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十一章 一个阴谋

    凉小意出院前一天晚上。

    “金宫”里606包厢,这间包厢是苏凉默和几个“狐朋狗党”有空时,常常相聚的地方。今天苏凉默心里十分烦闷,赛维卫恩那个男人的话,让他有一种危机感。

    苏凉默的脑海里一直翻腾着那个男人在凉小意的病房里说的那句“离婚”的话,苏凉默和凉小意结婚,本来就是一个例外。也可以说,那一天苏凉默强压着凉小意在民政局办理了结婚证,这件事本来就是苏凉默理智全无的时候做出的决定。

    在他第一时间得知温晴暖变成了植物人,并且在沈明远的证实之下,得知凉小意,这个从高中时候就倾慕着他的女人,就是暗害温晴暖的凶手,苏凉默心中的怒意顿时翻腾起来。这才有了后来压着凉小意去民政局的决定。

    只不过,他苏凉默做事从来不后悔。

    他一直都知道凉小意那个女人喜欢他,甚至是爱着他。他从没想过和凉小意那个女人结婚,但是现在他们结婚了。可是当赛维卫恩出现的时候,苏凉默由心而发有一种危险。今天亲耳听到赛维卫恩这个外国男人蛊惑凉小意那个女人和他离婚。

    离婚

    他苏凉默从来没想过和凉小意这个女人离婚,他要折磨她。他要她用一生的幸福来赎罪他要她的一生都活在为温晴暖赎罪的阴影里

    可是,当赛维卫恩提出让凉小意和他离婚的时候,苏凉默气不打一处来。

    微微眯着眼,紧盯着琉璃桌面上的酒杯,任由身边朋友玩闹,苏凉默静静地思索。

    “喂,陆沉,你说,如果你要报复一个女人,让她痛不欲生,又要这个女人一辈子都忘不了你,你会怎么做”苏凉默从琉璃桌面上收回视线,昏暗的灯光下,漆黑的眼,盯着对面放荡的男子询问道。

    闻言陆沉推开身上的妖娆的女人,随即发现新大陆地挑起半边眉毛,性感的薄唇勾出一抹残忍的弧度,“哟,苏总裁要报复的那个女人叫做凉小意吧”

    “陆沉。”苏凉默沉着脸警告地望着对面的陆沉。陆沉,s市知名的花花公子,陆氏传媒的接班人。

    “知道了。”花花公子陆沉双手轻松地举起,做出一副“怕了你”的表情,双眸烁烁地注视着苏凉默说道:“其实,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先考虑一下,自己到底爱的是谁。”

    苏凉默微微蹙眉:“你别告诉我,你想说的是,其实我苏凉默爱着的人并不是温晴暖,而是凉小意那个女人。”

    看他那副自信不可能的模样,陆沉缓缓摇了摇头,随即说道:“你真是变态,想要一个女人痛不欲生,又要这个女人这辈子都记着你。真的,我陆沉自认不是好人,但是与你相比,我忽然觉得,我真是太善良了。”

    “陆沉,如果你没有好主意。那么,”欣长的身躯从真皮的沙发上站了起来,苏凉默垂眼,面无表情地说道:“今天就到这里,我先走了。”

    “喂苏凉默,你不是吧。我们几个难得相聚,这才几点,你就走了”另一边沙发上的红发男一口灌下手中的洋酒,站起身要拦住苏凉默,“陆沉没有好主意,我这里倒是有一个。”红发男说道。

    陆沉看好戏地看着红发男,抱着手臂提醒了一句:“我的白大少,你就不要凑这个热闹了。小心你出了馊主意,凉默将来会牵连你。”

    白起琛,s市白家财阀的少东,长着一张娃娃脸,一头黑发染成红色,性子就像是长不大的高中生。

    “喂,陆沉,你搞错了吧。凉小意诶那个把凉默心中的天使害成植物人的凉小意诶凉默都恨死她了,你还指望凉默会爱上她然后将来后悔伤害她,然后牵连我”怎么可能,白起琛,这个拥有着稳重的名字的白起琛,根本就还是个没有玩儿够,叛逆的小子。

    “你又不是不知道,温晴暖在凉默小时候救过他。这个人,很早之前就进驻了凉默的心。再说你又不是没见过凉小意,那个女人哪一点比得上温晴暖要长相没长相,要身材没身材。心肠还不是一般的恶毒。她以为害死了晴暖,凉默就会爱上她吗这种恶毒的女人,凉默才不会喜欢她。”

    陆沉皱鼻,他是见过凉小意的,其实他并不觉得那个长得一张婴儿肥的脸孔的女孩儿,会是那种故意在手术中伤害别人的人。只是听苏凉默说,他有证据有证人可以证明,那场手术是一场有预谋的谋害。

    “好了。闭嘴吧。”修长的身躯站起来,苏凉默在听到白起琛针对凉小意的话之后,觉得十分刺耳,忍不住喝断。随即懊恼自己的反常,苏凉默有意遮掩地向白起琛问道:“你有主意就说来听听。”

    “凉默,要让一个女人痛不欲生的方法太多,我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给她她想要的。得到了再失去,知道你对她一切的好,都只是骗局和假象,你说,她会不会崩溃还有啊,经历了这些,这世上有哪个女人还能忘记你”

    苏凉默满脑子都是一个声音:这世界上有哪个女人还能忘记你。

    “对她好你以为我做得到吗”

    “做不到那就去找许辰一啊,他不是催眠师吗,让他催眠你你爱的是凉小意。你被催眠后,你连自己都相信这句谎话了,那个女人还会怀疑你吗”

    是啊,连他自己都相信了,难道那个女人还会怀疑吗

    沉吟片刻,苏凉默抄起外套,随意地披在身上,与陆沉还有白起琛二人打过一声招呼,就踏着夜色走出了“金宫”。

    他要报复她,他要她,痛不欲生

    606包厢里,陆沉冷着脸看白起琛:“你不该给他出这个馊主意的。”

    “有什么关系,反正凉小意爱苏凉默,全世界都知道。而苏凉默恨凉小意,全世界也都知道。”

    陆沉沉沉地看着白起琛,“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凉默真的听了你的建议,也许对于凉默对于其他人来说,都无所谓。可是对于凉小意,也许她会被逼疯”

    “那也是她活该。谁叫她惹谁不好,偏偏来招惹凉默晴暖是凉默心中的逆鳞,谁碰都是一个死字。有因就有果,凉小意是罪有应得。”

    陆沉揉揉发疼的太阳穴,没有与白起琛说话的欲望了。站起身说道:“今晚还有约,我先走。账记在你身上。”  . 首发

    夜色正浓,s市的繁华仿佛没有落幕的那一刻,灯火通明的街道上,一辆玛莎拉蒂越行越远,终究是抵达了旷野中的一处亭台楼院,这是仿古代大四合院建造的古园。

    “到了,boss。”老李面无表情地提醒着车后座的那个男人,从刚才起,一路上,大boss就看着窗外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什么。

    “嗯。”男人喉咙里裹挟出低沉的声音,收回落在车窗外的视线,男人修长的腿跨出车子,昏黄的路灯下,男人的眸子显得更加淡漠。

    男人掏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才被接起。

    “许辰一,是我,苏凉默。”男人磁沉的声音透过电话传出,“我找你有事嗯对,我现在就在你家门口。”

    电话里的那一段的许辰一不知道说了什么,电话挂断后没多久,大门就从里头开了,“进来吧。”

    苏凉默修长的背影消失在紧闭的大门内,大门的门匾上写着“许园”。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