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十七章 凯撒是谁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映照在凉小意白瓷一般的皮肤上,苏凉默坐在角落里的单人靠背沙发椅上,像极了掌控一切的国王。

    铁灰色的窗纱被风拂开,一缕光线打在角落里安静坐在沙发靠椅上的男人的脸上。他只手撑着额头,手肘自然地撑在沙发椅的扶手上,额前的一缕黑发顺着光滑的额角,滑落,遮住了半边长眉,遮住了沙发上王者气派的男人探究和思索的眼。

    望着床上的熟睡的女人,苏凉默幽深的瞳子里闪烁着几缕复杂难明的幽暗。

    这个高贵优雅的帝王般的男人,此刻俊美的面庞上有着几丝纠结,像是在做出一个艰难的抉择,深沉得让人看不懂他。

    床上的女人翻了个身,动了动,角落沙发上的男人像是被启动了开关的连锁反应,随着床上女人身子一动,他也迅速抬头,视线紧紧地胶着在那个女人的身上,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这个女人,从上到下,一点都不放过。

    只见床上那女人睡姿实在不雅,一个翻身,把自己逼到了床沿边上,只差一厘米,只要稍微一动,整个人就会掉下去。苏凉默在一边看着就胆战心惊,转瞬间,凉小意半边身子已经悬在床外,沙发上的男人“嗖”地一下站起身,三步并作两步,此时大跨步朝着床上睡得不安分的女人走去,速度之快,脚步匆忙,可见主人心急之切。

    苏凉默正弯身小心地把快睡到地上凉小意往床中间推了推,动作轻柔,忽然听到一声呓语:“唔嗯,凯撒,乖,别舔,让我再睡一会儿。”

    苏凉默给凉小意盖被子的手顿时一僵,此刻大魔王正满眼怒火地瞪着床上某个浑然不知要倒大霉正睡得香甜的女人,“凉小意你给我起来谁准你继续睡这里的”原本要给凉小意盖被子,现在被子被某个大魔王狠狠甩在床上迷迷蒙蒙睁开眼的女人身上。

    凉小意很久没有睡这么香甜了,可是她没有想到一大早会被吼醒。一看到面前这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俊美容颜,凉小意所有的瞌睡虫都没了,彻底清醒了。

    “苏,苏先生,对,对不起啊,我昨晚忘记回自己房间了。”凉小意慌慌张张地就要站起身来。

    苏凉默听到这句话,脸黑了黑谁跟她讲这个

    “说凯撒是谁”苏凉默暴怒,一只手狠狠抬起床上的凉小意的下巴,逼视她看着他质问道:“说啊,凯撒是谁”一个赛维卫恩还不够,现在又来一个凯撒凉小意这个女人还真会招蜂引蝶这都第几个男人了

    “苏、苏先生,你冷静一点儿”凉小意觉得头好疼,一大早就遭受无妄之灾,她承认昨晚没有回房睡,占用了他宝贵的大床,是她的过错。但是睡都睡了,他还想怎样,

    “别让我问第三遍凯撒是谁”苏凉默的语气很危险,似乎要是从她嘴里听到他不想听到的话,他就会立马扑上来,撕了她一样

    “苏先生,你怎么知道凯撒的”凉小意满眼狐疑地盯着苏凉默,忽然她想到什么,清澈的双眼顿时盈满了怒气还有屈辱

    “你调查我苏先生,你太过分了”凉小意再也顾不得其他的了,一想到自己全心全意爱上的男人,居然背着她调查她她就感到一股从来没有过的愤怒,这比苏凉默冤枉她陷害温晴暖还要让她难以接受。

    凉小意不想再看见这个男人。

    凉小意狠狠推开攫住她下巴的苏凉默,猛地从被子里站起身来,愤怒的苏凉默措不及防被推个正着,趔趄半步,原本就要发火的他,仰起头,正好看到站在大床之上的人儿,清澈的眼底正氤氲着浓浓的悲哀,那双眼,眼眶通红,眼瞳爬满了血丝,眼角有一些湿润,分明就是泫然欲泣,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但是奇怪的是,她眼圈发红却隐忍着没有落泪。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幕,触动了苏凉默的心,心脏,隐隐的疼。

    “苏先生”立于床上的少女,垂着头,缩着肩膀,这一声“苏先生”仿佛是用尽了全身的勇气,鼓足了劲,从牙槽里狠狠地蹦出来的。

    苏凉默正要说什么,那道微弱颤抖的女音再一次打断了他。

    “苏先生你曾经说过,我没有花容月貌,没有窈窕身段,学什么西施效颦哭起来只会让你觉得难以入目。”

