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八章苏凉默心里的那个女孩儿

    英伦医院是苏家旗下一个子公司医院,接待的都是有身份的巨商名流,里面的医生,也是经过重重挑选,才能在这个专门为了富人设立的医院中工作。

    作为超级vip病房,能够入住的必定来头不小。整座医院总共只有五处超级vip病房。

    在英伦医院后方,有一处绿意盎然的树林,寻常人是无法进出的,即使身为英伦医院的医生,也必须经过上面的首肯才能进去。

    与其说这里是超级vip病房,不如说是一个小型的别墅区,每一间别墅只入住一个病患,而此时,这五处超级vip病房中,其中一处别墅里,向阳的卧室里正安静地躺着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就是温晴暖。

    苏凉默静静地坐在床畔,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理着温晴暖的长发。眼中的温柔和疼惜能够溢出水来。

    “没事了,晴暖,我说过,我会照顾你爱护你一辈子的。当年你为我吃了那么多的苦,”说到这里,苏凉默修长的指尖划过温晴暖白瓷般滑嫩的脸颊,她还是那么美,即使陷入了漫长的昏迷。男人的眼神更暖。

    微凉的指尖一点点向下,划过温晴暖的脖颈,落在锁骨下方的地方,微凸的触感,使得男人的指尖稍顿了一下,而后他眷恋地摩挲起锁骨下那道已经快消失不见的疤痕。

    当年要不是有勇敢善良的温晴暖,就没有现在还能够自由呼吸的苏凉默。苏凉默眼中闪过回忆。

    那一年,他才七岁,却因为保镖的疏忽,遭受了匪徒的绑架。匪徒连夜驱车,把他带到n市,藏在一处防空洞里,以为万无一失。这个防空洞已经废旧很久,所处之地又很荒废,平时根本就不会有人来。

    但是绑匪们没有想到的是,会有小孩儿来这里玩捉迷藏。

    苏凉默就是在那个防空洞,第一次遇见温晴暖的。

    那么小的一个人儿,却不哭不闹,明明吓得眼圈发红,就是忍着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他和她说,去s市的苏园找苏启山,把他在这里的消息告诉苏启山。

    “可是我这么小,怎么去s市这里是n市。不然我去找警察叔叔报警吧。”

    苏凉默一听到这个提议,立即否决掉了,那时候的苏凉默虽然年龄小,但是智商却不低,他隐隐觉得这个绑架并不正常。身为苏家的长子长孙,苏凉默从小就被严密保护,怎么就那一天刚好身边一个保镖都没有呢。一定是苏家内部有叛徒。

    “那就告诉你的父母,让他们想法设定联系苏启山。”他说。总之不能通过警察,警察第一个联系的不一定就是爷爷。苏凉默不敢冒险。

    “爸爸妈妈这个星期都要加班。”然后,那么小的一个人儿,红着眼圈跟他说:“不然,我先顶替你,反正我们年纪差不多,趁着坏人睡觉,我来顶替你,你赶快逃走,逃走之后你找那个苏启山来救我。”

    苏凉默永远记得,温晴暖把生的机会留给他,告诉他:“没有事的,我不是他们要找的人,他们不会伤害我的。”

    那时候苏凉默还小,觉得温晴暖说的有道理,而他觉得错过这个机会,也许他真的就逃不了了。他想着赶紧逃走,去找爷爷来救这个小女孩儿。

    但是看着眼前这个小女孩,不知道为什么,他鬼使神差的从自己耳朵上摘下了一枚耳钉在小女孩儿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塞到了她的手里,耳钉本来是一对的,且价值不菲,给了她,他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后来他终于逃走,让爷爷立刻去救那个小女孩儿,可是等到他见到小女孩儿的时候,才被眼前的景象骇到了。

    那时候,那个防空洞,苏凉默见到了一个血人。

    在他到来之前,医护人员早就到了,满满地围了一堆,他只来得及看到小女孩儿失血的小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到现在为止,苏凉默都想不明白,为什么都被折磨成那样了,他最后见到温晴暖的时候,温晴暖嘴边带着满足的笑。

    她在满足什么

    在匆忙将小女孩儿担在担架上的医护人员离开的时候,苏凉默只来得及看到小女孩儿的口袋里掉下一块手绢。还有小女孩儿锁骨下正流着鲜血的刀口。

    后来爷爷怕他再次被绑架,当天晚上就把他偷偷送出了国。

    而那块他在绑架现场捡起来的手帕上面,十分幼稚地用针线绣了两个字:晴暖。

    非常幼稚的两个字,歪歪斜斜丑死了,却和那个小女孩儿最后那抹满足的笑容一样,从此烙印在苏凉默心底深处。

    后来到了高中,苏凉默才回国。回国之后,苏凉默心中藏着那个小女孩儿,所以在他的强烈坚持之下,苏凉默来到n市上高中。

    似乎连老天都在帮他,让他在这这所学校遇见了温晴暖。第一次见到温晴暖的时候,她的身边跟着一个有些圆润但是腼腆的女孩儿,那就是凉小意。苏凉默还能记得那个时候的凉小意见到他忽然就红了脸,满脸的腼腆,拉着身边的温晴暖催促道:“晴暖,要上课了,我们赶紧走吧。”

