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七章 是温晴暖打扰了她

    “好了,闲话就谈到这里。”苏凉默挥挥手,表示这个话题,已经没有谈论的必要。他比较想知道的是:“卫恩医生,你在救治我的太太的时候,对这家医院的医生,可以隐瞒我太太的病情。

    现在我作为我太太的家属,想问问你,我太太到底身患什么病”

    是的,在刚才的一系列救治中,英伦医院的医生只能给他打下手,赛维卫恩并没有透露哪怕一点点的病情给这家医院的医生。

    赛维卫恩走近苏凉默,扯出一个算不上笑容的笑容,带着幸灾乐祸:“苏先生,想知道吗”得意一笑:“我就是不告诉你。”有本事你去查。

    说罢,走向病房的门,背着苏凉默挥挥手:“好了,她已经没有危险了,这个病房就暂时让给你了。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你只是暂时占据,小意迟早会是我的。”

    苏凉默嗤笑,他很久没有听到这么荒谬的笑话了。微冷的嗓音带着冰渣子:“卫恩医生,容我提醒你,你只是一个医生。”所以一个医生,哪怕是外国人,捏死不是很简单吗

    “所以,苏先生是准备以权压人呵呵,苏先生要是不嫌麻烦,大可以一试。”

    赛维卫恩走后,走廊里留下渐远的脚步声。

    “砰”

    苏凉默终于忍不住心里无来由的怒火,将满腔的怒火化作一声巨响,走廊里等候的四个黑衣保镖,一头雾水地看着被砸坏的门,boss平时很冷静,很理智,甚至是冷酷,就算是对待晴暖小姐的时候,也没有像今天这样暴躁易怒。这实在是太反常了。

    凉小意觉得浑身都疼,痛醒过来,半是挣扎半是朦胧的睁开眼。

    “醒了”

    嘶~

    凉小意被这凉薄的声音一惊,彻底的清醒了,一时也忘记了身上的疼痛,挣扎着从病床上坐了起来:“你”“你”字刚脱口而出,凉小意倏然闭嘴,突然意识到她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改口称:“苏先生,您怎么在这里我”

    抬起眼看了看四周,意识到这里是医院后,她面上露出藏不住的喜色,雀跃地看向苏凉默:“苏先生,是您送我来的医院我记得我给您打过一个电话,您当时可能在忙,挂断了。我我没想到最后您还是赶回别墅救了我。”

    苏凉默把玩打火机的手顿了一下,看着这个女人脸上的雀跃,不知道为什么,苏凉默不想反驳她,下意识里并不想凉小意这个女人知道赛维卫恩的存在。

    清了清嗓子,苏凉默才垂下眼皮,淡漠地说道:“要让你失望了。救你的是卫恩医生。”

    “赛维”

    苏凉默猛地蹙眉,迅速地看了一眼凉小意。赛维赛维,叫的这么亲密

    “他是谁”男人兀地站起,手中的打火机顺势踹进裤带子里,高大的身躯,把坐在病床上的凉小意都笼罩着了,男人微冷的眼中闪烁着戾气:“告诉我,他是谁”

    “您是说赛维吗他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在美国,他帮助我很多,他是值得我信赖的人,也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尽管当她知道是赛维救了她的时候,她有一些失望。但是只要一想到苏凉默这个男人心里并不爱她,凉小意也就释怀了。毕竟,你能指望一个打心眼里恨你的人在意你吗

    凉小意眼底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落寞,但她很快就收拾的一干二净。知道赛维来s市了,凉小意现在迫不及待地想见到他。

    “赛维来s市了什么时候的事情,他不是在美国吗不行,我要去找他。啊,我都快三个月没有见到这个家伙了。”因为赛维的出现,连带着凉小意这段时日的压抑都消散了许多,整个人变得明快起来。

    凉小意完全没有注意到病床边还有一个脸色越来越狰狞的苏凉默,提起赛维,婴儿肥的面孔上,挂满了浓浓的欢快的笑。

    这样的笑,是认识凉小意十多年苏凉默从没有见过的。而这样的凉小意,与跟在他身边的时候的凉小意,判若两人,完全不同。

    “你就这么急着去见你的奸夫吗凉小意,当着我的面,我这个合法丈夫的面,你迫不及待的去见另一个男人,凉小意,你果然是那种完全没有廉耻心,不懂得什么叫做羞耻的女人”

    尽管来自苏凉默的羞辱,凉小意早就领教过了。但是当苏凉默一遍一遍羞辱她的时候,凉小意还是觉得心脏都快疼的窒息了。

    “您在说什么苏先生,我不明白您什么意思”

    “不明白,呵呵,”侵略味十足地,苏凉默抬起他那只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一把扯住凉小意的头发。

    “啊苏先生,您放开我”

    凉小意心中悲凉,头发被扯得她不得不仰起头面对苏凉默那张写满对她满满的鄙夷的脸,“苏先生,好疼。”

    “凉小意,我说你,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

    呼

    她本来就苍白的脸上,血色完全褪尽,瞳孔剧痛的收缩,伸出手重重地揪紧胸口的衣裳,颤抖的嘴唇喏喏,“苏先生,您昨晚,是睡了一个婊、子吗”就这不多的几个字,凉小意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睡了你,是我做过最错误的决定。”脸上带着报复的快感,苏凉默放开扯着凉小意头发的手,手指缓缓地在凉小意的病患服上仔细地擦拭。

    凉小意惨烈地笑了,苏凉默用行动告诉了她,他嫌她脏。 :\\

    直到冰冷的皮鞋敲地的“哒哒”声消失,直到那个对她充满鄙视的男人不再站在她的身前,凉小意假装的坚强终于溃散,整个人瘫软在病床上。

    她,到底是做错了什么

    回国,她有她的心愿要完成。就算是苏凉默和温晴暖,本市巨鳄的婚期,她也是在回国后才在报章杂志中得知的。她没想去打扰苏凉默和温晴暖。

    不是她找的温晴暖,是温晴暖打扰了她。

    为什么这么明显的事实,所有人都视而不见苏凉默是,沈明远也是

    所有的人都爱着一个叫做温晴暖的善良女人,所有的人都恨着一个叫做凉小意的恶毒女人。

    凉小意问自己,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