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二十章 不打算继续爱你了

    一进到办公室里,凉小意再也忍不住,一把推开苏凉默,苏凉默闲闲的手插裤兜,深眸漫不经心地注视着凉小意这个女人找了一个靠角落的沙发,那位置离他的办公桌最远。

    剑眉微挑,凉薄的唇勾起一道浅淡的弧度,微冷的眼神像是锁定猎物一样,紧紧胶着在对面那个女人身上。

    存在感十足的视线下,凉小意不安的坐在沙发上扭动手指,她觉得此刻苏凉默的眼神太危险,她最好还是离他远一点比较安全。

    一见到立在大门口的男人步伐优雅地朝着她走来,凉小意“噌”的一下从米白色的真皮沙发上站了起来,迅速往左边挪动,想从左边绕过那个猎豹一般危险的男人,凉小意一边朝着大门奔过去,一边嘴里说道,“苏先生,你渴不渴我去帮你泡咖啡。”总之,只要能够离他远一点,怎样都好。

    眼看胜利在望,大门就在眼前,嫩白的小手就要握住质感十足的门把手了斜刺里突然伸出一只长手,握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拽。

    凉小意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回过神来,被面前一张放大的完美到如同神祗的俊美容颜吓到。

    “啊”凉小意被面前放大的俊脸吓到下意识脑袋往后躲。苏凉默凤眼一动,眼明手快伸出一只手挡在凉小意的后脑勺和墙壁之间,及时阻拦了凉小意后脑勺“亲吻”墙壁的厄运。

    “额,对不起啊,我不知道后面是墙壁”她刚才天旋地转的瞬间,其实被苏凉默抵在他和墙壁之间。

    男人狭长的眼眯了眯,“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嘛”

    “额”可是要不是他把她逼到墙壁边,就不会出现现在的状况了。

    凉小意撇撇嘴,这个男人跟她一向是不讲道理的,诬陷她残害温晴暖,根本不会听她的任何解释。

    凉小意很自觉地绕过这个话题,只小心翼翼讨好地说道,“苏先生,你渴不渴”

    苏凉默垂着眼皮扫一眼胸口的那张努力扬起脑袋讨好他的笑脸,婴儿肥的脸蛋上,粉嫩的唇瓣近在眼前。

    苏凉默喉咙微微蠕动,剑眉微挑,性感的薄唇淡淡吐字道,“渴。”

    一听他说渴,凉小意双眼瞬间发亮,伸手就去推苏凉默,一边性质勃勃说着,“那我现在就去帮你倒杯咖啡。”

    “我不想喝咖啡。”

    “那我去帮你泡茶。”

    苏凉默续又说,“早上喝茶胃疼。”

    “那就牛奶。”

    “我不喝那种黏黏腻腻的玩意儿。”

    凉小意快抓狂了,从来不知道这男人这么龟毛,“白开水总可以了吧”随便什么,你就是想喝kfc的苹果气泡果汁,我也现在立刻就去给你买来

    “你居然敢让我喝白开水”

    凉小意忍住要打人的冲动,白开水怎么了招你惹你了而且这个男人从她出院开始就变得越来越奇怪了,只是今天早上开始“特别”奇怪

    凉小意左思右想,想不通原因,心道:不会又是另一个“惩罚”她的把戏吧,随即又想,就算是,那又怎样左右她还不知道能不能活过两年了。要算计什么的,尽管来吧。

    凉小意现在算是破罐子破摔了。

    “苏先生,那你说你要喝什么吧”凉小意几乎自暴自弃了。只要不面对他,怎样都好。

    凉小意话落,后脑勺上的手用力固定住她的脑袋,唇上重重覆上熟悉的微凉感。

    “唔放”凉小意猛地睁大眼睛,他居然趁着她张开口的瞬间,霸道的长舌长驱直入

    苏凉默心满意足了,一早上因为这个女人怪异的举动和刻意的疏远,搅动得他心烦意燥的心情,也瞬间舒爽了。

    舌尖品尝着她的甘甜,薄唇碾压着她的柔嫩,她的嫩唇没有那些明星名模涂抹着厚厚的化学物质,清新的叫人一尝再尝,眷恋不已。

    苏凉默觉得,身下这个女人的唇瓣简直就是世间出来了。

    苏凉默不敢置信,眼前垂着脑袋的女人刚才说了什么

    深邃的眼瞳剧烈的收缩,苏凉默狠狠瞪向刻意疏远他的凉小意,几乎用大声吼道:“凉小意你刚才说什么有胆子你再说一遍”

    凉小意被吼的也是委屈,顿时红着眼眶反吼回去,“说就说我说我都不打算继续爱你了为什么要忍受你的恶劣”

    好好样的苏凉默气得肺都快炸了什么叫做“她都不打算继续爱他了”什么有叫做“忍受他的恶劣”

    苏凉默恶狠狠地吼她:“凉小意,我苏凉默要宠谁,还没有见过不怕死敢拒绝的。在我做出试着宠你的决定之后,你再来和我说你不打算继续爱我了,你以为我会轻易放手吗我苏凉默是可以任由别人耍弄的吗”

    “你宠我”这简直是本世纪末最好笑的笑话了凉小意红着眼眶不甘示弱地讽刺他:“苏先生,难道我的脸上写着很傻很天真五个字吗骗我有意思吗

    你宠我苏凉默会宠凉小意哈哈哈”凉小意在笑,眼泪却哗啦啦地不受控制,她抬起手臂狠狠擦了一把眼泪,恶狠狠地盯着苏凉默看:“苏先生,我难道还不够惨吗这又是您玩的什么新把戏”

    “新把戏”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居然把他的真心宠爱说成“新把戏”

    “难道不是吗”凉小意不甘示弱辩驳:“是谁说娶我是为了惩罚我是谁那样无情伤害我现在您却突然说要宠我,谁知道您又想出什么样惩罚我的新把戏”

    苏凉默愤怒地盯着凉小意,此刻他自己都忘记了一些重要的事情,只知道听到面前这个女人控诉他想宠她的心,是另一场戏耍她的计谋的时候,他就气得恨不得将她压在办公桌上狠狠办她

    对就是要狠狠办了她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