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三十九章居然在车上和他

    湿漉漉的头发上是温柔的大掌,正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她的头安抚着她的害怕。头顶那道声音缓缓诉说接到陆沉的电话后,对她的担忧,发现她不见后,他的着急;找了她一个多小时后还是找不到她,他急的想杀人。

    凉小意不知道这个现在抱着她的男人的话,能不能够再去相信。头顶上传来男人的声音,“小意,以后再也不要突然不见了好不好,我会担心,好担心好担心。”

    倏然间,凉小意心中那道刚刚建立没有多久的坚固堡垒,一下子被他声音中透露出的害怕和紧张攻破,瞬间裂开一道裂缝。

    曾经听人说过,一个人的话可以假装,而话语中的感情却无法假装。这一刻,她有些相信,这个男人是真的在为她紧张。

    腾空的手臂,终于不再犹豫,缓缓地环抱住他的脖子。

    苏凉默察觉到脖子上那双手臂,身子一怔,下一秒落在凉小意头顶上的大掌,稳稳地托住她的脑袋抬起,微凉的薄唇再也不犹豫,狠狠地覆上她柔嫩的唇瓣。

    “唔,你的伤口”凉小意的话还没说完,身上那个男人急切地分开她的唇瓣,霸道地说道:“去他的伤口,这个时候,我只想吻你。”

    凉小意心中一时有些慌乱,“可是”

    “没有可是。”男人微凉的唇瓣和炽热的舌,形成剧烈的反差,微凉的唇瓣在她的嫩唇上反复的辗转摩擦,舌尖却闯进她的唇腔里,肆无忌惮地嬉戏。

    “唔嗯,”凉小意忍不住嘤咛一声,被苏凉默吻的头脑昏昏沉沉。这声绵软的嘤咛声,听在苏凉默的耳朵里,不啻于是最猛的催情药。

    温暖的手掌往下移,停在了凉小意微微小肉的腰肢上,他的唇瓣印在她的锁骨上,那一道狰狞的刀疤,被他的舌尖仔细的描绘,而本来狰狞的刀疤,在他的唇舌特意的关照之下,被种上了一颗一颗的草莓印。

    “刺啦”,一声裂帛声响,苏凉默这个男人在男欢女爱上,从来都称不上温柔,每一次都喜欢把她的衣服撕碎。

    然而

    “这些新伤是温晴雪她们弄的”苏凉默倒吸一口凉气,从凉小意的胸口抬起头来,他简直不敢相信他看到了什么。

    “别看,”凉小意脸色猛地一白他看到了她本来就遍布伤痕的身体,本来就够丑了。现在加上这些新伤,更加丑了

    凉小意都让躲过一旁他的外套,裹在了不着寸缕的身体上,她在发抖,“本来就够丑了,现在更丑了。求求你,不要看好不好。”

    苏凉默心里五味杂陈,他听着她近乎哀求的请求,看着她害怕的闪躲。这个笨女人,她那些伤是为了他受的,是她保护了他的勇士奖章啊。

    车子里,暖气吹得人暖洋洋,苏凉默朝着凉小意伸出手,放平了的后座座位上的靠背,他伸出手,抱住凉小意,带着凉小意一起挪到了后座上。

    “不要看求求你了,”凉小意自卑地垂着眼,她不敢看到他严重的鄙夷之色。忽然,她的手背一道有力的手臂,温柔却坚定地从赤裸的身体上挪开,“不要”

    头顶上的男人一言不发,只是用他的行动来告诉她,他不觉得她的身体丑。

    苏凉默的唇近乎膜拜地吻过她每一寸肌肤,这不像是一场男欢女爱,更像是一个神圣的仪式,苏凉默说:“很美。我知道,这疤痕下掩藏着一颗善良美丽的心。”

    凉小意一怔,咬住了嘴唇,带着羞涩伸出手,抱住了胸口那颗头颅,缓缓地仰起头,主动奉献上自己软嫩的唇瓣。

    苏凉默像是受到鼓励,眼中闪过激动这是小意第一次主动亲吻他。

    像是吃了兴奋剂,苏凉默狠狠攫住那张自己送上门来的嫩唇,这一次的吻,带着朴天灭地炽热,仿佛是要把她吞噬掉。

    这个雨夜,偏僻的路段,昏暗的路灯下,那辆昂贵的让人不敢靠近的银色玛莎拉蒂中,一对误会重重的男女,相互拥抱。

    车外很冷,车内,暖意融融。

    早晨,凉小意是在里恩别墅的大床上苏醒过来的。

    清醒过来的时候,她的神智还没有全部恢复,腰间突然一紧,凉小意讶异地朝身边看去,入眼是一张俊美的人神共愤的脸。乌黑的头颅正抵在她的颈窝,凉小意一下子想起了昨晚的记忆,婴儿肥的脸蛋“唰”的一下,红透了她和苏凉默,昨晚车震了

    意识到这件事确实发生了,凉小意想要立刻下床逃跑。

    “去哪里”她才刚坐在床沿穿鞋子,背后就传来男人磁沉慵懒的调侃声:“看来是我不够努力,让你还有力气逃跑。”

    唰

    凉小意从头到脚,红的就像是煮熟的瞎子,她现在恨不得想找一个地洞钻进去。

    “我,我,我就是去上厕所”不是逃跑。凉小意正说话,突然“啊”的叫了一下,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被那个男人拉回床上,苏凉默动作矫捷,一个翻身,修长的身躯,压在了凉小意的身上。

    男人猛地低下头,轻咬一下,舌尖微舔“唔啊”凉小意猛地捂住了嘴巴,瞪大了眼睛看着胸口那颗始作俑者抬起头来,露出一张俊美不凡的面孔,非常无耻地说道:“老婆,我还没吃饱而且,都怪你刚才叫的那么销魂。”

    嗖凉小意倏然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这男人的无耻已经刷新她的下限。

    没吃饱是谁昨晚像吃了春药一般

    还有,不是他对她做出那样那样的举动,她怎么会惊呼出声

    凉小意无语地看着胸口那颗透露说道:“我腰疼。”

    “老婆乖,我替你按摩。”然后苏凉默果然替凉小意“按摩”了,而且按了很长时间非常卖力

    事后,凉小意的腰不但没有好,还更疼了。

    虽然表面上一切看起来很平静,凉小意心中却依然觉得不安。

    苏凉默拿出手机,点开未读短信,是陆沉的。

    “交代的事情,都已经办妥。她们都在ty地下室那间房。”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