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三十八章刀扎进苏凉默的胸口

    “滚开。”

    苏凉默被一股力量推开,凉小意冰冷的声音透过雨水,传进了他耳朵里。愕然地抬头,苏凉默对上凉小意满含恨意的眼睛。

    咻

    这一刻,苏凉默仿佛窒息一般,“小意,是我,苏凉默。”他试图想要靠近那个满眼对他都是提防的凉小意,凉小意冷冷地看向他,“我知道你是苏先生。”

    苏凉默瞪大了眼睛小意从来都没有用这样冰冷的语气对他说过话的,到底怎么了

    “小意,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说出来,我帮你。”

    “哈哈,”凉小意忍不住仰头大笑,这是她听过最好听的笑话了,她笑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心中悲凉越深,猛地,她看向对面的男人,眼底深深的嘲弄:“苏先生,我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你不知道吗”有谁,能比他更清楚了

    这样的凉小意,让苏凉默感到十分的陌生,他试图去把那个女人抱住,柔着嗓音劝道:“小意,你过来,这样你会淋湿的。我带你去车里,好不好。”

    原本想用怀柔政策的,却没想到对面那个女人冷冰冰地果断拒绝道:“不好。”她面无表情,淡漠地看着他:“苏先生就不用再故意装作关心我了。我凉小意再笨,也不会再上当了。

    苏先生,如果你就是想要让我凉小意体会到生不如死的感觉,你已经做到了。真的,你的计谋已经得逞了。不用再委屈装作温柔和关心我。”

    男人狭长的凤眼陡然一凛,“小意,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哈哈哈哈哈”凉小意癫狂的大笑,却不知,眼里的液体为什么会越流越凶,她哭着笑,笑着哭,迎上苏凉默的眼睛,眼底深浓的“悲”,她说道:

    “真的真的很恶心。苏先生,我求求你,你别再装作关心我心疼我了。我凉小意何德何能啊,能够让大名鼎鼎的苏凉默,堂堂的苏氏财团掌权人,为了报复我,来装作温柔,关心我,爱护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有多么爱我呢。”

    “小意,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确实是”苏凉默心急地想要解释,却被凉小意突如其来的尖叫打断:

    “闭嘴”

    凉小意冷冷看向那个男人:“我叫你闭嘴闭嘴闭嘴我不要听你说话苏先生,你别告诉我说,你是真的关心我,真的爱护我。”

    “我”苏凉默的话未说完,就被凉小意打断:“苏先生,我明白你娶我是为了什么。我懂,在你的眼中,我是替自己向温晴暖赎罪的罪人。随便你怎么对待我吧。”反正她也就只剩下不到两年的生命了。

    “小意,我不是这样想的。”苏凉默想说清楚,他觉得,面前的这个女人正在一点点死去,不是说生命的死去,而是一种凋零,像是花儿一样的凋零。

    “小意,不管你说我什么,至少也要让我明白我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难受吧”

    凉小意瞥了一眼苏凉默,苍白的唇瓣撇出一道冷冷的弧度“苏先生,你带我来温家的宴会是什么目的,难道还要我说给你听吗”

    苏凉默何等人也,一联想之前陆沉跟他说过的话,苏凉默顿时明白了凉小意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小意,我的确知道今天是温振海的生日宴,而且,我的确是故意带你来温振海的寿宴的。”凉小意闻言,唇瓣的笑更冷了,苏凉默眼中闪过浓浓的自责,如果他知道他带小意参加温振海的寿宴,会让她遭遇那么可怕的事情,他绝对会让她在他的身边寸步不离。

    “小意,我是故意带你来参加温家宴会,我是希望借着这个机会昭告天下,你,凉小意,已经是我苏凉默的妻子了。也是向温家表明态度。”苏凉默道,“不管你信不信,我们的婚礼会在一个月后举行。”

    凉小意猜疑地看着苏凉默,这个男人说他们的婚礼会在一个月后举行这个男人难道真的愿意给她婚礼吗难道真是她错怪了这个男人吗不她不相信她

    在凉小意的认知里,婚姻是神圣了,如果一个男人愿意给一个女人一个盛大的婚礼,那么一定是真心的。

    凉小意敛眉不语,她的心中依旧满满的疑惑和不解。但是她找不出答案来。

    苏凉默见到凉小意平静下来,慢慢地靠近凉小意,将她拥在臂弯里,凉小意身子一僵,抬手就要推开苏凉默。

    “别动,”苏凉默突然喝住了她,半推半就,把僵硬着身体的凉小意拉近了车里。苏凉默打开暖气,又从储物柜里掏出一把水果刀,一边递给凉小意一边说道:

    “小意,我的人就坐在你的旁边,今天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我听陆沉讲了,的确是因我而起。你要是恨我,这个,”苏凉默把手中的水果刀,强行递到;凉小意的手中,“你拿着,朝着这里,”苏凉默抓着凉小意的手,带着那把刀子,朝着他自己的胸口戳了进去,猩红的血染红了白衬衫,“你狠狠戳进来。多少刀都没关系,只要你能够出气。”

    “啪嗒”凉小意手一抖,刀子掉在了地上,直到现在,她的手依旧颤抖个不停。她的眼中全是面前白衬衫上鲜红的血液她似乎是被吓到了,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忽然银色的车里,响起女人惊天动地的哭声。

    “呜呜呜”她伤了苏凉默她怎么能够刺伤他他是苏凉默啊

    一看到凉小意大哭,苏凉默慌乱的不知如何是好,他从来没有安慰过别人的经历,只能回忆起曾经爷爷安慰他时候的画面,他笨拙地抱住凉小意的脑袋,把身子凑过去,一下一下安慰地抚摸着她的脑袋,那张精致的薄唇正在说着最幼稚的话:

    “哦,不哭不哭,小意乖乖,不哭了,是我不好,以后绝对不让别人伤害小意,绝对不让小意哭了。”

    这样的苏凉默,要是被他的朋友,他的属下,他的家人看到,一定会大跌眼镜。

    凉小意呜咽,她不知道能不能再相信这个男人的话,只知道现在这个男人的怀抱十分温暖,一如十年前那个雪夜他将她从空无一人的厕所里解救出来,在空旷的校园里,一路抱着她送她回家。

    凉小意抬起手臂,又犹豫地放了下来她不知道该不该再为这个男人张开双臂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