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四十四章没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

    凉小意洒然一笑,仰头看向赛维,眼底的光芒让这个男人再一次晃了心神。

    凉小意说:“如果真的运气这么好,我一定会努力活下去的。因为我还想用我毕生所学,治好更多的脑瘤患者。”她的祖母就是脑瘤去世的,祖母在世的时候,她亲眼看到祖母疼的在床上打滚。也因此,她选择了脑科。

    她没注意到,赛维卫恩克鲁茨这个男人对上她的目光里,深邃的仿佛一个黑洞,那里面写着“势在必得”四个字。

    “上车吧。”这个棕发棕眼的男人,即便内心充斥着疯狂的想法,外表永远都是温和慢条斯理的。

    苏凉默的别墅阳台上,静静立着一个男人,正在接听电话。

    “boss,夫人上了一辆红色的法拉利。”

    法拉利苏凉默眼睛微微一眯,冷冷下了一道命令:“跟上去。别跟丢就好,去看看夫人这一天都做什么去了。”

    一个狭窄脏乱的老旧小区里,今天停着一辆与之格格不入的跑车,艳红的法拉利吸引了不少的目光。赛维卫恩和莫子川两个家伙又在装酷帅,凉小意忍不住心中吐槽平凡如她,也不知怎么就跟这两个身价不俗、样貌不凡的家伙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当然,每一次出门她都会接收到一大堆嫉妒得恨不得宰了她然后取而代之的目光,为此,凉小意很抓狂。

    果然,凉小意一下车,被两个极其出色的男人众星拱月地保护着走进一栋老旧的单元楼梯里,她一路接受到无数双嫉妒的眼神。

    进了楼梯间,凉小意狠狠瞪了赛维卫恩和莫子川:“装逼遭雷劈,你俩怎么没被劈死”

    赛维挑着眉头瞄着她:“你舍得我这么养眼的帅哥被劈死要劈也劈莫子川那二货。”

    “靠老子招你惹你了赛维你丫嫉妒老子比你帅吧”莫子川也不甘示弱。

    “我会嫉妒你你眼瞎,就当所有人都眼瞎是个人都看得出来我比你帅酷有型。”

    “自恋也要有个程度,没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

    凉小意嘴角抽抽,一头的黑线,这俩货分开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个个都是谦和有礼、温柔体贴的好男人代表。两人一旦碰在一起,一个个立刻变身幼稚鬼。

    “咳咳那个,你俩不是陪我来找人的吗”凉小意不得不打断这两人,说:“再吵就都回去吧。”她话刚说完,两人异口同声果断拒绝她的要求。

    “不行。”

    “不行。”

    赛维卫恩和莫子川同时看对方一眼,两人眼中都闪烁着互不相让的气势,几乎同时指着对方的脸,异口同声冲凉小意说,“我留下,他回去”

    结果话落地,双方就发现对方和自己打的相同主意,顿时眼中怒火跃跃一试,同时指着对方叫道,“凭什么是你留下我走”

    凉小意太阳穴突突的疼,这俩货没完没了了。

    “够了你们都走。”凉小意冷了脸。

    一看凉小意是真的生气了,赛维卫恩和莫子川蔫儿了,莫子川可怜兮兮说道,“小意,你让我们都走了,那你怎么回去这里可是五环开外了呀,地铁也没那么方便,对不对”

    “我给苏先生打个电话。”尽管嘴里这么说,凉小意心中其实在打鼓,不禁认真思考起来,假如她让苏凉默来接她,他会不会来。苏凉默最近对她的态度也好了很多,就算自己不来,也会让司机来的吧。

    她脑子里胡思乱想的时候,两个不同风格同样出色的男人听了她的话,脸色“刷”一下齐齐变黑。

    “不行”

    “不行”

    几乎同时,两人异口同声叫道。怎么能让姓苏的来,难得和小意相处,怎么可能让姓苏的插足。

    “小意,你快看,那是不是我们要找的人”就在这时,莫子川眼尖,一眼就看到403室的铁门被一个五六十岁的老阿嫲从里面打开,她将一个装的鼓鼓囊囊的黑色垃圾袋靠墙角处放着,就准备关上铁门。

    凉小意匆匆忙忙追了过去,眼看铁门就要关上,凉小意焦急地连忙叫道:“等一下,阿麽。你家是不是有一个患脑瘤的病患,姓刘,刘国文老先生”

    “你是谁怎么知道的”

    “你好,我是”凉小意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面前的铁架防盗门“哐当”一声,当着她的面的关上了,隔着防盗门,凉小意看到老阿麽拉长了脸,十分反感地说,“走走走,死骗子。再来我报警了。”

    原来老太太把他们当成上门骗钱卖假药的了。凉小意清了清嗓子,放软了声音说道,“阿麽,你误会了。我们不是上门推销的。”她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一脸防备警惕盯着她的老太太。

    老太太犹豫着接了名片,然后狐疑地瞄了凉小意,问:“你是医生”凉小意点点头,“是的,我姓凉,凉小意,之前在美国攻读脑外科。”

    “坐吧。”老太太把人迎进了屋子,倒了三杯白开水,放在客厅的桌子上:“将就着喝吧,家里只有白开水了。”

    凉小意倒也不拘小节,接过白开水,弯着眼笑着道谢。

    老太太直接问出心中的疑惑,“你是美国的医生,找到我家做什么”

    “是这样子,”凉小意坐在沙发上的身体往前靠了靠,看着老太太,“我学医是为了圆满心里的遗憾。我的祖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她就是死于脑瘤,但她对我很好。

    后来我学医,选择脑外科,去美国继续深造,学成之后在那里工作了一段时间,我学医选择脑外科,很大部分是因为我外婆的事,这一次我选择回国,就是希望我能够以我自己的能力帮助贫困的脑瘤患者重新获得健康的身体。”

    听了凉小意这番话,老太太看到了对面沙发上的女子眼中的诚恳,她相信这个女子说出的话是真心的。

    但是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