子了这个星期算放张嫂的假,张嫂在家好好休息。”

    张嫂还没弄明白,苏凉默就掏出一叠钞票来,“这是给张嫂的小孙子的红包。”苏凉默说完就问张嫂:“我让老刘送你回家吧,张嫂有什么东西需要整理的”

    这一下,张嫂稀里糊涂就上了司机老刘的车,车上问老刘:“老刘,你说,先生是怎么个意思说是这星期放我假,还给了我孙子钱,先生在哪里听说我要抱孙子了我孙子都能打酱油了。”

    老刘通过后视镜瞄了张嫂一眼:“傻不傻,先生是想和夫人过二人世界,嫌你碍事呐。”

    此时,凉小意根本不知道在她外出的期间,张嫂不是家里有事儿,是被咱们的高冷总裁随便找了个借口支开了。

    她听到苏凉默说饿了,也没多想问道:

    “那你想吃什么我去做。”天气有点热,凉小意解开衬衫扣子,动作十分娴熟地脱掉用来遮阳和挡风的外套,走到厨房套上了围裙。

    身后的男人跟着走到了厨房的门口。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