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火流云 作品

第62章 离开(再次感谢雨叔)

    我慢慢站了起来,看着二中的大门,门卫看了我一眼。摇头叹息似的。

    之前,我很讨厌二中,甚至后悔来到二中。可是现在。我兄弟都在这,我真的不想离开,我好想留下来,跟他们一起拼。一起高歌。一起整合二中,击败唐月。

    然而一切都成了泡影。唐月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可怕。我不信那个虎头是学校里的人,他已经是校外的。不然不可能那么厉害。

    可是,唐月怎么会有校外的人…芗城,就掌控在龙哥和丁大头手里啊。难道唐月是他们其中一个的人吗?

    我越想越是苦涩,唐月走的永远都比我们快。我们以为我们可以扛得住她的进攻。可她一出现就把我们打得体无完肤。

    绝望,我不知道如何去跟唐月斗,我甚至问清楚一切的资格都没有。

    我踉跄地走,身后有脚步声,一只柔软的手臂扶住了我。我身子僵硬了一下,随即沉默了下来。

    “你跟来干什么…傻啊…回去啊。”我不敢看这个女孩,我怕她的眼神。

    “不,我跟你一起走。”她坚定地说道。

    “你傻了吗…你要读书,你不读书以后怎么办,你爸妈知道了怎么办!”

    “我可以带书一起走,我可以让我朋友给我复印每次考试的卷子,我可以自学,我不是笨!”

    我感觉我都快要走不了了,我苦笑道:“这样值得吗…”

    “你得负责,我都跟你…”叶紫娴低下了头。我愈加苦涩。

    我说,我必须回镇里,芗城不能待,唐月会找我。她点头,说好,你在哪我就在哪。

    我真觉得她傻,难道我不回来,她也跟着我在那小镇子里?那一辈子就废了啊!

    “紫娴,你有没有想过你爸妈知道了会怎么样?”我感觉到她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她没说话。

    “我…我会找机会跟他们说的。”我摇了摇头,大多数父母谁不是各种防着儿女早恋?叶紫娴若是说了,只怕她父母能飞到镇里去把她带走。

    王侯给我打了电话,我不敢接,拿给了叶紫娴,叶紫娴一直点头,或者一个字“嗯”来回答王侯。

    挂了电话之后,我也没有问王侯说了什么,我走了,我对不起他们,我没用。

    “唐明,你不问问我他说了什么吗?”我其实很想知道,可我害怕,害怕是绝情的话。那时候他说,我敢走,就没有我这个兄弟。

    “他说…”

    “算了,我…我必须去一趟医院,你,要跟我一起吗?”

    叶紫娴没说话,只是脸色微微泛白,随即扬起一抹笑容,说:“好,我跟你一起去。”

    市医院。雨沫看到叶紫娴,整个人都呆住了,过后她愤恨地盯着我,恨不得把我杀了的样子。

    我无言反驳。

    许叔叔也看到了叶紫娴,也愣住了,随即叹气,倒是许母,似乎比雨沫还愤怒。

    “你,我女儿为你挡了刀,你就这样对待我女儿?”许母怒视,指着我,无比痛恨的眼神让我的心抽痛。

    “唐明,你的伤…怎么回事?”龙哥还在,因为唐月的治疗费都是他垫的,许父许母都很感激。

    再加上龙哥很好说话,跟许父一下子成了忘年之交。

    我正好想问,便说:“龙哥,你…你认不认识唐月,二中的。”

    龙哥眼神一闪,随即点头,我一口气瞬间呼不出去。

    “唐月打的?”龙哥问道。

    我点了点头。龙哥沉默了,然后转身,他什么都没有说。唐月,是龙哥的人吗…

    “唐月的事情,我管不了,这件事,有点丢人,我不想提,对不起,唐明。”龙哥的语气,竟然有几分苦涩…

    我明白了,我们跟唐月的距离,到底有多遥远。

    “是靠肉.体吗…”我喃喃道,靠肉.体,能够达到这种层次?我不相信,这…让人难以接受。

    叶紫娴始终没有说话,她看着无菌室里安静躺着的许馨,心酸的流下了眼泪。我深深地看了一眼许馨,很想进去跟她说说话。

    可是,似乎没有机会了。

    听了龙哥的话,我更加清楚地认识到,想要王侯他们安然无恙,我必须离开芗城。

    “许叔叔,我要走了。”