    也就是这一声“晴暖”,让准备漠然离开的苏凉默如遭雷击。后来苏凉默查了许多关于温晴暖的事情。甚至查到了当年他被绑架之后的那段时间,温晴暖无端离开n市看了半年病的事情。

    这一切,时间都吻合了。苏凉默几乎已经能够确定,当年那个勇敢善良到,把生的机会让给他的小女孩儿就是温晴暖了。再后来,有一次他看到温晴暖锁骨下细细的伤疤。苏凉默确定,当年那个女孩儿就是温晴暖。

    世界上哪有这么多的巧合的事情,伤疤吻合,名字吻合,就连离开n市就医的事情都十分的吻合。

    苏凉默缓缓抽回手,目光中闪过一丝狠绝:凉小意凉小意他不会让那个人尽可夫的女人过得那么轻松惬意的

    当年就已经善良到可以为了一个陌生的人,让出生存的机会,将自己陷在危险之中的晴暖,这么善良的晴暖凉小意,你怎么舍得伤害这样善良人儿

    抬头望着窗外的天色,苏凉默波澜不惊地站起身,自言自语道:“起风了。”

    是啊,起风了。

    而与此同时

    国内知名脑科权威,沈明远,正被一个男人拦在超级vip别墅区的入口。

    “你好,沈明远。”

    沈明远俊瘦的脸上架着细黑框的眼睛,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斯文。此时忽然被人拦住,他不解地皱眉问道:“是我。但是,恕我冒昧,你是”

    “我是谁,并不重要。或许你有时间,我们来聊一聊凉小意的那一场脑科手术。”

    赛维卫恩微笑地看着面前的男人,这个男人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呢因为同为华人的小意在国外取得恢弘的成就,而这样的小意却回国了,所以这个男人害怕自己的地位被动摇,然后恶人先告状,企图败坏小意的名声

    事情看起来似乎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然而赛维卫恩却觉得真相远不止这样而已。

    也许小意知道沈明远诬陷她的缘由,却不肯告诉他。

    沈明远戒备地看着面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陌生男人。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看起来斯文有礼,温和大方,但实际上这个男人并不如他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温善。

    而凉小意沈明远微微垂下眼皮,嘴角却微不可查地紧抿。

    赛维卫恩好整以暇地低头俯视这个矮他半头的男人。并不催促,微微勾起的唇角,显示着这是一个可以掌控胜局的支配者。

    赛维卫恩看似温和的眼底,有着一抹让人不易察觉的讽意这个叫做沈明远的男人,自以为自己掩饰的极好,其实抿紧的唇角,和突然握紧的拳头,已经出卖了他。

    “这位先生,我不觉得我有必要和你站在这个地方,讨论一个故意在手术进行中几次三番人为疏忽,从而造成患者变成植物人的医生。在我看来,这种完全没有作为医护人员操守的人,根本就没有资格成为一名神圣的医生。”

    赛维卫恩,忍不住大笑:“哈哈这是我今年听过最有趣的笑话。”虽然赛维卫恩在笑,笑声朗朗,但是眼底却充斥着满满的怒意。

    忽然,赛维卫恩猛地收敛起笑声,冷冷地逼视沈明远,声音像是结了冻,“沈明远,你是说,全美最出色的青年脑科权威的凉小意,被全球著名脑科权威的代表,威廉汉姆斯老教授赞誉的凉小意,他没有职业道德的在手术中故意残害病患”

    当提到“威廉汉姆斯”的时候,沈明远隐没在镜片下的瞳孔剧烈的收缩,眼底闪过深深的不可置信,“不可能。”他下意识地就反驳。 嫂索{冷情总裁强占我

    “不可能”赛维卫恩从来都不是善良的人,尽管很多人都被他温和尔雅的外表欺骗了。此刻的赛维卫恩微微勾起的嘴角,看着面前的沈明远,就像是看一个笑话,“你说不可能沈明远先生,我提醒你,身为威廉汉姆斯教授的首徒,我,赛维卫恩,不可能说这样毫无技术含量的谎言。”

    什么

    他是赛维卫恩那个号称全科系怪才的赛维卫恩那个被全球知名各大权威首脑争相收徒的怪才赛维卫恩

    沈明远今天受到的打击已经够大了。

    然而,赛维卫恩并没有因此而放过他,赛维卫恩讽刺的说:“你该感谢你嘴里毫无道德的凉教授,若不是她并不想揭发你,我想,此刻的你不是风光地站在英伦医院超级vip病房的别墅区,而是灰溜溜地在监牢里吃牢饭。”

    说着,赛维卫恩从口袋中拿出一个u盘,“关于凉教授在病患温晴暖手术中有没有恶意人为疏忽,我想,没有人比得上威廉汉姆斯老教授的证明。”

    沈明远呼吸急促,不明白,面前这个男人到底想要做什么,又是怎么得到这个录像的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