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三章 这就是你的道歉吗

    别墅的三楼主卧,卧室里的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

    冰凉的冷水浇在身上,欣长的身体站在莲蓬头下,任由冷水冲击着光裸的身体。男人紧抿着薄唇,一言不发地站在原地,铁青着一张俊脸,眼底深深的厌恶还有一丝他自己也没有察觉的愤怒。

    那个该死的女人,原来一直在他的面前装单纯,装清纯

    想起刚才看到的一切,触目惊心的鞭痕,烟头烫出的疤痕,丑陋的让人想吐。,恭敬地应了一声:“是,苏先生。”

    一路上,苏凉默都铁青着脸,想到今天在“金宫”里发生的事情,苏凉默漆黑的眼,顿时讳莫如深。

    事情是这样的,苏凉默从别墅里出来,车子就直朝着金宫的方向飞驰而去,到了金宫,金宫的总经理亲自等在金宫门口迎接他,热情地给他安排了一间豪华包厢。苏凉默挑了两个身材火辣的年轻女孩儿留下。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大美妙了。酒水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但是任凭这两个前凸后翘的妖娆身段在他的身上点火,他就是生不起一点儿性趣

    难道是这个类型的不行

    好,苏凉默再换,这次换了两个面容清纯的女孩子,可是每当看到那两个面容清纯的女孩儿,苏凉默就下意识里想起那个该死的女人,那个在他面前装清纯的恶心女人

    后来,苏凉默也尝试过各种类型,妩媚的、妖娆的、清纯的,御姐萝莉,水手服空姐服护士服

    呆的时间久了,苏凉默越来越烦躁,一把推开不遗余力在他身上点火,企图勾引他的女孩儿,签下一张足额支票,人就铁青着脸走出了金宫。

    玛莎拉蒂驰骋在安静的高架桥上,一路上,苏凉默的表情就没有变过,整个车里都充斥着挥不开的压抑。

    不知过了多久,老李停下车,拉开车门,绕到后座,恭敬地替苏凉默开车门:“苏先生,位于四环的别墅到了。”

    苏凉默点点头,下了车,沉默地输入大门密码锁的密码,走进了别墅。

    凉小意没有睡,宁静的山道上,引擎轰鸣的声音,由远及近,她害怕地将头埋进被子里。祈祷这一夜就这么过去吧。

    可是显然,老天没有听到她的祈祷。

    脚步声由远及近,就停在她的卧室门口。她懂,门外的那人就是苏凉默。她又把身子往被子里缩了缩。

    “咔擦”,门把在外面被人转动,门悄无声息地开了一条道。即使苏凉默不说话,凉小意隔着被子,也能感受到属于苏凉默的气息。

    她皱了皱眉,浓浓的酒味儿就算是隔着被子,都能够清晰地传进她的鼻息间。

    他喝酒了

    苏凉默面色晦暗地站在凉小意的床边,微微的月光,透进窗户,照在卧室里的大床上,能够清晰地让苏凉默看见凉小意整个人躲在被子里颤抖的身影。

    床上的人,裹成一团,缩在被子里,看着被子随着身下的人不停地颤抖,苏凉默忽如其来,一口怒气涌上心头。

    她怕他

    她凭什么怕他她不是喜欢他吗她不是爱他吗

    凉小意居然怕他

    这个认知让苏凉默怒气陡生

    唰

    “啊”被子被苏凉默掀开的时候,凉小意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恐惧,尖叫出声。

    这一声饱含惊恐的尖叫,惹得苏凉默一把攫住凉小意不同于时下女生纤细的微微圆润的下巴,阴骘的眼死死盯着掌下的女人,望进女人写满恐惧害怕的眼底。

    她真的怕他

    凉小意居然真的对他苏凉默满含恐惧

    “苏,苏先生,您抓疼我了。您您喝酒了,您喝醉了。”凉小意只觉得下巴要被捏裂了,苏凉默到底怎么了

    啊想起来了,这个男人娶她的目的不就是为了羞辱她,为了折磨她,为了替温晴暖向她这个“凶手”“报仇”吗

    一下子想明白了,凉小意狠狠打了一个寒颤,眼底的恐惧变成了受伤的疼痛。

    没错,从苏凉默把她带进这间别墅,在这个房间肆意地羞辱她的时候,凉小意是怕并深爱着苏凉默的。她惧怕苏凉默,是因为承受不起苏凉默的冷漠和无情的对待。她怕她早晚有一天会被逼疯,她受不了他的无情和冷漠。

    可是当凉小意想清楚,苏凉默娶她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折磨和羞辱她的时候,凉小意反而坦诚了,内心的恐惧也暂时被受伤的疼痛取代了。

    “刺啦”,静谧的卧室里,发出一声刺耳的裂帛声。月色照耀的大床上,凉小意满脸惊恐抬起头看向窗边的男人。

    “苏凉默,你要做什么”

    “苏先生。”苏凉默立在大床边,神情默然地纠正凉小意的对他的错误称呼:“记住,别再叫错,否则你该知道,以我的能耐,只需要动动手指头,你远在n市的父母,会面临什么样的境遇。”

    凉小意倒吸一口凉气,她不敢相信,这个男人,她全身心爱着的男人,用她的父母来威胁她

    他的能耐,凉小意当然知道远的不说,只要他动一动嘴皮子,她的父母就要面临被开除的命运。她相信,在z国,不买苏凉默账的人,并不多了。

    凉小意紧紧咬住嘴唇,才能抑制住眼眶里的眼泪。疼,太疼了

    “苏先生,请您放心,有生之年,我凉小意都不会再叫错您的称呼了。请您大人有大量,是我凉小意的事情,请您不要连累我的父母。”

    她父母为了她能出国,付出的已经够多的了,不能因为自己的事情再连累了她们。

    苏凉默收回攫住凉小意下巴上的手,优雅地插进西装裤口袋里,薄唇讽刺地微微掀起,低沉沙哑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戏谑:“那要看你道歉的诚意了。”

    凉小意赶紧从床上爬起来,下到地上,九十度鞠躬弯腰,诚恳地道歉道:“苏先生,刚才都是我的错,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一次。以后我都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对于刚才的错误,我真诚地向您道歉。”

    凉小意九十度鞠躬,没有苏凉默的首肯,她不敢自作主张抬起头来。凉小意就这么保持着九十度鞠躬弯腰的姿势,紧张地等待着可以判定她生死的债主点头。

    头过了,他娶你是为了折磨你羞辱你。你的身子在苏凉默的眼里,就是肮脏的、丑陋的、恶心的。既然如此,她还有什么害怕苏凉默看到的,她的身体,苏凉默早就看光了。她还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丑陋不敢让苏凉默看

    与其惹恼苏凉默,不如她自己识时务一点。

    凉小意默默褪下身上的衬衣。

    苏凉默冷冷盯着凉小意微圆润的身体上瑟瑟发抖,薄唇轻吐出三个字:“都脱掉。”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