    苏凉默微微蹙眉他什么时候对凉小意说过这么混账的话

    苏凉默第三次想要开口说话,突然眼前一颗晶莹的泪水从他的面前掉落,苏凉默顺着眼泪掉落的方向,微微抬头他的瞳孔猛地放大,视线再也不能从那一张安静落泪的脸上挪开。

    伴随着那一滴泪水,耳畔是凉小意颤抖的哭音,他听到她在对他说:“苏先生,对不起,其实自从那以后,我就真的没有再哭出来,真的。

    可是我现在再也忍不住了,对不起,我还是没忍住。我哭了可能有点丑,可以请你转过身去吗”因为她已经悲伤难过到连转个身子背对着他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有什么悲哀,比得上被自己全身心爱着的男人不信任的派人调查呢就好像在他的面前,她剥光了衣服,再也不剩最后一丝尊严。

    苏凉默的眼睛注视着这个半跪坐在床上,明明泫然欲泣,却努力挺直了腰板,明明该是柔弱的一个人儿,看着她瑟瑟发抖的肩膀,却努力在他的面前,摆出刚强的模样,苏凉默的心脏倏然揪紧的疼了起来。

    他听到她的声音悲凉无助,看到那两瓣粉嫩的唇瓣在他的眼前一张一合,突然之间,苏凉默迅雷不及掩耳伸出一只手,捉住她的手腕用力一带,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凉小意带着惊骇,小嘴诧异地微张着,落进了一个坚实宽厚的胸膛里。

    还没反应过来,微张的唇瓣上,狠狠覆上一张微凉的唇瓣。

    他只知道,这一刻,他不要看到她羸弱颤抖的肩膀却努力在他的面前故作刚强,他只知道,他不要再听那张让他流连忘返的小嘴里说出让他揪心疼痛的话来。

    有一个声音正在激烈地说着:快堵住她的嘴堵住了她就说不了那些让你心疼胸闷的话了

    “唔”

    那双微凉的唇瓣,一旦覆上了她的唇,就好似汹涌的波涛一样,猛烈地进攻着她。长舌直驱而入她湿润温暖的唇腔内,勾着她的,缠绵、吸吮、舔舐,划过她唇腔内的每一寸土地,扫过她每一颗贝齿,霸道地侵占着她的一切,苏凉默带着侵略的气息,将她整个人都包围了起来,手放在她的腰间紧紧的禁锢着她,将她整个身子都压向他。

    凉小意的手用力地推搡,却被苏凉默坚实修长的手臂紧紧地箍住,许久,久到凉小意都快窒息了,久到凉小意以为那就是天荒地老,那霸道的不可一世的男人,才终于施恩一般放开了她的唇。

    看着她如同早晨的玫瑰般鲜艳欲滴的唇瓣,欲念像开了闸的猛兽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苏凉默从来没有想过,一个吻,居然可以让他失控。他只是不想再从眼前那张粉嫩的唇瓣里听到任何一句会让他的心脏剧烈收缩剧烈疼痛的话。不想听,所以干脆堵住她,所以,他就这么做了,而效果,显然不错。

    “听着,女人,以后想哭就哭,不必忍着,但是只能在我一个人面前哭。”男人菲薄的唇瓣微微掀起一个弧度,心情十分愉悦。只是男人狭长的眸子十分惋惜地斜瞥了一眼女人,只可惜时间来不及,甜点虽美味,哪儿及的上正餐

    啊凉小意有些狐疑地盯着面前突然变得奇怪的男人看。

    “咳咳,”苏凉默握拳抵住唇瓣,假意咳了两声,说道:“看什么看我是说,你哭的这么丑,就不必出去祸害别人了。反正我娶你本来就不是要对你好的,你在我面前哭,哭的越凄惨,说不定我还会觉得越高兴。”

    “”凉小意心中自嘲一笑,哦,原来是这样啊。看她哭,他就开心。他果然很恨她。

    “还有,我知道凯撒,是你刚才睡得迷迷糊糊说出来的。”苏凉默危险地盯着凉小意的眼:“你还没说,凯撒是谁你居然还让他舔你谁批准的”

    换做平时,苏凉默是不屑解释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这个女人误会他,不想再从她那红唇里再听到任何类似的话。

    凉小意愕然,“凯撒是我在美国养的萨摩狗,我周末睡懒觉不给它吃的,它就会来舔我这有什么奇怪吗”值得他一大早发神经把她吼醒

    越来越不了解苏凉默这个男人了苏凉默,还真是奇怪。

    噌苏凉默的耳根瞬间微红,故作镇定道:“你今天和我去公司。”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