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二十七章 他维护了她

    凉小意身边的人,每一个见到他,都希望凉小意和他离婚,苏凉默满心愤恨,尤其在确定凉小意就是当年那个救了他的小女孩儿之后,他不允许有任何人再来插手他和凉小意之间的事,谁再来插手,他不会再客气

    苏凉默大手一拉,把凉小意扯进自己的怀中,然后占有欲十足地搂紧她的腰,冷冷扫视对面的两个出色的男人:“小意已经是我苏凉默的妻子了,两位就不用打她什么主意了。另外,我和小意要出去吃中饭了。两位好走不送。”

    凉小意被苏凉默牵着走向银色的玛莎拉蒂,对于苏凉默无理的行为,凉小意只能扭头冲着赛维卫恩已经莫子川歉意地一笑。

    银色的玛莎拉蒂缓缓驶出地下车库,苏凉默绷紧的全身,这才稍稍放松了一些,但是心中那点不快,还是没有消去。

    他扭头问向凉小意:“那个莫子川也是你在美国的朋友”

    “嗯。”凉小意不大想跟苏凉默说话,径自扭头看向窗外。男人深浓的瞳孔里像是染了墨,越发的深沉黑暗。

    大约半个小时后,玛莎拉蒂驶入了一栋日式装修的建筑前,停了下来。

    菊亭,是s市十分有名的日本料理店,店长是中日混血儿,曾在日本生活将近二十年,这里的日料很正宗,但是相对的,价格也非常的昂贵,并且,还不是谁有钱,谁就能进菊亭享用美餐的。

    因为菊亭的大厨,就是这家店的店长,而这家店的店长兼大厨有一个怪癖,他只给他看得顺眼的人料理美食。

    尽管怪癖一堆,但是不得不说,每一个尝试过菊亭料理的人,无不对菊亭的美食赞不绝口。

    苏凉默一路牵着凉小意的手,好似只要他一松开,凉小意就会逃跑一样。对于苏凉默怪异的举动,凉小意只是皱着眉头,表示了深深的防备和提防,但是凉小意却没有挣开,因为,苏凉默握得太紧,她挣不开,或者是,她狠不下心去挣开。

    门口挂着风铃,只要推门,就会发出清脆的铃铛声。

    “叮当当叮当当”伴随苏凉默推开菊亭的木门,同时响起一阵清脆的铃铛声,凉小意被大门内的景象震惊了。

    并不是说这里装修的多么奢侈和豪华,而是,站在这里,就仿佛真的是身在日本的街头。

    浓浓的和风感,扑面而来,一股暖洋洋的氛围散落在周围的空气中,凉小意的唇角缓缓露出笑意,苏凉默注视着凉小意的一举一动,当凉小意唇角绽放出那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时,苏凉默的眼神更加柔和了。

    不枉他大老远带她来这里这个女人果然喜欢这样的氛围。

    同时,苏凉默也在思考,要不要把家里的装修也都改装成菊亭这样的这样一来,这个女人说不定能开心些。

    “凉默,大忙人,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里坐坐”迎面迎来一个男人,凉小意静静地打量他,与时下男性完全不同的穿着,眉眼十分柔和,五官也不比苏凉默的俊美,而是透出一股柔和,声线也十分清亮,齐腰的长发绾在身后,乌黑发亮,若不是胸前平坦坦能开飞机,凉小意会错认为他是个女人,还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女人。

    “邵言,我给你介绍,这是凉小意,我妻子。”苏凉默把凉小意往前推了一下,其实他和凉小意谁都没有注意到,在不知不觉中,她从他见不得光,连一个婚礼都吝啬给予的“地下妻子”变成他主动介绍给身边朋友的真正的妻子。

    邵言闻言,露出诧异之色。

    “凉默,你结婚了什么时候的事”苏凉默结婚这么大的事,他居然不知道

    凉小意垂下眼,默然不语邵言当然不知道,因为苏凉默没有给过她婚礼,她是他不爱的女人。所以连婚礼也成了奢侈。

    “嗯,前两天刚在民政局登记过,等找个黄道吉日,在雅礼岛上举行婚礼。”苏凉默看着身旁的小女人悄然低下的眉眼,看着她的耷拉着头,苏凉默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男人温润磁沉的声音一点一点透进凉小意的两耳,她猛地抬起头,不敢相信地看着他苏凉默说什么他要给她一个婚礼

    邵言闻言,微微吃惊当初苏凉默买下雅礼岛,是准备送给温晴暖的吧而现在他听到的这话是什么意思苏凉默,凉小意

    不过凉小意这个名字好耳熟啊

    忽然,邵言倏然看向一旁的凉小意,嘴里却问着苏凉默:“凉默,晴暖呢”

    苏凉默陡然眯起了眼,深邃的瞳孔,意味深长地朝着邵言射去一道犀利的目光邵言是他的好友,不可能不知道温晴暖动手术成植物人的事情,也不会不知道凉小意就是温晴暖的主刀医生的事情。事发之后,对于整件事,他虽然没有对外宣布,但对于这件事,却也没有瞒着这些好友,所以他会知道这些也并不奇怪。

    而现在,很显然,邵言是故意的,他在针对他妻子。

    温晴暖是凉小意心中的一根刺,从苏凉默的朋友嘴里听到温晴暖的名字,凉小意的心一阵刺痛。

    闭了闭眼,凉小意才睁开眼,平静地看向正看着她却对着苏凉默问温晴暖上哪里去了的邵言,她面上如同老僧入定,平静无波,看着邵言的眼,缓缓说道:“温晴暖的脑子里长了肿瘤,我在给她动手术的期间故意动手脚,让她变成了植物人。”凉小意面无表情地说道,苏凉默像是被针刺了一下,陡然看向一旁的凉小意。

    为什么要这么说为什么要承认

    从事发之后,她不是一直不承认的吗为什么现在却这么平静地在他的朋友面前坦诚一切都是她故意动的手脚

    一股说不出的愤怒,萦绕在心头,苏凉默牵着凉小意的手,改为握,死死地握紧大掌中的柔嫩小手。

    他不知道他在愤怒什么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