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九章 赛维是不是我真的该死

    沈明远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老鼠,被面前这个明显来者不善的赛维卫恩耍弄着。

    沈明远意识到这一点,恼怒地吼道:“即便你是威廉汉姆斯的首徒,全系怪才的赛维卫恩,你也没有资格耍弄别人你这种不尊敬人的人,就算是天才,那又怎样”

    呵呵

    赛维卫恩冷着眼,摇摇头:“我忽然觉得,凉小意不该帮你遮掩你的罪行。太可笑了,作为一个脑科医生,恶意地诬陷同行比自己优秀的医生,并且口口声声都说被自己诬陷的医生没有职业道德。

    请问,沈明远先生,你的道德,又体现在哪里呢

    诬陷还是口出恶言或者是,恩将仇报”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也许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诬陷凉小意,但是我想,凉小意一定知道。”说完之后,赛维卫恩转身就走,不愿意再看沈明远一眼。实在是太让人恶心了,这种人。

    沈明远看着赛维卫恩消失的身影,神情阴晴难定,咬了咬牙,似乎做出一个决定,他原先是要进别墅区看温晴暖的,但是,此刻,沈明远转身,朝着三区的病房疾步而去。

    他,必须去见一见凉小意。

    “嘟嘟”敲门声响起。

    “请进。”

    凉小意看到病房里出现的人,顿时有些讶异。

    “沈教授”

    沈明远看了病床上的凉小意一眼,抿着嘴唇没有说话,他在斟酌,该怎么开口。

    “沈教授”

    听到凉小意又一次询问地叫他,沈明远决定直接了断地开口询问。

    “凉小意。是我。”他看了看凉小意,“多年不见了,老同学,还好吗”

    凉小意眼睛有些发涩的疼。好沈明远居然还问她好不好她能好到那里去,在他诬陷她之后。

    良久,凉小意嗓子发涩地回答道,“嗯,我挺好的。”她实在不想去客气地反问“你呢”,没有那么伟大的情操,可以与诬陷自己的人愉快地聊天。

    沈明远神色变了变半晌才开口道:“刚才,全球知名的怪才赛维卫恩找过我了。”

    “嗯。”凉小意提不起和沈明远说话的兴趣,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沈明远大概也察觉出凉小意并不大想搭理他,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嗓子。

    “凉小意,那个卫恩医生和我说了一些话。”

    “哦。”凉小意淡淡地应了一声。

    但是沈明远看到凉小意这不冷不淡的反应,顿时心生恼怒。

    他朝着凉小意低吼道:“凉小意,你装什么清高大方那场手术,你我都知道,你并没有故意疏忽,是我诬陷了你”话一旦说开,沈明远就再也不想收敛,他吼道:“对就是我诬陷了你那又怎样

    如果你不答应晴暖给她动手术的话晴暖还能活蹦乱跳的是你,让晴暖毫无知觉地躺在了病床上这一点,你抵赖不了”

    看着蛮不讲理的沈明远,凉小意微微蹙眉:“如果不动手术,她只能再活两年。”

    “谁说的如果是威廉汉姆斯教授给晴暖动手术,说不定就能成功”

    “沈明远,你出去。我现在不想见到你。”实在是不可理喻。手术没有动之前,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就是神,也不能保证每一个人都长命百岁

    “凉小意你心虚了对不对”沈明远面容狰狞,书香气的脸上再也不见斯文,他猛地冲到病床前,一把抓住凉小意的手臂用力地晃,嘴里狰狞地嘶吼:“你果然心虚了你果然是心里不希望晴暖好的这么说来,我根本就不算是诬陷你

    也许,也许你的手法很隐秘,毕竟闻名全美,收到威廉汉姆斯先生称赞的凉教授医术冠绝,而摄像头根本拍不倒你动手脚的微末”

    就算是好脾气的凉小意,也被气的全身发抖,她刚经历了生死一线,现在又被沈明远一个大男人抓着肩膀粗鲁地摇晃,又十几个小时没有进食过,此刻被晃得发晕,她用力推着面前这个发狂的男人:“你快放开我,沈明远,我快吐了。”

    “凉小意,你就知道装可怜你好好地站在这里,晴暖呢晴暖呢凭什么好好的活着的是你,不是晴暖你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怎么不早点死掉”

    沈明远这个男人已经疯了,根本听不进去别人的话。

    凉小意脸色发白,人都快虚脱了,她用力深呼吸,忽然大声尖叫:“沈明远你够了你爱温晴暖是你的事情我不欠温晴暖的,更不欠你和苏凉默够了啊啊

    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他们都怪她为什么他们都要抹杀她的存在为什么他们都希望成了植物人的是她

    为什么他们把所有的风险都强加在她的头上为什么苏凉默可以那么温柔对待另一个人,却那么残忍地对待她

    这一刻,凉小意的心里只有无数个“为什么”,而这无数个“为什么”之后,每一个“为什么”都藏着她伤痕累累的心。还有无处诉说的委屈。

    发狂的凉小意,揭斯底里的尖叫声,让沈明远一瞬间恢复了一丝清明。但随即,他脸色一白,不可置信地盯着红了眼睛发狂尖叫的凉小意,她怎么会知道的

    明明他藏的那么好,那么深

    “呜呜呜呜呜”凉小意艰难地环抱住自己的身体,缩在病床的角落,身体挪动间,碰到了呼叫铃,一阵“叮叮叮”的声响之后,两个护士跑着进来,一看病房里的状况,顿时有些傻眼。

