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十二章只有我苏凉默不要的

    那一天,凉小意出院。苏凉默的车和赛维卫恩的车同时抵达英伦医院。

    沈明远穿着白衣大褂站在医院的台阶上,远远看着载着凉小意的汽车的影子越来越远。

    到达里恩别墅区的时候,苏凉默不大友善地挡在赛维卫恩的身前,冷冷的眼神,仿佛刀子一样落在赛维卫恩的身上:“卫恩医生想必十分忙碌,苏某就不请卫恩医生进去小休了。”

    凉小意和赛维卫恩皆是错愕,凉小意想不通,这个凉薄的男人,突然发什么疯,今天怎么变得这么小气,这么没有风度。赛维卫恩则稍稍错愕之后,棕色的眼中闪过洞彻。

    他跨出一步,就贴在苏凉默的耳边,带着挑衅的意味:“难怪苏先生的生意可以做的这么大,在s市,乃至华国的商界舞台上都可以呼风唤雨。苏先生刚才表现出的危机意识实在是很不错。”

    闻言,苏凉默一声冷哼:“卫恩医生要不要看一看,苏某不但可以在华国商界执掌一方天地,还可以影响到国际商界”

    “罢了,”赛维卫恩轻笑一声,一双棕色的眸子,专注而势在必得地盯着凉小意的身上,“罢了,苏先生,今日我就如了苏先生的意,反正,小意迟早也会是我赛维卫恩的。”

    一股从未有过的危险感俨然而生。冷面的苏凉默心里“咯噔”一下,面前这个赛维卫恩给他的感觉,比之之前还要危险。这个男人,恐怕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单单只是一个医学怪才。

    “卫恩医生,你很大胆、这世界上只有我苏凉默不要的东西,还没有人敢从我苏凉默的手里抢东西的。”冷冷睥睨着站在台阶下的棕发棕瞳的男子,苏凉默浅色的薄唇,缓缓吐出这句伤人至深的话。

    凉小意缓缓垂眼,长长的眼帘在白皙的脸庞上覆下一片阴影,颤抖的叫人心疼不止。赛维卫恩眼中闪过一丝悔恨,他当着小意的面,故意挑衅苏凉默这个帝王一般的男人,聪明如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个男人如同帝王一般,自信到盲目,骄傲到固执,一定会说出伤害小意的话来。

    但是他必须得到小意苏凉默越是伤害小意,量变到质变,总有一天,小意会对苏凉默心灰意冷。总有一天,小意会属于他赛维卫恩。完全地属于

    小意是我的赛维卫恩的心中燃烧着疯狂的执念

    苏凉默冷冷扫了一眼虚弱地被搀扶着的凉小意,女人垂着脑袋,看不到脸,乌黑的发顶,在阳光的折射下,散发着柔和的光晕。这个女人适合阳光,周身散发着青草和太阳的味道。不知为何,苏凉默心中一软,转身一把将凉小意拦腰抱住。

    “啊”凉小意被这突如其来的公主抱吓了一跳,下意识惊叫出声,两只白皙微丰腴的手臂,吓得环抱住苏凉默的脖子,“苏先生,您”

    “闭嘴”男人微冷的眼神一扫,被抱着的女人吓得连忙闭嘴。冷眸扫过乖巧的女人,心中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暖意,男人的嘴角缓缓上扬的弧度,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他对这个怀中的这个女人,有一种近乎与生俱来的喜爱。

    凉小意忽然想起一件事,连忙说道:“苏先生,我还没和赛维道别。”

    “你闭嘴”男人周身的温度顿时下降了好几个度数,一向波澜不惊的眼底,情绪起伏,进门的那一刻突然停住脚步,微微侧身,斜瞥一眼台阶下的棕发棕瞳男子,冷眸虚睨,目光凉薄,薄唇轻启,暗含警告:“卫恩医生,今日已晚,我就不留你了。别墅群远离市中心,卫恩医生回去的时候,可要注意安全。听说最近这附近是非多。”

    说完转身进了别墅里。

    几个黑衣保镖,在老板的示意下,对着似乎赖着不走的赛维卫恩虎视眈眈,赛维卫恩棕色的眸子紧紧盯着面前缓缓闭合的大门,眸子越发幽深。如果此时有人注意观察的话,就会发现,这个棕发棕瞳的男子,棕褐色的眸子已经变成了深邃的漆黑,像是没有任何星光照耀的夜色,浓浓的漆黑,看一眼,叫人心底发寒。

    这是一个有秘密的男人。

    别墅里,苏凉默抱着凉小意进了客厅,一把将凉小意扔在沙发上:“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居所,张嫂会负责照顾你的生活。”

    凉小意愕然地看着男人修长的身子消失在楼梯的尽头她强烈的怀疑,这个男人有人格分裂症

    刚才还怒气冲冲地抱着她进屋,就这一会儿,又冷然着一张僵尸脸。凉小意摇了摇头,搞不懂就算了。

    反正她的生命也不多了。

    张嫂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人很温和,苏凉默不在别墅的时候,凉小意很喜欢和张嫂一起择菜。

    “夫人,今天苏果超市打折,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出去转转成天闷在家里,对身体也不好。”张嫂一边拖地,一边和坐在沙发上看书的女子闲聊。

    凉小意从书中抬起头,柔和的目光落在张嫂的身上,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有着最软的心肠,感谢苏凉默,给她找了一个良善的人相处。

    “好啊,张嫂。现在就走吗”凉小意放下书,从沙发上站起,“你等我一会儿,我去换件衣服下来。” 冷情总裁强占我:

    “好,穿的漂亮一点。”

    张嫂像个老妈子一样对凉小意盯前盯后,但是凉小意很喜欢这种感觉。想起远在n市的父母,她眼角有些泪意如果父母知道她不久于人世,两老这么大的年纪了,怎么受得了。

    凉小意换了一件浅蓝色的连衣裙,样式简单大方,质地看上去十分不错。不过可惜的是,她对名牌这些东西,简直就是一窍不通。

    拉了拉身上的衣服,凉小意站在张嫂面前,红了脸:“张嫂,你知不知道我楼上衣柜里的衣服都是谁帮我置办的”居然连内衣裤都置办的十分齐全而且,尺寸刚刚好

    她有想到是苏凉默,但是理智告诉她:别做梦了。

    “那个啊,好像是苏先生公司里总裁办的孙秘书。那天你去医院复诊,就是那位孙秘书领着人将这些衣物放进你的衣柜的。”张嫂擦了一把手,抄起桌上的钱包,拉住凉小意的手:“夫人,走吧。不过我们没有车,张嫂我啊,每回都是走到别墅口,再走五百米,乘车去市口的。”

    “好,我们坐公交去。”她的双眼盈满笑意,搀住张嫂的手腕,没有苏凉默的空间,温暖自在的叫人欢呼。然而,她依旧思念那个三天不见踪迹的男人。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