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火流云 作品

第36章 侯爷失利?

    我听到是丁俊逸的声音一时间都没有回过神。

    “唐明,你很风光啊听说。”我没有说话,不知为何,听到他的声音,我并不是很舒服,总觉得,这家伙是在让人讨厌。

    “还好,还得谢谢你把老大的位置让出来,不然我也没有办法这么风光。”

    “呵呵,好,很好,出言讽刺我是吧?唐明,你不会真觉得我在乎那什么狗屁老大的位置不?我丁俊逸是什么人,会在乎二中那种看似混乱其实都是一群小绵羊的人?你以为带领着一群绵羊能跟野狼相拼?”

    “丁俊逸,有什么直说吧,如果没有什么,就挂了吧,我跟你没什么可以聊的。”

    “呵呵,唐明,我会让你后悔招惹我,你是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一个敢让我这样吃亏的人。”

    我直接挂了电话,丁俊逸,他妈有病是吧?当然我只是随便想想,他绝对不是有病。

    只是,他说的话究竟什么意思,他不在乎二中的学生?这才是他来这里,当了五班的老大之后一点扩张迹象都没有的原因吗?

    我们三人回到五班,同时让人把六班也归入我手的消息传了出去。

    很快,这个消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而在这时,苏翌阳也把消息传开了。

    如今,只剩下一班、二班没有老大,二班,正在被侯爷啃食,啃不啃得下来,还要看王侯自己了。

    一天过去了,王侯没有啃下二班,因为二班反抗,太激烈,不能把事情闹大,王侯只好先罢手。

    我跟他特别苦恼,他郁闷得不行,语气很酸,因为我拿下六班太容易了,只是动了嘴皮子几下。

    王侯仰天大吼没天理。

    高二高三那边似乎也开始平息了,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我们必须加快步伐,否则不管高二高三最终落入谁的手中,我们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也许有的人会奇怪为什么我们都在学校,互相之间的消息传递怎么那么慢?那是因为我们彼此年段之间其实都是不互相联系的。

    而且更不用说这次的事情非常封闭、隐秘,我们都没发现高二高三之间有什么大斗争,可是他们却已经逐渐恢复过来,这至少意味着彼此的交锋已经差不多了,王侯告诉我,这种情况意味着各位老大都开始打最后的底牌了。

    谁的牌差,谁的牌更胜一筹,将决定今后二中的高二高三的走向。

    我甚至问王侯一个我无法激烈的问题,飞哥都已经快要毕业了,为什么他还要统一,有必要吗?

    王侯的表情忽而严肃起来,眼中流露着我无法明白的光彩,他更是说了一句我往后才理解的话:“这只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的一种手段。”

    这天,是周五。

    我在年段的地位,已经得到了巩固,如今任何人提到我们高一的老大,都会有我这个最奇葩的一号人,为什么说我奇葩?因为在这之前我就因为被打而出名了。

    很多人唏嘘,一些曾经欺负过我的人都变成了过街老鼠。

    除了六班。

    我现在一跃成了高一势力最大的三个人之一。

    五班明哥,九班正哥,十二班苏哥。

    而王侯,已经过了一周,依然没有拿下二班,因为二班实在太难啃,各个混混无法共存似的,简直让人头疼得不行,就算是王侯也觉得特别吃力。

    今天已经是王侯进军二班的第八天了。

    我们收拢其他班级不主张暴力镇.压,那样不团结,所以尽量不动暴力。

    我都不知道王侯怎么搞的,这样下去只能发动五、六、七三个班级的人去威胁了。

    可是这样又有什么意思?还是不能归心,他们还是总有一天会反的。

    我虽然觉得我未必帮得上王侯什么忙,但我还是决定到二班看看他是怎么整,能够两天当上七班老大的王侯怎么会八天了都拿不下二班!

    我一个人前往二班,三班的不少人盯着我,露出警惕之色。

    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我跟王侯若是走上整合高一的道路…岂不是要跟陈泰对上?