    “沈医生,这,病患是怎么了”

    沈明远脸色有些难看,看了一眼缩在病床上的凉小意,心道,刚才也只是晃动了她,应该是无大碍的,沉思了片刻,然后告诉两个护士:“没事,我们是老同学,叙叙旧,她想起曾经的往事,一时有些难过。走吧,有事的话,我会告诉你们的。”

    两个护士笑了一下,沈医生可是医院的黄金单身汉呢:“好的,既然有沈医生照顾,那这里我们就放心了。”

    两个护士看了一眼坐在病床上哭泣的女子,相信了沈明远的话。

    在护士离开后,沈明远微微蹙眉看了一眼凉小意,看她只是在哭,确定没有什么问题,思索了片刻,说着:“凉小意,我现在要去看晴暖,你还是担心自己吧。”说完就转身走了出去。

    傍晚的时候,赛维卫恩拎着餐盒走进凉小意的病房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眼前这个画面。

    昏暗的病房里,没有开灯,傍晚昏暗的天色照进屋子里,昏昏暗暗只能看到床上蜷着一个肉团子。

    “小意看我带什么好吃的来了。”

    赛维卫恩没有在意,把手中的餐盒放在柜子上,才发现有些不对劲。

    很轻的呜咽声,声音非常小,压抑的就像是小猫呜咽的声音。赛维卫恩有些慌,走到门边,就要按下开灯按钮。

    “不要”

    忽然,床上一道嘶哑的女声,尖锐地叫道。太突然了,吓得赛维卫恩的手微微一抖,这一下,赛维卫恩彻底发现不对劲了。

    今日的小意太反常了

    “小意,发生什么事情了,告诉我”

    他可以压低了声音柔声询问凉小意,然而在床上的那个女人,闻言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把自己蜷缩的更紧。

    细细听,病房里那若隐若现的呜咽声并没有因此而消失,一直持续着。

    黑暗中,赛维卫恩棕色的瞳子一闪,刚才似乎听到两个护士提及今日下午沈明远来看过小意了。

    沈明远

    赛维卫恩狭长的眼睛微微眯了眯。今日下午只有沈明远来过,傍晚小意就这个样子了,肯定是沈明远对凉小意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

    想起这些年来,这个坚强的女孩儿即使在承受常人不能承受的痛苦的时候,也从没有像如今这样。

    看着床上像极了受伤而独自舔伤的野兽的凉小意,赛维卫恩就想立刻冲出去将沈明远碎尸万段。

    但是

    赛维卫恩静悄悄地走近床上独自舔伤的女人,缓缓地坐在床榻边上。然而,就在他刚刚碰到床,还没坐下的时候,原本蜷缩在床上的女人猛地一颤,躲得更远了。

    赛维卫恩的心抽搐一般的疼。沈明远那个畜生,到底对小意做了什么事情,以至于小意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赛维卫恩缓缓但不容人拒绝地倾身抱住那个剧烈颤抖的女人,温和的声音仿佛天生带着安抚意味:“小意,我有没有和你说过。你的名字很美我有时候在想,小意的名字是为我而取的,是天意让我遇到你。

    小意,我有没有和你说过,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孩儿,你的坚强,你的韧性,你的善良,这一切,都是老天赐予你的美好。而美好的你,是老天赐予我的。”

    磁沉的嗓音,缓缓吐露出对怀中女人的满满的爱意,倾吐的话语,就像是一串浪漫的诗词。

    理智渐渐恢复,凉小意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些。她抬起头,努力地对赛维卫恩绽放出一抹让他放宽心的笑。

    赛维卫恩的眼前,是怀中女人绽放的大大的笑容,然后怀中剧烈颤抖的身体,却再再说明这个女人并不如表面看起来那般平静。 :\\、\

    “赛维,他说,我心里就是希望温晴暖死掉,他说,我技术高超,即使动手脚,摄像头也拍不倒。

    赛维我没有,真的没有为什么没有人相信我”

    “我知道我知道,你没有,小意不会这么做。”

    “赛维,他说我的心肠歹毒,为什么不是我死掉,那么善良的温晴暖却成了植物人”凉小意缓缓抬头,看着赛维卫恩棕色的眼孔,认真而严肃地问道:“赛维,是不是该死的那个人真的是我”

    “没有,你一点都没错,是他们做错了。”

    “可是为什么,每一个人都希望出事的是我他们都希望成了植物人的是我,沈明远是苏凉默是他们都希望我死掉,温晴暖好好地活着赛维,你知道我一向很笨,我想不明白,从出事之后,我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是不是我真的做错了事情,他们都恨我,都怪我”

    失措的少女,让赛维卫恩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凉小意,将她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小意,离婚吧。让我来照顾你。他们不是人”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