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十五章他要她

    “呜你放开我”得到一丝的空隙,凉小意猛然用力推着苏凉默的结实的胸膛。

    “闭嘴。”

    他的长舌不给她反抗的机会,霸道地探入她的口中,与她的香舌纠缠不休。

    “呜”,一声嘤咛,凉小意觉得她快被融化了,唇上的那个人,霸道地品尝她的唇,上身一凉,一双大手撕开了她身上的衣服。

    凉小意脸色一变,她如惊弓之鸟,忍不住惊呼道:“不要”她还记得那个也夜晚,他厌恶地看着她的身体上的疤痕,从他嘴里吐出的恶毒的批判s吸毒那样不堪的指责,她不想再背负一次。

    然而,凉小意的反应,在苏凉默看来,就是彻底的拒绝

    为什么拒绝那个叫做赛维卫恩的男人

    男人漆黑的眼底怒火如同龙卷风一般席卷而来,一把拦腰抱住瑟瑟发抖的女人,大步走向二楼。

    “啊苏先生,你要干嘛”

    凉薄的声音,霸道地在耳边响起:“干你”

    一瞬间,凉小意瞠目结舌她无法想象,有着优良家教的苏凉默,这个一贯冷冰冰的男人,居然会说出这么粗俗的黄段子。

    就这片刻的分神,她被狠狠摔进柔软的大床里,凉小意这才发觉,这不是她位于二楼的寝室。

    “我”

    男人一言不发,随着女人倒进床铺里,薄唇急不可耐地攫住女人软糯的粉唇,啃咬,吸吮,长舌在女人的口腔里肆无忌惮地横扫。静谧的卧室里,唯有口水吞咽的声音。终于,在凉小意瘫软成一滩水之前,男人的薄唇缓缓地抽离她的唇瓣,带离了一条银丝,连接在他们两人的唇瓣之间。仿佛这一生,剪不断理还乱的未来。

    呼呼凉小意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情爱,她的脸红的像是蒸过桑拿,并且,这红,一直蔓延到全身。

    身下的女人,在他的吻下,全身泛红,双眼迷离,重重地喘息着粗气一想到,这都是他的杰作,苏凉默的心情突然之间变得无比的好。

    什么温晴暖,什么赛维卫恩,这时候,早就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很久很久之后的后来,苏凉默才知道:眼睛会认错人,心却不会认错人。而他,在很久很久之前,久到第一次在高中的校园,见到那个微微丰腴腼腆的凉小意的时候,心,早就认出了她。只是他的眼睛和所谓的理智,让他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错过了他此生中的至宝。

    而他,为了重新拾获他曾经错失的至宝,为此,付出了巨大到别人无法想象的代价。

    “苏先生”嘤咛的喘息声中,是女人绵软的求饶:“苏先生,我好难受。”

    苏凉默见身下的女人羞得将脸埋进枕头里,心中不禁涌上一股逗弄。

    “哦哪里难受”

    “就是身体,很奇怪”

    “怎么会是这里难受吗”男人宽厚的大掌罩上女人圆润的蜜桃,立即惹来女人一声嘤咛:“唔。”

    “不是吗”男人的声音透着不解,“那,难道是这里”罩在女人柔软的蜜桃上的拇指,仿佛带着电流一样,摩挲过那颗蜜桃上的红豆。

    “啊”

    凉小意理智全无,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

    即便凉小意不是第一次和苏凉默上床,但是,苏凉默像今天这样挑逗,却是第一次。

    一个女人再能装,一个浪荡女也不可能装得这么青涩苏凉默漆黑的眼微微闪烁。也许,他该去好好调查一下身下女人的事了。

    苏凉默相信,这样青涩的反应,只可能证明一点那一夜,身下的女人是真的初经人事。

    如果是这样,她一身的伤痕是怎么来的

    意识到他是她第一个男人,凉小意完全属于他苏凉默,苏凉默的心忍不住雀跃欣喜。有一种想要抱牢怀中这个女人的冲动。

    但是,同时,我们的大boss开始反思,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她身上那些可怖的伤疤,苏凉默漆黑的眼底闪过危险的光芒,是谁把她伤成这样

    “凉小意你身上的伤疤”苏凉默准备询问凉小意身上的伤疤是怎么回事,然而身下的女人一听到“伤疤”两个字,仿佛惊弓之鸟,猛地推开伏在她身上的苏凉默,受伤的喊道:“我没有s先生,我没有”

    凉小意眼底的受伤和惊恐,叫苏凉默捕捉的一清二楚,心倏然发疼,嗓子眼发紧:“你别”

    “苏先生,我真的没有过s,你,如果你不喜欢这些疤痕,赛维说过,他能把这些疤痕去掉,不留一点儿痕迹。”

    赛维卫恩男人面无表情,眼中罩着寒霜,修长的手指一把掐住凉小意的脖子:“赛维卫恩你让他看过你的身体”

    “我,他是我的主治医生。”凉小意推搡身上的男人:“你快放开我,我,不能呼吸。”

    苏凉默只觉得一股怒火再也压不住,有一种自己的东西被人窥觑了的愤怒直到身下的女人脸色涨得通红,痛苦地挣扎,苏凉默才恍然醒悟,猛地松开手。

    然而一想到,身下的女人的身体,早在他之前,就被另一个男人看光,苏凉默心地的怒火无从发泄。

    薄唇狠狠地抵在女人软糯的唇瓣上,带着惩罚的意味,一用力,凉小意尝到了血腥的铁锈味,忍不住呼疼,忽然那双唇离开她的嘴唇,她的脖子一阵巨疼。凉小意猛地睁大眼,“苏先生,你在做什么”

    “盖章。我的东西,印上我的标志,省的有不长眼的贼惦记。”

    “赛维不是贼,他是我的主治医生,医生和病人之间没有性别区分,像我,我也因为给病人动手术,看过许多病人的身体,医者父母心。而且我也不是你的东西,我只是我自己”

    “凉小意,你给我闭嘴我现在不想听你说任何一句废话”修长的手指划过她的小腹,猛地探向她身下的幽泉。

    嘶凉小意倒吸一口冷气,不敢相信,这个男人正在对她做什么龌龊的事

    “苏先生你疯了我是凉小意凉小意”你恨的人不是温晴暖

    “唔”下一刻,嘴巴就被熟悉的唇瓣堵住,又一阵带着惩罚意味的亲吻,苏凉默霸道地说:“凉小意,我刚才说过吧,我不想听你说任何一句话”所以,闭嘴

    至少在他的理智没有被怒火烧的一干二净的时候,闭嘴吧。

    此刻,苏凉默眼中没有温晴暖,只有一个让他怒火中烧的凉小意。也许连他自己都分不清自己的心。

    这一夜,里恩别墅苏凉默的别墅三楼的主卧里,传来一阵一阵男女欢好的声音。女人的求饶声,伴随着亘古不变的韵律声,缓缓萦绕在这间卧室里。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