    “走?去哪?唐明,你不等许馨醒过来?”雨沫第一个站出来,冷冷地开口道。

    “我没办法再待在这里了,我必须离开。”我道。

    “去你麻痹的!借口,都是借口!你是要跟着这只狐狸精一起走吧?唐明我真替许馨心痛,你凭什么让她这样喜欢?你不配,你没资格!”雨沫爆发了,她一直在隐忍吧?

    “不是,我…”

    “你什么你?行,滚吧,以后你就死了,许馨不认识你!”雨沫吼道。

    “不是这样的,唐明他是被…”

    “闭嘴!狐狸精,你抢别人喜欢的人在这假惺惺什么啊?她替她挡刀,差点死了你知道啊?这样的人渣也会有人喜欢,老天瞎了眼!”

    “雨沫!”许叔叔吼了一声,护士都过来气愤地说吵架到医院外面去。

    “叔,我气不过,我为许馨痛啊…”许叔叔呵斥了一声,然后看着我,冷漠地道:“你走吧。”

    我很想解释,却无从说起,深深鞠了一躬,最后看了许馨一眼,带着难过的叶紫娴离开了医院。

    没人注意到,沉睡中的许馨,眼角滑落两行泪。

    …

    似乎一切都平静了,我无神地坐在候车厅,叶紫娴在一旁看着书。

    要离开了…心中却有无数的不舍。

    兄弟、朋友,全部都在这,我又要回到那个小镇子去。

    还能见面吗?我想,唐月在一天,我就不能回到芗城吧…

    我们如此努力都赶不上她,更何况我已经没有办法跟王侯他们一起拼搏了…

    “不要想了好吗?”叶紫娴柔声说道。

    我心中无法言明是什么滋味,不想,可能吗,他们都是我兄弟啊…

    “打电话的时候,王侯跟我说…”叶紫娴的话语让我绷紧了身子。

    “看你紧张的,王侯说的可不是坏话,可好了。不想听听?嗯?”叶紫娴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嘴角微微上扬,似有几分俏皮。

    “你还学会逗我了,你说吧。”无奈地一笑,我说道。

    “王侯将相,非我王侯,今日之痛,一年以后要她百倍偿还。他希望你一年之后有勇气归来。”

    “你会回来吗?”叶紫娴问我。

    我没有回答,而是望着那些客车,说:“也许吧…你希望我回来吗?”

    叶紫娴轻轻挽住我的手,轻语道:“希望。”

    车来了,我们也该走了。

    我跟叶紫娴坐上开往赤镇的客运,踏上了回去赤镇的道路。

    车子开动,我忍不住往窗外望去,唐月,逼我如此境地,我们真的还能有打败她的可能吗…

    候车室,出现了几道熟悉的身影,我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们来了呢…”叶紫娴轻轻地说。

    “嗯,我看到了…”我回应她,此时,王侯、萧枫、苏翌阳、杨洛、刘通、岳云,都出现在了车站。

    他们身上都是伤,王侯还吊着绷带。我打开车窗,很想冲他们大吼。

    “唐明…你别又他妈怂了…”王侯他们大吼,车站工作人员都出来了。

    “傻逼,简直太丢人了。”我笑骂了一句,可是心里酸酸的,赤镇离芗城中心,有一百多公里,二中事那么多,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机会来。

    “真的不想离开啊…”芗城的模样,越来越模糊,渐渐地,进入了蜿蜒的山路。

    “你一定可以回来的。”我握住叶紫娴的手,怔怔地望着窗外。

    我决定了,如王侯说的,一年后,回来!</p>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