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二十八章 没有人教你亲吻要闭上眼睛吗

    邵言细长的凤眼眯了起来,黑色瞳孔里氤氲着暴风骤雨,他忽然看向苏凉默:“凉默,你还在等什么这个女人都亲口承认了,她故意在给晴暖做的手术中动了手脚现在就把她扔进监狱里,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就该老死监狱中”

    苏凉默冰凉的眼狠狠扫向邵言,冷冷开口:“你耳聋了吗她,”苏凉默一手指着凉小意:“凉小意,是我,”一手又比比他自己,“苏凉默的妻子。”

    邵言骇然,像是不认识苏凉默这个人了一样,冲过去就捉住苏凉默的衣领,死命地大吼:“凉默你疯了吧你好好看清楚站在你身边的这个女人,是害惨了晴暖的罪魁祸首她有罪”

    “她有没有罪,不是你说的算。”

    邵言愤怒:“就算是法律,也不会放过她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的晴暖救过你一命,她跟了你快十年了,你就是这么报答她的苏凉默,你见异思迁也要看一看对象这是害死晴暖的女人啊”

    饶是衣领被人狠狠地拽在手中,好似生命都被威胁到一样,但是苏凉默依旧云淡风轻,淡淡扫了一眼愤怒发狂的邵言,冷冷说道:“邵言,你好像还是没有弄清楚,能给她定罪的只有我。”他霸气十足地像是陈述一件事实。言下之意却是在警告邵言,就算是告到法院,他苏凉默没有点头之前,谁也不能给凉小意这个女人定罪,谁也带不走她。

    苏凉默伸出手,慢条斯理地从邵言的手中拯救出被拽着的衣领,冷眸嘲讽地一瞥,一手牵起一旁吓呆了的凉小意,一边薄唇讥嘲:“看来这一顿中饭是吃不成了,凉小意,还不走发什么呆”

    一直被苏凉默牵着手走出菊亭,温暖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她才恍然发现一件事:苏凉默刚才维护了她。

    凉小意不敢相信,她害怕自己会再次受到伤害,尽管她已经伤痕累累,但是,苏凉默,仍旧是她心里最深处那拿不走,扔不掉的一个位置。

    难道,他说宠她的话并不是开玩笑不不会的,一定是他戏耍她的新把戏

    可是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苏凉默这个男人,即便他要戏耍她,也绝不会为此就做出在朋友面前维护她的事情。能让他不顾朋友面子,执意维护的人,那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他真心要维护这个人。

    凉小意不知道该怎么抉择了她此刻心里有些微乱,决定不再多想。

    将所有的注意力都分散,不去想,或者说,是不敢想。

    一路带着凉小意进到车里,苏凉默却不急着开车走人,一只修长的手搭在方向盘上,手指有节奏地敲着方向盘,发出一阵“哒哒哒”的敲击声。

    凉小意垂着头不说话,她现在脑子里乱成一团浆糊,直到现在,她还是没有想明白苏凉默明明恨死她了,为什么还要在他的朋友面前维护她。他难道说宠她是真的

    苏凉默,你到底想做什么

    车子里寂静无声,两个人,各自有着各自的心思,良久,苏凉默伸出一只宽厚的大掌,盖在身旁垂着脑袋的女人头上一阵乱揉。

    凉小意忽然被人一阵乱揉头发,吃了一惊,“苏先生,头发会被你揉乱的,到时打结了很难打理的。”凉小意嗔怪地瞪了一旁的苏凉默一眼,也许是因为刚才被身边这个男人维护了,也许是因为今天的太阳实在太好,透过车窗照在人身上暖和和的,连带着连心都暖了一些。

    “喂,凉小意,”忽然,凉小意脑袋上的大掌不动了,但也不拿下来,男人的声音透着不解:“刚才在菊亭,为什么要那么说”

    “嗯”

    “我问你,刚才为什么要对邵言那么说你不是在我的面前,从来不承认手术中动手脚的吗为什么今天要那么说”

    凉小意自嘲一笑:“苏先生不是一直都不相信我的吗我记得我解释过无数次,可是没有人相信我,苏先生不相信我,沈明远也不相信我,就算今天我自己不那么说,苏先生也会和那位邵言邵先生说我害了温晴暖的吧反正我怎么说重要吗

    苏先生爱温晴暖,所以温晴暖躺在那里不动了,所有的错误就都必须是我的;沈明远爱温晴暖,所以在他的眼中,我必然也必须是有错的;那么邵言邵先生又能有什么不同呢每一个爱温晴暖的人,最后不都是会把错误归结在我的身上吗

    我的解释,又有谁会信,又有谁会听”强忍着泪意,最终在无尽的委屈和压抑中,洪流爆发汹涌而澎湃,像是要把这段时间受到的委屈全部的化作泪水流个一干二净。然而,这么激烈的泪意,她哭的毫无声息。

    男人的手挪到了她的后脑勺,一用力,她被带向了他的方向,当微凉的唇瓣印上她的眼,她的睫毛忍不住在空气中颤抖起来,弱弱唤了一声:“苏先生”

    “嘘,”男人轻道,一个又一个绵密的吻落在她的眼,她的额,她的鼻,她的两颊,密密麻麻,多到她再也数不清。

    他的唇,向来微凉,即便闭着眼睛,凉小意也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来自他唇瓣的温度,苏凉默沿着她的泪痕,一点点舔舐掉她的泪。

    苦的,涩的,这泪水的滋味,他早就尝过然而即便更苦更涩,他也绝不放手,她这个人,从身到心,都是他的

    他已分不清这是出自真心还是

    微凉的唇瓣游走在凉小意的脸上,最终狠狠地覆在凉小意粉嫩的唇瓣上,他霸道地吻住她,舌尖描绘她的唇形,然后一举攻破城池,窜了进去,横冲直闯

    “唔嗯苏先生,我”

    “嘘,难道没有人教你,亲吻是要闭上眼的”苏凉默极尽缠绵悱恻,声音沙哑地诱惑着:“你只需要感受和享受,其他的,我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