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五章 是你不够了解小意

    第二天,苏凉默直睡到中午才起床,他起床洗漱好了没有逗留,就驱车前往医院。他当然不会花时间和精力去看一个他厌恶和憎恨的人,否则他就会看到一副令人心惊肉跳的景象。

    凉小意挣扎地出了卧室,身子歪歪斜斜好不容易拼尽了全力,才走到了别墅的大门口,她握住门把手,扭动,“咔擦”,又从外面锁住了。

    凉小意近乎绝望地跌坐在大理石的地板上,身上那件歪歪扭扭挂在身上的衬衫,不足以抵御身下大理石地板的冰冷。

    她没力气了,凉小意拼着最后一点力气,三步一趔趄,五步一跌倒地爬上了二楼,最终跌在她暂住的卧室的门口,再没有充足的力气爬起来了。她几乎是用了最后不多的那点力气,爬到了床头边,颤巍巍地握住手机。按下“1”字键,手机响了两声,就被对方挂断。

    凉小意唇边泛起一股轻嘲,她明知道打给他的结果,还是在这样的关头第一个打给了他。傻凉小意你就是个傻瓜

    她的哭从来都是压抑的,没有泪眼婆娑的。而今,滚烫的泪水终于决堤,安静地淌下婴儿肥的脸庞。

    颤抖的举起手机,按下一个熟悉的号码。电话响了两声,立刻被接通。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熟悉的悦耳的男音:“小意是你吗”

    “赛维,救我”再没有力气了,凉小意只来得及朝着电话那头发出一声求救,眼前一黑,陷入了昏迷。手机重重地摔在地上。如果人疼到一定的程度,真的会被折磨死的。

    “喂喂喂喂喂喂小意小意你等我,我这就来”电话那头悦耳的男音变得严肃,听得出他的紧张。

    s市飞机场

    一头栗色卷发的外国男子,站在飞机场里,鹤立鸡群。修长健硕的身材,配上堪比阿波罗的俊美容貌,让他站在人群里,出类拔萃。此时这个外国男子,紧张地打开手机定位系统搜寻他的目标。

    很快,他找到了

    没时间浪费,他迅速拦住一辆的士:“去这个地方”刚上车,他就把手机往司机手里一塞,急切地催促:“要快人命关天师傅,一定要快”说完,从皮夹里拿出所有的现金来:“师傅,我身上只有这么多现金,请您一定要快”

    的士司机一看递过来的一把红钞票,眼睛一亮,扯着嗓子叫道:“好嘞,客人您坐好了。”

    的士车开的飞快,一脚油门下去,风驰电掣,留下一管尾气。

    “先生,这里是私人别墅区,您有预约吗”

    四环区的里恩别墅区,赛维被挡在外面。

    “你好,我叫赛维,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我的朋友刚才在电话里向我求救,她好像一个人在别墅里发病了。请一定要帮帮我这位朋友。”赛维尽管十分焦急,他不掩饰他的焦急,但是该有的基本礼仪,他并不缺失。

    门卫有些犹豫,看了彬彬有礼,举止大方的外国男人一眼,见他看起来修养极好,像极了这个别墅区里常常出入的上流社会的人士,才问道:“你知道是那一幢别墅吗”

    “11幢,11幢别墅。”

    门卫的中年男人一听到11幢,就奇怪地看了一眼赛维,“先生你是说11幢你确定是11幢”

    “对,应该没错,我的朋友手机装了定位,她在给我打来求救电话的时候,说完两句话就没了动静。我想她应该是在11幢别墅里陷入了昏迷状态。请一定帮帮我们。”

    “好,你坐我的小区巡逻车吧,这个小区,我很熟。这就带你去。”

    赛维一路上十分紧张,巡逻车刚在一幢欧式的三层别墅前停了下来,赛维立刻冲下了巡逻车,用力地敲着门板一边朝着屋子里大喊:“小意小意你听得到吗”

    门是电子密码锁,而且看起来十分的牢固,赛维只看了一眼,就放弃了撞门的想法,转而从花坛里捡起一块石头。

    “先生,你要做什么强闯民宅是犯法的。”门卫见势不妙,赶紧拉住赛维的手,这要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发生破窗而入的事情,他这个保安也就当到头了。

    门卫的身板在人高马大的赛维面前根本不够看,赛维棕色的瞳孔里闪过一丝果断,绷着脸说了一句:“门卫先生,对不起了,我的小意不能出事,只能让你吃一些苦头了。”说话的同时,赛维一手挥开门卫,一手立即举着手中的石块砸破窗户。

    窗户破开一刀口子,赛维迫不及待伸进去一只手,从里面打开安全销,一举跳进了别墅里后,就焦急地在寻找起凉小意的踪影。

    别墅外的门卫眼见赛维破窗而入,脸色难看极了,不再犹豫,赶紧掏出配备的手机,拨通电话。

    “苏先生,我很抱歉打扰到您,但是刚才在里恩别墅您的住处,发生了一件极为恶劣的事情。我必须立即向您汇报。”

