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三十二章凉小意身边的男人都不简单

    莫子川,男,25岁,美国华侨lu集团莫家的小儿子,华尔街的金融新贵。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与凉小意相识于一场慈善晚会。

    手中的资料显示得不多,但也足以看出莫子川出身不凡。

    陆沉勾唇,继续说道:“先有赛维卫恩,后有lu集团的莫家,不得不说,凉胖胖还是很招人疼的嘛。”

    苏凉默脸色微沉,漆黑的眸子猛地射向陆沉:“她是我妻子。”所以不管有多少男人前赴后继,凉小意也只会是他的。

    陆沉哈哈一笑,从身后又拿出一份文件来,“苏凉默,朋友一场,别怪我没提醒你。围在凉小意身边的男人一个比一个不简单,你看看,这些年她还招惹了一个意大利黑手党教父。”陆沉虽然在笑,但是眼睛里的神色却十分严肃。

    苏家虽然权柄滔天,但是相信苏凉默的爷爷在场,也不希望苏家随意就树了那么多的敌人,还是一些难缠的敌人。

    “我说了,小意是我的妻子。”这一点不会变,“不管是神秘的克鲁茨家族,还是lu集团,或者是意大利黑手党教父,只要他们敢向小意动手,他们哪只手伸出的,我就剁了他们哪只手。”苏凉默铿锵有力的宣誓,漆黑的眸子里寒芒乍一闪而逝。

    陆沉沉凝不语,半晌试图最后说服苏凉默。

    “克鲁茨家族拥有几百年的底蕴,来历神秘。我还没有见过赛维卫恩克鲁茨,但是这个男人本身拥有高达180的iq,除去家族势力,这个赛维卫恩克鲁茨本身能力就不容人小觑。而lu集团的莫家,同样几代相传,身为莫家的儿子,莫子川也绝对不是良善软弱之辈。

    更不要说意大利黑手党教父,那是一个枪口舔血的人物,惹怒了他,谁也猜不到,他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来。”

    陆沉走到苏凉默的身边,带着劝解的意图,拍了拍苏凉默的肩膀,“凉默,我们朋友快三十年了,我不希望有朝一日,从别人的口中听闻你的噩耗。当然,我知道,你不怕他们,苏家的底蕴,你手上的势力,这些加在一起,你和他们三家正面对抗上,也不一定就会败局。”

    苏凉默沉沉的眼微微眯起,冷笑一声:“比底蕴,这个世上哪个家族的底蕴能比得过我华夏苏家比eq,我苏凉默无惧他赛维卫恩克鲁茨。

    若说不是良善之辈,陆沉你我从小穿一条裤子的兄弟,我是不是良善好欺的人,你最清楚,莫子川与我比谁更恶,还需要待考证。至于黑手党教父,我不介意让云瞳出手。”

    嘶

    陆沉倒吸一口凉气,一双桃花眼睁的大大的:惊呼一声:“为了凉小意,你要出动苏家云门暗卫”

    云门,乃是苏家暗面里的势力。每一任苏家的家主,手中必然掌握这方苏家暗势力。

    云瞳是这一任苏家云门的首领。但也必须听命苏凉默的指令。

    人人都知道苏家不能得罪,却只以为苏家财大势大,得罪不起。其实都不知道老一辈的人常说苏家不能得罪,就是因为苏家除了明面上雄厚的实力外,暗地里还有随着苏家家族史一直传承下来的云门暗卫。

    云门,专门负责做一些苏家明面上不能做的事情。当然,云门也负责全权对苏家当代掌权人的安全负责。

    没有想到,苏凉默会因为凉小意,到了必要的时候出动云门。

    “好吧。”陆沉不再说话,他了解苏凉默,就像苏凉默了解他一样,所以陆沉能做的只有支持。陆沉说:“需要的时候,哥们儿随传随到。”

    苏凉默什么都没说,拍了拍陆沉的肩膀,率先走出这间小型会议室。

    “等一下,今天晚上的宴会,你还要参加吗”陆沉突然喊住快要离开会议室的苏凉默,随着陆沉的话,苏凉默抬起的右脚在半空中微不可查的顿了一下,但只一刹那,然后稳稳落在大理石的地砖上,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当然要去,为什么不去”

    “你”陆沉看不懂苏凉默了,既然那么维护凉小意,为什么还要参加今晚的宴会,“凉默,今晚的晚宴可是”

    话还没说完,就被前面男人凉薄的声音打断,苏凉默头也没回,冷然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今晚不仅自己会去,还会带她去。”

    “带她谁凉胖胖你知道今晚的宴会是谁家办的,你还要带凉胖胖去凉默,我越来越看不懂你要做什么了”

    陆沉不解。

    苏凉默垂下眼皮,半晌说道:“前段时间我去找了老三。”抬眼意味深长地看向陆沉,特意强调道:“在他的工作室。”

    陆沉心里咯噔一下,似乎已经能够猜到一些,苏凉默说:“你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当苏凉默回到会议室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个牛皮带包装的文件夹,陆沉从苏凉默的手中接过,抽出里面一叠的资料,越看,眼睛瞪的越大,当看到一行字的时候,眼皮一跳,瞳孔剧烈的收缩,良久,才把手中资料从新放进牛皮纸袋装好,他抬头看向苏凉默。

    对面的男人面色平静,看不出喜怒哀乐。陆沉捏了捏手里的牛皮纸袋,措辞了半天,才犹豫地问道:“凉默,你真的要这样做吗凉胖胖和温晴暖是好朋友吧,如果温晴暖醒来之后知道了这件事后”

    苏凉默冷然地打断他:“晴暖不会知道的。”他不想让一个人知道的事情,那个人就不会知道。

    看着多年挚友的决绝,陆沉无言以对。

    “现在所有证据都证明凉小意才是救你的那个人你真的要这么做”陆沉肃然望向对面的男人,最后忍不住“砰”的一声砸桌泄愤,咒骂道:“靠我没想到你真的会听进了白起琛那混蛋出的馊主意凉默,放手吧,还来得及。”

    “陆沉,人,是会变的。”苏凉默意味深长的一眼,削薄的唇瓣缓缓开阖:“小意救过我的性命,我会以其他的方式报答她。”

    “凉默,你再考虑考虑吧,难道你真的觉得你是因为被许辰一催眠了才对凉胖胖好的吗”陆沉无奈地摇摇头,竟无言以对:“你会后悔的其实,我并不觉得你真的很爱温晴暖。”陆沉认真地看着他这辈子的挚友,这个从小穿同一条裤衩的挚友也许根本没有发现,他看凉小意的目光中充满了男人对女人的占有欲还有心疼。

    至少陆沉从来没有见过苏凉默这个凉薄的男人对哪个女人像是对凉小意那么在乎,连吵醒了熟睡了她都那么在乎。

    想到此,陆沉决定说出自己的想法:“凉默,你听我”

    然而,苏凉默不耐烦再听陆沉的唠叨,苏凉默脸色顿时沉沉,“我爱谁不爱谁,难道你比我自己还要了解吗还有,陆沉,我提醒你,不要在小意面前说漏一句否则”清冷的眼底闪过一抹寒芒,直射陆沉而去。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