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丑丑 作品

第一章 不该的婚姻

    凉小意爱苏凉默。全世界都知道。

    苏凉默要凉小意死。全世界也都知道。

    西装革履的苏凉默是优秀的,可眼睛里的恨意让凉小意整个人仿佛掉进了冰窖。

    苏凉默说,“凉小意,你害死了晴暖,你这个杀人凶手”

    凉小意惊慌辩解,试图消除这个男人眼中疯狂的恨意:“我没有,手术之前我就给过她建议,这类脑部肿瘤的切除本身就会有风险脑部神经复杂,谁也不知道在手术中会突发什么特殊状况。”凉小意为了这次手术,曾经一天一夜没有阖过眼。凉小意很委屈,但是苏凉默看不见。

    “你是脑科的专家,留美归来,医术享誉全球。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谁准许你给晴暖动手术的”苏凉默满脸恨意地抓住凉小意的肩膀:“凉小意,你害死了晴暖你不就是嫉妒晴暖吗你不就是要成为苏太太吗好凉小意,我娶”

    “你胡说我没有想成为苏太太”

    “你没有”男人眸中讥讽:“凉小意,你忘记了吧,当年你在高三毕业的庆功宴上喝醉了拉着我跟我告白的事。上了大学,明知道晴暖是我的女朋友,你居然还在学校里把你喜欢我这件事情传得沸沸扬扬,。凉小意,你不就是想要晴暖误会吗你不要以为晴暖善良,就可以任由你欺负像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看你一眼,我都嫌恶心。”

    “没有你胡说我没有在晴暖面前说过这样的话对,你说的对,我是爱上你了,但是我没有去打扰你和温晴暖,这些年,我和国内断绝来往,难道我做的还不够吗”凉小意全身冰凉,在他的眼中,她原来是一个面目可憎的女人。

    “你这种人也配说爱吗”

    一股绝望油然而生,凉小意深吸一口气,“苏凉默,我说了,我没有。你觉得我恶心,难道你的温晴暖就是什么都好了吗当年要不是她偷看我的日记,知道了我啊”话未说完,那个男人冷冷喝道:“闭嘴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这种人的鬼话吗”

    望着男人眼中惊蛰的恨意,凉小意下意识想逃跑,再也不想申辩了。

    “怎么想跑了凉小意,晚了。”苏凉默狠狠掐住凉小意的手臂,把她塞进车厢里,自己也进了车后,面无表情让司机开车:“去民政局。”

    “苏凉默,你要做什么你去民政局做什么苏凉默,你疯了你真的疯了我都说了,我没有故意要害温晴暖没有温晴暖变成植物人,我也不想的我是医生,我有基本的职业道德。我不会为了私事就故意去伤害温晴暖。苏凉默,你听到没有,我没有故意要害她。你让司机把车停下来”凉小意慌了,和身边这个男人结婚,是她心头的念想。现在这个念想马上就要实现了,她应该高兴的。

    可是她高兴不起来苏凉默眼中满满的恨意她承受不起

    心在疼,血色一点点从她的唇瓣上褪去,凉小意不敢哭,她还记得这个男人说过的话。他说:凉小意,你没有闭月羞花的容貌,没有窈窕身段,学什么西施效颦哭起来只会让我觉得难以入目。

    是啊,她不好看,身材也不是时下流行的纤瘦,她哭不出可爱娇俏的感觉,还是不要哭了。

    凉小意默然地盯着面前的户口本,户口本是她的,但却是苏凉默让人从她家搜刮出来的。在面前的这张纸上,她不愿意签字,但最后还是被两个高壮的保镖按着手签了。

    凉小意抬头看了一眼男人的背影,宽阔的肩,窄瘦的腰臀这个人,现在是她的丈夫了。他的权势能够令他不费吹灰之力的做到许多事情。比如,让她在结婚协议书上签字;比如,让民政局的那位办证的大姐对于她被强压着签字的一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凉小意站在民政局的门口,看着银色的玛莎拉蒂绝尘而去。

    冷,凉小意抱紧自己的手臂。一步一步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他把她扔在民政局门口,她被他急匆匆抓出来,身上连一分钱都没有,凉小意只能花五个小时,从民政局一步一步走回城西的老旧小区。

    回到家的那一刻,凉小意脱下了磨破底的鞋子,飞快奔进了卧室,推开门,不出意外,小小的卧室早就一片狼藉。

    果然

    苏凉默不重视她,他的那些手下又怎么会尊重她心刺刺的疼。

    凉小意自嘲的笑了笑,转身就把房门关上,从橱柜最上层拉出一个行李箱。她很累,但她更怕

    害怕战胜了累意,凉小意飞快地整理行李箱。简单的衣服鞋袜、银行卡、存折、还有一个锁起来的木制的小盒子。

    她轻柔地摩挲了几下小盒子,疲惫的脸上荡开暖暖的浅笑。随即把木盒塞进了行李箱,套上外套,套上一双布鞋,从鞋柜上拿起手机和钥匙,想了想,又把钥匙放下了,只把手机揣进口袋里。

    门打开,她走了出去,转身站在门口,带着留恋环顾了一圈她既然要走,就不会再回来。

    关门,“咔擦”,门锁住的声音,连同这个家里的钥匙。

    凉小意,她是带着破釜沉舟的气势,在结婚的第一天,选择了离开。或者换个说法,凉小意,带着破釜沉舟的气势,在结婚的第一天,选择了逃离。

    火车票买的是加急的,她没有时间提前预约,凉小意满心只想快点离开这个有着苏凉默在的城市,他对自己恨得那么明显,怎么会让自己在这个时候离开而这个城市的机场、客运站都容易被苏凉默找到,苏凉默应该想不到自己会坐火车离开吧凉小意这么想着。