    我扪心自问,我没办法对陈泰下手,他怎么着也算是我朋友,王侯对他不感冒,但我不行。

    我怀着复杂的心情来到二班。然后我看到了让我目瞪口呆的一幕。

    “王炸!哈哈哈,你们输了,来,给钱给钱!”

    “卧槽,侯爷你耍诈的吧,你都赢了七局了!”

    “呸,你当侯爷是什么人?侯爷是那种小人么?”

    “不行,再来一次,不信赢不了你!”

    我完全懵了,不是说来收拢二班么,怎么他妈的一群人围着打牌?

    整个班级闹哄哄的,就没个人读书,哦不,还是有一个的,也就是叶紫娴。

    可是…这他娘的究竟怎么回事?

    “王侯!”我皱着眉头叫了一声,王侯回头一看,眼睛顿时瞪得更铜铃一般大,跟见鬼了似的!

    他迅速把牌藏在身后,打了个哈哈说明哥,您老咋来了?

    我沉着脸,问他咋整的?不是说来那啥吗?怎么成打牌了?

    王侯无奈地把牌扔了,拉着脸说:“我也没办法…他们互相都跟仇人似的,我想要一统,总得要先让他们至少不互相敌视吧?那人和人之间最好的化解恩怨方式无非就是玩,相处,互相了解之后恩怨能放下放下不能放下拍手说拜拜。”

    我问:“所以你就是为了这个才打牌?”

    “对啊!你要相信侯爷!”

    “哦,那为什么还要钱?”

    “哈,明哥,今天天气不错我请你和旺仔牛奶!”

    “…咱不开玩笑了成不,你丫告诉我到底进展到哪里了?”

    其他人都盯着我们,王侯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然后拍了拍手,有好几个人站了起来。

    王侯转身,对着二班的众人,不再逗逼。

    “那个,二班的大家,我是来当二班老大的。”

    我:“…”侯爷!咱们的精明和机灵呢?都让你拿去喂狗啦?你怎么这么直白地说出来?

    刚刚跟王侯打牌的那个人顿时就眯着眼睛,说:“当我们二班的老大?你?七班的,想要当我们二班的老大?”

    王侯笑眯眯地点头。

    “我去你妈的!”那个人突然面色狰狞,一把将书桌掀翻。

    好几个人拿起了凳子。

    我暗道一声不好,惹众怒了,我想要拿出手机叫人,没想到王侯按住了我。

    “放心,我有把握。”王侯这样对我说。

    也就是这一次,我才认识到,王侯很多能力都特别突出,只是不显山露水。王侯看着众人,缓缓道:“二班很弱你们知道么?”

    “放你娘的狗屁!我们二班哪里弱了!”依然是跟王侯打牌那个人说话。

    不过,上次我来时的大块头也站了出来,冷冷地笑。

    “其他班都有老大,你们班没有,这是弱点一;其他班团结,你们班互相敌视,这是弱点二;最后一点,其他班人渣少,你们班,人渣全年段最多,你们不弱,谁弱?”

    “草,你说谁是人渣!你他妈骂谁!”

    众人大怒,纷纷要冲上来打王侯,没想到那跟王侯打牌的人却是拦住了,而上次我来那个说跟我和平解决并保证叶紫娴不再被欺负的清秀的同学也站出来了。

    “我们人渣在哪?”

    王侯嘴角一勾:“这里面,有三个人,分别干了偷舍友的手机去买、抢劫同班同学的钱财、还有一个企图强上某个女同学,这些事情,你们知道么?”二班鸦雀无声,个个面面相觑。

    王侯冷冷一笑,“如果你们二班有一个老大,这种事情,是瞒不住的,这几天你们也都玩得起劲,那么,互相有所了解了,但是你们肯定还不知道那三个人是谁。让我当二班的老大,我让你们知道这三个人渣是谁。选一个吧。”</p>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