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四十三章NE病毒

    深邃仿佛夜空星辰的眸子落在怀里女人婴儿肥的脸上,苏凉默拿起床头的手机,给陆沉发去一条短信:现在来我家,车里停在别墅区门口,你走进来,你当初有我家大门的指纹锁输入,不用我教你怎么开锁吧进来之后,去二楼东边那间卧室,被褥下面有一支针筒,找出来,取一些针筒里物质样本送去给老三,让他查出针筒里装的是什么。

    对了,轻手轻脚。你敢弄醒我床上的这个女人试、试、看。

    陆沉很不想接到这通短信,但是苏凉默的电话号码在他的通讯录里设置的就是特别关注。连接收短信的声音都是十分特别的特别到他想故意漏看都不行

    陆沉看了短信,内心抓狂,他可以说他想把苏凉默那混蛋打死吗

    拿起手机,在上面飞快地输入一行字:哪个“家”

    打完字按下发送键。

    不一会儿,苏凉默那边传来六个字:你、再、装、傻、试、试。

    陆沉撇撇嘴,他当然知道苏凉默嘴里的“家”是四环外里恩别墅那里。不过鉴于大晚上还要被老板欺压的小小打工族,陆沉内心愤愤不平说白了就是故意的。

    而且苏凉默那个混蛋最近的吩咐下来的事情越来越奇怪了。之前让他调查凉小意和凉小意身边的人,这还说的过去。

    现在是闹哪样大半夜让他这个外人偷偷去他家里找东西

    “靠”陆沉狠狠咒骂:“老子迟早有一天干死你,该死的苏凉默”

    苏凉默发现到最近的凉小意越来越焦躁不安。自从那一晚上被他发现她偷偷跑到二楼的卧室,给自己注射不明物质之后,虽然凉小意没有再有过类似的事情发生,但是她的焦躁躁动越来越严重。

    “小意,我们去马尔代夫玩儿几天再回来吧。”

    凉小意微怔,想了想,摇头。然后想了很久,决定告诉苏凉默:“苏先生,我是学医的,我希望能够用我的力量帮助更多的人。所以,可不可以让我再一次拿起手术刀,站在手术台上”

    凉小意十分明白,这个男人并没有限制她的自由,但是苏凉默这个名字,本身就代表着权利、势利和财力。如果他不愿意,那她除非离开华夏这块土地,否则终身再难行医。

    闻言,苏凉默看向沙发上的凉小意,神情古怪:“你想行医”

    “嗯。”

    “我并没有限制你的人生自由,小意,你要知道,你是我的妻子,不是我的囚犯。”苏凉默站起身,走到客厅里,在凉小意的身前蹲下,神情十分认真地看着凉小意的眼睛:“凉小意是苏凉默的妻子,这一点你要永远记住。”

    凉小意心中突然小鹿乱撞,更深信曾经他说过的想宠她的话,她有些慌乱:“我知道了。那就是说,你是同意我行医的”

    “当然,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把时间都花在我身上。”苏凉默说:“可是我知道,帮助别人,治好更多的人,这些是你喜欢做的事情。我虽然希望我老婆所有的时间都归我所有,但是我更希望我老婆开开心心。”

    这一刻,凉小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股油然而生的剧烈的开心。她想,她能够做的,是扑进这个男人宽厚的胸膛里。她这么想,也这么做了。

    翌日

    在得到苏凉默首肯和支持后,凉小意联系上了赛维卫恩。

    赛维是一个很独立的人,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他甚至不希望别人打扰他,然而除了一个人例外,那就是凉小意。

    凉小意虽然婚后时不时与赛维电话联系,但是约赛维出门的次数却几乎没有。

    里恩别墅的门口,凉小意如愿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孔,“赛维。”凉小意高兴地几乎手舞足蹈,朝着那辆大红色的跑车飞奔了过去,莫子川的头从车子里伸出来,吃味的冷哼:“小意,你就是偏心赛维这家伙,有这家伙在,我永远都是备胎。”

    “噗嗤。”凉小意笑弯了眼,粉嫩的拳头轻砸了莫子川的肩膀,“你胡说什么不过你今天怎么跟过来了”

    “你看你看,你都不愿意让我跟来。”莫子川简直就是个活宝,走到哪里都是一片欢笑声。

    凉小意落寞地垂下头,“子川,我今天约赛维是为了那件事情。”

    说到这里,赛维卫恩和莫子川二人也都沉默了,赛维卫恩声音低沉而严肃:“小意,你真的决定要这么做我们都知道你这些年在美国过得并不容易。何必为了”

    “赛维”凉小意严肃地打断赛维的话,然后看向对面两个好友,“赛维,子川,我的事情并没有瞒着你们两个,在美国的日子里,你们成了我的莫逆之交。你们该明白,我的日子不多了而我,只想用我剩下的日子,我有限的能力去帮助更多的看不起病的脑肿瘤患者。”

    “可是那也不需要你替他们垫付医药费不错,你是教授级别的脑科医生,最年轻的脑科权威。你免费帮那些看不起病的人动手术就已经做的很好了。至于其他的住院费医药费,这些都不需要你来垫付。那些钱,你应该留着过更舒适的日子,或者留给父母吧。何必花在那些不认识不相干的人身上”莫子川看着凉小意,试图说服她:“如果你执意要为那些病人的医药费负担到底的话,那就让我和赛维帮你。”

    凉小意摇摇头,“这是我的临终心愿,我想独自完成。”

    莫子川和赛维卫恩双双蹙眉,这个女人,从认识她开始,就是这么倔强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不倔强的话,她也挺不到现在了,她的身体必须承受旁人根本无法想象的痛楚,而她却从来不在他们面前哭,哪怕一次都没有。

    “如果你们真的要帮忙,就帮着我尽快联系那些人吧。喏,这是名单。”凉小意递出一份名单,这里面记载了她有一半以上把握,并且贫穷的无法负担医疗费的脑瘤患者资料。

    “这上面是我目前所知道的。”她说,“如果后续再发现,我会拟出名单交给你们去找人。”

    赛维沉思片刻,棕色的瞳孔闪烁着幽光,意味深长地问道:“小意,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你并不一定就会死,针对你身体里的新型ne病毒,解毒剂也许已经快要被制造出来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