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火流云 作品

第64章 剑雨

    第二天醒过来,一眼就看到了叶紫娴,我没想到就这样大被同眠了。虽然什么都没有做。

    可是我依然觉得物是人非,我一个整天挨打的吊丝竟然也会有这么美好的一天。叶紫娴应该挺累的,我起床了她没有起。

    爷爷早就起来了。老人家闲不住,大早的起来等病人。

    爷爷一看到我就叫我过去,然后板着脸说:“明子,你告诉爷爷。你是不是那个地方有问题?”

    我愣了愣。什么叫有问题啊爷爷,您孙子健康着呢!

    “你怎么一整个晚上都没有动静?”

    我:“…爷爷。您不是睡着了吗?”

    “那点酒哪能真醉,爷爷守了一整个晚上。可不就是为了听到点动静?”我服了!爷爷,您太叼了,竟然装醉!就为了…就为了这个!

    “爷爷。我们还小呢…”

    “怎么明子,你真不打算赶紧给爷爷造只曾猴子出来?”

    我:“爷爷能换个词吗?”

    爷爷终究没有再问。他也放弃了。嘟囔着死前最好能抱上曾孙,不然的话以后死了天天来找我。

    我无奈得不行,后来叶紫娴醒过来,紧张得要跳起来了,问我睡那么久会不会让爷爷觉得懒。

    我说怎么会,现在你是她亲孙女,我都被边缘化了。她瞪了我一眼,然后去给爷爷帮忙去了。

    我告诉她晚点去看我养父养母。她说好。

    九点我们出门,带上一点东西去了养父养母的家,路上我把唐月跟我之间的复杂关系告诉了叶紫娴,她说以后可以问清楚的。

    我心想这哪有那么容易,没有能够压制唐月的力量,恐怕根本不要想她能开口。

    到了养父养母的家,我按了门铃,没多久养母开门了,她明显僵住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叫她。我只说了句我回来了,来看看你们。

    她冷淡地没说话,不过门也没关上。

    我们一起进去,她给我的泡了茶,也没说什么,东西放在地上,我忽然觉得很尴尬。以前那种家的气氛,已经完全不在了。

    我剩下的,只有陌生。

    算算,我前后有五年没有回过这里了,他们也从来不会找我。

    养子养子,就算是养子,他们对我也没有半点感情吗…这个问题,我没有资格问。

    “谁来咱家了?”养父从卧室出来,怔了一瞬,随即脸色瞬间拉黑下来。

    我站了起来,同样不知道怎么称呼他,叫他什么他都不会高兴吧。

    “我就是看看你们,马上就走。”我声音有些颤抖,这种滋味,很难受,他们把我养大,最后却是这样的关系,可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

    “东西也拿走吧,我们不稀罕。”养父淡淡说道。

    “你走吧,以后也不用再来了,我们家,真的不欢迎你。”我沉默,心中像是被什么堵住。

    “叔叔阿姨,唐明是真心来看你们的态度怎么…唐明是做错了什么吗?”

    叶紫娴开口,也许是心中叶紫娴是女孩子吧,养母态度柔和了许多,她说:“他没错,可我就是恨他,算了,你们走吧。”

    我站起来,然后说对不起,我们走了。养父过来,说东西也拿走吧,不稀罕。

    叶紫娴有点忍不住,我拉了拉她,说走吧,然后对养父说,您不喜欢,就扔了吧。他这么不喜欢我,扔了我的东西心里也畅快吧。

    我跟叶紫娴离开养父养母的家,不,应该更准确一点说,是唐月的家。

    我们回到诊所。

    之后,我们每天帮着爷爷做事,爷爷总问我什么时候去上课,我没法回答。

    后来,爷爷还是深究下去了,我给他讲了这一年多的经历,可是里面修饰了不少。现在,瞒不下去了。

    爷爷听完之后,叹气,问我:“这么说,明子,你是被唐月赶走的?用你兄弟来压你?”

    我点了点头,心中黯然,如果,我够强大,就不会这样了。

    爷爷沉默了之下,又问:“回不去了?不读了?跟着爷爷在这个小镇子混吗?”

    “不,爷爷,一年后,我得回去,我不能让王侯他们再失望。”爷爷点了点头,说好,那过两天我给你一个惊喜。我疑惑地看着爷爷。

    但是爷爷什么也不说,我心里扑通扑通地跳,难不成,爷爷是什么隐世高人?其实他会很多厉害的功夫?

    之后好几天,爷爷都没有提那个惊喜是什么。

    我也没有过于纠结,现在已经有了打算,过几天就去山里锻炼。至于能不能坚持下来另说。

    白天时候叶紫娴多数看书学习,我则是偶尔看看,然后出门去帮爷爷给病人送药。

    现在很多人都知道我回来了,我在镇里也算是出了名的,毕竟当初实在是被人给打得太惨了。

    虽然被人指指点点,并且还有人说我肯定是在学校被打怕了弃学了,可是我一点都不生气。

    跟唐月给我的比起来,这些街坊邻居说的,都只能算是小事了。

    “老伯,这次还是麻烦你了。”

    “嗯,不碍事,你最近很久没来,来的次数少了,时间间隔也变长了。”

    “我总不能退步,退步就是死。”

    “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是做什么地,但是你应该很厉害吧?我发现你身上什么伤都有啊。”

    我走了进去,爷爷正在给一个青年上药,这个青年穿着迷彩服,裸露着上半身,令人触目惊心的是,这个青年的身上全部是伤痕。

    “明子,你回来了!”爷爷神采飞扬,激动地说道。

    我说回来了,爷爷。

    青年诧异地看了我一眼,说:“这是你孙子?”爷爷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叫我过去。

    “明子,这是剑雨。”

    姓剑?好奇怪的姓氏。

    我叫了一声大哥好,他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爷爷让我坐下,然后他对剑雨说:“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剑雨说老伯请讲。

    爷爷看了我一眼,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然后他的动作我还没有看懂,剑雨就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然后说:“老伯,您这一跪,是折我的寿。”

    我嚯的一下站了起来,爷爷要跪下?

    “老伯,这件事,我不能答应。”剑雨也瞥了我一下,摇头歉然道。

    爷爷愣了一下,然后说:“剑雨,我这孙儿命苦,我希望你能教他一点本事,至少可以防身,我老了别无所求。但是这个孙子我放不下。”

    “他十六了吧,已经不适合了,在我手下训练,他会撑不住。”

    我有点不服气,拉着爷爷说爷爷不用了,我自己可以,不需要拜托别人,还真以为自己牛逼了。

    爷爷着急了,说明子啊,剑雨叔叔很厉害,你看到他那些伤没有,都是荣耀啊!跟着他一段时间,你哪里还需要受唐月的气?你都被她逼得没书读了,你就不难过啊?爷爷没有大背景,只有这么点忙能够帮你啊!

    我看着爷爷,心中很憋屈,我想说我可以,可是,这句话真的不是随便就能说出来的。

    “剑雨,老头子求你了好吗?”

    叶紫娴也走了出来,说:“大哥哥,求你帮他好吗?我真的不想看他再遭到那样的厄运了。”

    剑雨皱了皱眉头,我咬着牙没有开口。他淡淡地凝视着我,“你不会说话吗?他们替你说,你一点自己的想法都没有?”

    我冷冷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你话都不敢说,我真的看不起你这样的人,离了依靠,你什么都不行。”

    我心里不服气,便说:“你教,我就敢学,别说那些虚的,我如果不行!我自己滚蛋!”

    剑雨轻蔑一笑,穿上迷彩服:“行,记住你这句豪言壮语。”</p>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