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四十二章她究竟隐瞒了他什么

    一句话出,王湘骇的赶紧收手。全身颤抖地匍匐在地上,生怕这个帝王一样的男人突然出手要了她的性命。

    事后,王湘被人丢在王家别墅的大门口,佣人发现她的时候,脸朝地全身青紫地趴在地上,散乱的头发脏兮兮的,看起来十分的狼狈。然而当她被接近别墅里之后,迎来的是一记凶狠的巴掌。

    “畜生你知不知道你给家族带来了多大的损失这一次的危机要是渡不过的话,王家就完了,我们都完了”

    王湘的父亲是一个地中海的秃头,然而他此刻正面目狰狞地冲着已经狼狈不堪的王湘呵斥怒骂,就在刚才,他接到了苏氏财团的通知,从苏氏财团的二把手,叫做陆沉的男人那里知晓了一切“我王腾英明一辈子,万万没想到,会养出你这样一个拖累家族的废物”

    知不知道这一次招惹的是苏氏是苏凉默那个狠辣冷冰冰的男人啊

    凉小意这几天有些心烦意燥,她藏得再好,作为枕边人的苏凉默不可能没发现。

    这一天晚上,在苏凉默睡着之后,凉小意偷偷爬起床,蹑手蹑脚走到卧室门口打开房门。

    房门没有完全阖上,露出一条细缝。凉小意的身影刚从苏凉默位于三楼的主卧里消失,原本应该陷入沉睡的苏凉默睁开了眼睛,清眸里哪有一丝半点儿的睡意

    翻身下床,赤裸着上半身,苏凉默就跟在凉小意的身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卧室,一路跟着下了楼梯,苏凉默修长的身子,停在楼梯口,狐疑地看着消失在二楼卧室口的身影这间房本来就是凉小意初来时候的卧房。

    这个女人大晚上偷偷摸摸瞒着他走到那间房去干什么苏凉默心中满满的狐疑。想了一下,就轻手轻脚朝着二楼的那间卧室走去。

    “唔啊。”

    刚走到门口,苏凉默就被这门内传来的一声极轻的呻吟声惊了一下,下意识蹙眉那女人在做什么

    门没有关严实,苏凉默上前一步,透过门缝,狐疑地朝着屋子里看去。

    这一看,忍不住愣住了她在做什么

    凉小意满头大汗,手中举着一支医用针筒,真朝着她自己的胳膊注射。这个画面让苏凉默第一个联想到了“吸毒”两个字。但随即就发现,那女人的表情并不像是吸毒后的神志不清,反而像极了在忍耐痛苦。

    “砰”

    在这个寂静的夜里,卧室的大门传来一声巨响,凉小意吓得抬头去看,手一哆嗦,手里的注射器“啪嗒”掉在地上,好在地板是纯木质的,并没有摔碎。

    凉小意听到门口那个面色铁青的男人叱问她:“你在做什么”看到那个男人抬脚朝着她这里走过来了,心中一哆嗦,弯腰就飞快地把摔在地上的针筒抢了过去,藏在了身后,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没,没做什么啊。苏,苏先生,你明天还要上班,我,我们去睡觉吧。”

    惊蛰的眼,看到那个女人飞快的把“罪证”藏了起来,苏凉默的脸色愈发不好看了。几步就走到凉小意的身前,“给我。”

    凉小意看到胸前朝着她伸出,平摊的手掌,张了张嘴:“什么”

    “凉小意,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把你藏在背后的针筒交给我。”

    “什,什么针筒你看错了,我没有藏针筒。”

    此刻苏凉默简直快气炸了,这个笨女人倒是能耐了,还敢当着他的面说谎。也多亏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一说谎,就结巴。

    “给我。”苏凉默冷冰冰道。刚要呵斥面前这个笨女人,低头就看到她倔强地紧咬着嘴唇,红着眼眶不说一句话唉,苏凉默心中轻叹一声,这个笨蛋倔强的要命。

    凉小意在发抖这是她的秘密,她不想被面前这个男人知道。如果被他知道的话,他会不会再也不对她好了明明现在他们之间的相处越来越融洽,明明他都开始愿意对她好了。

    如果让他知道她是一个快死的人,会不会就会收回对她的好。毕竟谁愿意把感情放在一个快死的人身上。就算是她自私一次吧。

    “唉”苏凉默轻叹一口气,抬起手揉了揉凉小意的头发,无奈地说道:“乖,不哭了啊,算了,不愿意给就不给了。不过你要告诉我,那是什么”

    凉小意咬了咬嘴唇,犹豫了一下,结结巴巴说道:“是,是止,止痛剂。”她也不算说谎,也确实是止痛剂,只是不是普通的止痛剂。这是赛维给她研制的,经常用,副作用很大。如果注射器被苏凉默拿走的话,以苏凉默的权势和能力,一定能够检测出止痛剂里的成分,从而分析出她已经病入膏肓的事实。

    凉小意回答完,苏凉默狭长的眼眯了眯,眼神更加幽深。她在说谎,凉小意说谎的时候会下意识结巴。

    苏凉默敛眉,不去揭发她的谎话,有力的手臂将她抱到了怀中,他的下巴抵住她的额头,就在凉小意紧张地快哭的时候,他说:“走,我们睡觉去。”

    怀中的人儿在听完这句话之后,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苏凉默的眼角余光扫了一眼被怀中笨女人自以为聪明,慌忙藏在被褥下的针筒笨蛋,藏东西都不会。

    把凉小意抱回三楼的卧室之后,苏凉默才发觉怀中的娇躯都被汗水浸湿了。

    蹙了下眉头,心中对于那支针筒里的液体更加怀疑。

    “你睡,我还有些公务没有处理好。我去书房休息。”

    凉小意慌乱地捉住准备离开的苏凉默,她怕他去找那支针筒。一定要缠住他。

    “不要。我想你陪我睡觉。”凉小意的头恨不得埋进胸口里去,这话太羞人了。

    苏凉默眼中精光一闪,非常顺从地翻身上床拥住身边的女人:“睡吧,工作的事情明天再做也不迟,我也困了,老婆,我不离开你,睡觉吧。”

    凉小意哪里敢睡着她就等着身边的男人睡着了才敢睡去。

    不一会儿,身边传来男人匀称的呼吸声。仿佛催眠曲,不一会儿她也沉沉的睡去。

    黑夜中,男人睁开眼。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