    英伦医院里,苏凉默收起手机,神情莫测。

    凉小意那个女人又在耍什么花样居然伙同奸夫,硬闯他的别墅陷入昏迷昨夜还好好的,今天不过一个上午,就生命垂危,陷入昏迷了

    当他是三岁的小孩儿,那么好骗吗

    想起昨天民政局刚刚注册登记之后,凉小意那个女人就包袱款款,准备逃离他的身边此时的苏凉默根本没有注意到,他把凉小意离开s市的行为视之为从他的身边逃走。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样的想法背后所代表的含义。

    这也导致他在这段婚姻里对待凉小意的漫不经心和冷酷无情,在将来漫长的时日里后悔和无力改变,用一句时下时髦的话说,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苏凉默此时就是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偏。

    赛维找到凉小意的时候,那一刻,他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从前凉小意发病的时候,他也经常看见,但是从没有一次,像是今天这样惨烈。

    如果眼前的场景一定要用一个字眼来形容的话,赛维只能找到一个词:地狱。

    不是说卧房里的场景像是地狱。而是光光看瘫在地上的凉小意,就觉得这个女人一定是从地狱里逃出来的。

    浅米色的地板上糊了一层的汗水,赛维不敢相信,她到底经受了什么样的疼痛,冷汗才会将身下的地板都染湿。

    他三步并作两步,不敢耽搁,一把将地上的女人横抱起来,抱起凉小意的时候,才算是看清了凉小意身上的伤。

    嘶

    她全身上下只匆匆套了一件浅蓝色的衬衫,隔着一层布料,赛维可以肯定,衬衫下什么都没穿。长版的衬衫勉强能够遮住光裸的臀部,但是两条葱白略显丰腴的腿却暴露在空气中。

    没有人比赛维更懂凉小意这个女人是有多么的保守。她穿衣服,甚至都不愿意露出肩膀,常年长裤,就算偶尔穿一次裙子,款式也绝对是下摆遮住了膝盖下的那种。

    可是今天,这个保守的仿佛是活在古代的女人,她身上只穿了一件浅蓝色的衬衫。这说明什么说明她当时的情况下,根本没有力气给自己穿戴整齐

    心脏剧烈的疼痛,赛维却不敢再耽搁,一把横抱起昏迷的凉小意,三步并作两步,急匆匆地跑下楼。

    赛维冲出别墅的时候,门外正好冲进来一群穿着黑西装的保镖。

    一群黑西装的保镖身后,从容地走出一个身材欣长的男人。

    男人的眼睛在触及赛维胳膊间抱着的那个熟悉的浅蓝色身影的时候,不自觉地蹙起了眉头,视线往上扫,对上大门口那个出色的外国男人发怒的棕色瞳子的时候,男人的眼危险地眯了眯。

    两人不同风格,同样出色的男人,隔着两米的距离,谁也不说话,视线停留在彼此的身上,像是在评估对手一样。

    最终,赛维冷冷地收回视线,抱着凉小意,大跨步地从苏凉默的身边掠过。

    一只修长的胳膊拦在赛维身前,拉住了他准备大步离开的身子。

    嘴唇轻薄地掀了掀,苏凉默启唇问道:“你准备带我的妻子去哪里”

    听到“妻子”二字,赛维棕色的瞳孔猛地一缩,带着震惊地转身,看向拦住他的,举止无比从容的男人:“妻子小意结婚了”震惊之后,随即恢复镇定,看着苏凉默,好像明白了什么。

    苏凉默的事情,跟凉小意认识这么就的赛维自然多多少少都知道一点,他曾经还羡慕过苏凉默,能被凉小意这么爱着的男人,应该比自己优秀吧。

    而现在苏凉默的一番话基本已经让赛维确认了他就是苏凉默,因为除了苏凉默,凉小意绝对不会嫁给任何人。

    苏凉默眼中闪过一丝怒火。小意喊得这么亲密

    “不管你接不接受这个事情,事实上,你怀里抱着的这个女人,她在昨天,就已经成为我合法意义上的妻子了。先生,你知道你现在正抱着别人的妻子吗”

    “苏凉默,是你逼迫小意的吧。小意不会和人结婚的。”

    听到赛维的话,苏凉默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个男人第一次见到自己就知道自己的名字,但是随即就明白了,他这样出众的人物,屏幕上经常看到,有人认识不奇怪。但是被人一句道破真相,苏凉默有瞬间的恼怒:“你怎么知道就是我逼迫她的这个女人从很早之前就爱上我了,事实上,她巴不得我娶她为妻。”

    赛维棕色的眼睛冷冷地看着苏凉默,淡淡地说了一句:“苏凉默,是你不了解小意,否则你就不会说出这样。”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