    火车上,凉小意太累了,被苏凉默这么一折腾,她只觉得整个人前所未有的疲惫和不安,迷迷糊糊歪在玻璃窗上就睡着了。

    梦里回到了学生时代,高一的苏凉默个子高高,俊美的容颜上还没褪去年少的青涩。他从她身边信步走过,两人就这么错开了,他不认识她了。那一刻,凉小意有些难过。后来他有了固定交往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就是温晴暖。

    而她和温晴暖,从小学到大学,一直是好朋友。即使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她们也一直是朋友。

    高三那年高考,凉小意为了自己的小心思,能够多看到苏凉默几眼,毅然考了和苏凉默同一个城市的医科大学,攻读了脑科。虽然不是和苏凉默同一个大学,但与苏凉默呼吸着同一个城市的空气,这足以让凉小意心里满足了。

    而温晴暖却考到了北方一个著名学府的英语系。

    苏凉默和温晴暖,一南一北,有多少情侣能够经受得住时间和地域的分离

    为此,凉小意也曾暗自庆幸。

    但是,当她看到,每每温晴暖来s市看望苏凉默的时候,苏凉默嘴角溢出的笑意和眼底深深化不开的宠溺,凉小意心灰意冷了。她决定,出国深造。

    大四那年,凉小意毅然决定孤身前往美国。从此也与国内断了联系。

    凉小意以为,这就是故事的结局。

    然而,命运却和她开了个大玩笑,当她名声赫赫地回国之后,以为曾经的情伤早就深深埋藏在心里角落,却没想到,温晴暖先找到了她。

    温晴暖找到她,因为她是国际知名脑科专家,温晴暖需要她帮忙做手术。

    这之后的故事,就是凉小意恶梦的开端。

    凉小意睡得迷迷糊糊,耳边突然传来嘈杂声。凉小意朦朦胧胧睁开眼,思绪还没理清楚,耳边到处都是质问声。

    “火车怎么停下来了是不是火车故障了”

    “这要是晚点了,我到n市转机被耽搁了怎么办”

    “怎么回事啊火车为什么停下来啊”

    四周都是嘈杂的质问声。凉小意总算明白了,火车停了,应该是火车遇到故障了。

    不知道为什么,凉小意的内心突然很不安,右眼皮直跳。

    她想去洗把脸,刚刚站起来,身前立刻被一道巨大的阴影笼罩。

    “麻烦让一”凉小意抬起头去,脸色顿时煞白,嘴唇剧烈的哆嗦,猛盯着身前的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装好像为他量身定做的一样,然而他的出现却让凉小意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充满恨意的男音充斥着她的耳膜。男人阴骘的眼睛盯着她,狠厉地质问道:“凉小意,你把晴暖害的这么惨,就想这么一走了之你做梦”

    “我没有,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凉默,你听我说,我没有故意害啊”凉小意被苏凉默用力地扯着往前走,她脚下的布鞋跑掉了,只能赤着脚在火车的过道上,被苏凉默拉扯着向前走。

    四周的人,自动自发地给苏凉默让开的道路,这个男人的气场实在是太大了。他绷着一张冷峭的俊容,四周的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苏凉默没给凉小意解释的机会,凉小意的解释他不想听。凉小意出现之前,晴暖好好地陪着他开游艇出海钓鱼。凉小意出现之后,晴暖就变成只剩下呼吸,孤零零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植物人。

    而凉小意从高中时候就爱慕他,说不是凉小意记恨晴暖,故意把晴暖害成这样子,他苏凉默都不信。

    凉小意就这么被苏凉默又是扯又是拉地拉出了火车,朝着地下停车场而去。远远的,凉小意就看到了那辆价值连城的银色玛莎拉蒂,苏凉默近乎粗鲁地把凉小意甩进了车里,他连一刻都不想碰凉小意。

    绕过车头,苏凉默跨进了驾驶室,第一件事就是从车里抽出面巾纸,狠狠地擦着刚才拉住凉小意手腕的手。

    凉小意默然。心在滴血。 :\\、\

    一路无言,玛莎拉蒂在马路上狂飙,凉小意晕车的厉害,忍着难受向苏凉默告饶:“苏凉默,你开慢点,我难受。”

    “闭嘴”苏凉默猛地喝道,阴骘的眼睛透过后视镜,直直地盯着后座的凉小意,嘴角近乎阴狠地勾起一道弧度,“凉小意,认清你自己的身份,你以为你如愿签了那纸结婚证书,你就是苏太太了吗

    “凉小意,你记清楚,我娶你就只是为了折磨你凉默是你可以喊的吗只有晴暖才有资格这么叫我”

    “以后再敢叫我凉默,我就弄哑了你的嗓子。不信,你试试看以后叫我苏先生,不要弄不清自己是什么身份。”

    凉小意脸色更加苍白,她咬了咬嘴唇,忍住眼中的泪水,才说道:“苏先生,您能开慢一点吗我晕车,有点难受”

    苏凉默没有注意到,在他要求凉小意叫他“苏先生”的时候,凉小意已经自动自发地尊称他为“您”。

    “呵呵,”苏凉默冷笑着透过后视镜瞥了她一眼,薄唇吐出残酷的字眼:“你这样就难受了你怎么不想一想被你害的现在只剩下一口呼吸的晴暖有多难受呢你这点儿难受能和晴暖受的伤害比吗”苏凉默的眼睛里简直能喷火。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