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十六章 给我去查凉小意

    天蒙蒙亮,阔派的三楼主卧里,柔软的大床上,男人的头反枕着手臂,夜将尽天将明的交替时候,苏凉默漆黑的眼瞳缓缓下移,视线聚焦在枕着他臂湾沉沉入睡的女人。

    墨色的瞳孔漆黑一片,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只是看着臂湾里沉睡的女人,蹙着眉兀自深思。

    毋庸置疑,就算这个女人并不如他想象中的放荡,她把第一次给了他。但是这个女人在手术中动了手脚,害得晴暖变成只剩下呼吸没有思维的植物人,这件事是事实,是她怎么抵赖都赖不掉的事实。但是但是

    昏暗中,男人俊美的脸上复杂难明。就是这么一个害得晴暖成为植物人的恶毒女人,他对她的身体却上了瘾

    她的唇,绵软香甜,就像是山间清泉,甘甜清爽得叫人能够感受到阳光和青草的芬芳净爽。她的身子一碰就软成一滩湖水,任由他在其中嘻戏玩耍。即便那上面遍布可怖的疤痕,他也爱不释手。

    怎么会这样他怎么会对这种女人有感觉

    苏凉默的眼中闪过疑惑和纠结,最终化作一团愤怒,说不清是对凉小意的还是对他自己。

    就在这时,臂湾中的女人似乎有些冷,丰萸的身子往他身边靠了靠,苏凉默眼神微凉,不耐地一把推开怀中女人,一想到这个女人歹毒的心肠,把晴暖害成植物人,而这个女人现在睡得越香甜,苏凉默就越不能原谅她。

    “唔”,凉小意嘤咛一声,睡梦中迷糊伸出一只手,攀上身边温暖的物体。

    苏凉默吃惊地看着扒在他身上的白皙藕臂,凉小意这个女人也太不要脸,手脚并用像只八爪鱼缠在他身上,而且怎么挥都挥不开

    看她畏寒的样子,苏凉默再次推开她的手顿了下,然后一脸不情愿地撇了撇嘴,宽大的手掌却自觉地替她拉好滑落肩膀的软被。

    手掌滑过凉小意的肩头,忽然他的手停在半空中,浓墨的眼瞳一瞬不瞬地死死盯着身下的锁骨。

    那道狭长狰狞的刀疤,即使是愈合很久之后,依然能够看出这道伤当年血肉外翻的情景。此刻它正无声地冲着他怒吼,他的眼前,突然冲出无数的画面,那些画面里都有一个浑身是血的小女孩,无声无息躺在担架上,盖在小女孩身体上的白布滑下一角,露出深可见骨的伤口。

    “嗡”的一声,苏凉默觉得以前被他忽略的一些东西突然清晰起来。

    颤抖的手指抚摸上凉小意锁骨下的那道伤疤,久远的记忆再一次清晰起来。

    那一天当他再次在防空洞见到那个救了他的小女孩儿的时候,她的模样已经不能用凄惨来形容了那就是一个血人苏凉默突然想到:那么多的血怎么可能只是一道伤口造成的

    当年被他忽视掉的事情,在他再次看到这道狰狞的刀疤的时候,一下子清晰起来。

    温晴暖的身上,除了锁骨下的这一道伤口之外,白璧无瑕

    当年的凄惨,怎么也不可能仅仅是一道如今已经浅的几乎要消失的伤口造成的

    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他之前都没有想通

    苏凉默死死盯着身下熟睡的女人。温晴暖说过,凉小意和她从小就是好朋友,两人家就是邻居,从幼儿园到高中,两人一直上的同一所学校,几乎形影不离。那么那块丢在绑架现场的手帕,也许是两个要好的小孩儿,互相交换的代表友情的礼物

    如果事实是这样的话,一切想不通的地方就都想通了。

    为什么温晴暖的手帕会在凉小意的手里,为什么应该是当年那个小女孩儿的温晴暖,对于当年的事情却说不清,每一次他问起,都囫囵遮掩过去。又为什么他从高中第一次认识凉小意之后,从来没见过她穿过一件袖子短过手肘,裙子或者裤腿短过膝盖的衣服。因为她不能穿她怕别人发现她身上都是丑陋的伤疤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测,他还需要证据应征。精明的眼闪过一瞬惊蛰。塞维卫恩那个男人说的对,他太不了解凉小意了。

    轻手轻脚地下床,顺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苏凉默放轻了脚步声,开门走到隔壁的书房,拨通一个号码。

    电话响了三四声,被接通。接通的那一刹那,电话那一头立即传来一声怒吼:“苏凉默,你知不知道现在是几点老子刚入睡就被你吵醒你最好是真的有十分要紧的事情,不然等老子明天睡饱杀到你公司去”

    “给我查凉小意。我要知道她的全部。”电话这头,苏凉默对于电话对面的暴龙男的怒吼加威胁熟若无睹,淡淡地下了命令,连表情都没有变一下。

    “哈你说你要查谁凉小意那个害得你心中的小天使成了植物人的女人我没听错吧你就为了这个女人,大半夜把我弄醒苏凉默你够了喔”对面那头依旧喋喋不休,语气中满满的不可思议。

    听到自己的好友在电话里指控凉小意,苏凉默不满地皱了皱眉,双目沉沉冷冷打断朋友的话:“陆沉,闭嘴你有时间废话,不如现在去给我查凉小意。”

    电话那头,陆沉传来一声夸张的大叫,“不是吧你居然让我现在就去替你查人苏凉默,你知道现在是几点苏凉默,你不是人你剥削你资本家你奸商”

    苏凉默凉凉地提醒陆沉,“上班之前,我要凉小意的资料,全部。”

    啪嗒一声。电话挂断。

    陆沉呆呆看着“嘟嘟嘟”叫着的手机半晌,好半会儿才回神,拍案而起,大叫道:“靠苏凉默我干你大爷”骂归骂,陆沉“嗖”的一下子跳下床,抄起衣服快速地穿上,捞起鞋柜上的车钥匙,风火轮一样冲出公寓。

    开玩笑苏大魔王玩儿真的,他陆沉分分钟被秒成渣渣啊,为了完成苏大魔王交给的任务,陆沉,堂堂陆氏传媒的少东家,不顾别人异样的目光,蓬头垢面冲出“馥都公寓”。

    两小时后,苏凉默接到陆沉的电话,陆沉在电话里声音十分严肃:“凉默,你听我说。待会儿不管你听到什么,一定要保持冷静。

    温晴暖也许真的不是当年救你的那个小女孩儿。你让我查凉小意,时间有限我查到一些东西,通过这些东西我也只是猜测温晴暖不是救你的人。具体的证据,后续的事情,凉默,再给我一点时间。中午前交给你。”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